个人信息被泄露盗用 广告铺天盖地诈骗时有发生

个人信息被泄露盗用 广告铺天盖地诈骗时有发生

揭骗网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耿堃  2014-09-27 09:52:43  编辑:张瑜
内容提要:因为个人信息被泄露,在网上被曝出200多次的开房记录,成为众人议论的中心,浙江省温州市一官员卧轨自杀。更令人发指的事,泄露该官员开房记录的竟然是一位民警。这一次个人信息泄露的代价是一个鲜活生命的消失。个人信息安全再一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天津北方网讯:因为个人信息被泄露,在网上被曝出200多次的开房记录,成为众人议论的中心,浙江省温州市一官员卧轨自杀。更令人发指的事,泄露该官员开房记录的竟然是一位民警。这一次个人信息泄露的代价是一个鲜活生命的消失。个人信息安全再一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烦

被骚扰的生活——广告“轰炸”手机推销接连不断

本市网友“@没六的六六921”今年4月份在国美买的格力空调,此后就有骗子冒充格力告诉他中奖了,姓名、空调型号,都说对了。他致电格力,格力说你问卖货的家电卖场,并表示接到反映这情况的都是在那家卖场购买的,给卖场打,对方只说负责记录,稍后有人回复。

“@没六的六六921”的经历,几乎每个有手机的人都会遇到。正在开会,正在做饭,正在开车,总之正在忙着,忽然有电话打进来,一接听,是广告推销。这样的情形,在生活中循环播放。

“我们小区是滚动开发,我们是二期的业主,后面三期和四期新房办理入住手续时,我的手机就频繁接到来自多家装修公司的电话。都是问我的房子需要 装修吗,而且能准确报出我房子的位置。更可气的是,这些公司不止打一遍,换着号码和人轮番打。第一次接这样的电话时,我还能心平气和地告诉他们不用,然后 拉黑他们的号码。可是同一家公司多次打过来,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啊。”住在西青区中医一附院南院附近的霍女士说,“他们怎么能知道我这么详细的住房信 息?”

霍女士的朋友、高校教师孙女士说起广告推销等骚扰电话,更是烦透了。“虽然可以拉黑号码,可经不住他们换着号码打啊。而且现在经常要接快递,谁 知道陌生电话是不是快递员的呢?可是大多数时候,都是那些垃圾电话。最气人的是,有一次一个姑娘在电话向我推销理财产品,我听声音很年轻,应该是90后, 就很客气地对她说:‘我不需要,以后不要再打来了,这样会扰乱别人的生活。’没想到,她理直气壮地说:‘又不是就我一个人打这样的电话,凭什么只说我!’ 然后她就把电话挂了。你说,这些人怎么知道我电话的?其中不少还能知道我的姓名,怎么办到的?”

家住河西区罗马花园的郭奶奶则遇上更令人啼笑皆非的事。郭奶奶的老伴用的是一款针对老年人手机费套餐,结果就接到不少卖药的电话。有几次是郭奶 奶接的,不胜其扰。又一次接到类似电话后,她不满地说:“你别打这种电话了,难道没事干了?”刚摞电话,铃声又响起,这次是她老伴接的,居然就是刚刚打来 广告电话的人,这次不推销药品了,而是在电话里喊:“我不是没事干,这就是我的工作,不干这个,你发我工资?!”老两口哭笑不得。“他们怎么知道我们是老 年人的?而且有一次,这样的电话居然打到家里座机上,向我们推销东西,而且门牌号还能对上。家里的座机号码基本上没在外面留过,除非是维修家电、有线电 视、电话什么的。怎么会有人知道座机号码呢?对方说是从区里获得的,谁知真假。”郭奶奶十分不解,又非常担心。

惊  无缘无故的灾祸—— 广告只算“小巫”,“大巫”还看诈骗

身份证信息被盗用后,莫名成为负债人。在百度上输入“身份信息被盗欠款”,可以得到近百万条搜索结果。内容基本都是,突然被某家或几家银行催 债,且数额很大,可是被催款者从未办过这些银行的银行卡,只好报警,结果是身份信息被盗用。悲催的是,因找不到真正的欠款人,有的银行不核销被冒名者的欠 款信息,导致受害者办理其他金融业务时遇到重重困难。

更可怕的是,不法分子利用泄露的信息,对被泄露者实施诈骗。每年我国都有大量各级各类资格考试,利用考生个人信息诈骗屡见不鲜。在南开大学某系 在职研究生班学习的赵女士等人,报考了今年的同等学力申请硕士研究生学位全国统一考试,自从在指定网站上报名并留下手机号码后,她就不断收到有关可以提前 得到试题答案的短信,“一天4条起”。和班里同样报名考试的几十名同学一聊,大家都是每天五六条地接到这样的短信,还有电话。“问来电话的怎么知道我电话 的,他说是随机拨打的,我就问他,那为什么一上来就说同等学力考试的事,他立马挂了。我怀疑有人泄露了我们的个人信息。”赵女士的同学张先生说。不过大家 对能提前得到答案这事都觉得不靠谱,没人理会。想不到考试后,又一波骚扰短信、电话来袭。这次的内容是号称能改分。“复习时间太短,觉得不太可能通过,我 真有点心动了。”徐小姐说。同学谢先生的提醒让她及时回头——“我们这些没去考的,也收到了这样的短信和电话,肯定是假的。”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及时醒悟。本市居民宋女士就没这么好的运气。她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遭遇。今年5月参加二级建造师考试的她,8月16日可在网上 查成绩,没想到8月14号突然收到一名自称北京浩瀚教育机构的人,说分数不合格的可以改分。她加了对方QQ,开始了解如何改分,对方告诉她改一科是 2000元,要先给打500元的订金,然后21号时对方告诉她改完了但是得提交,提交之前要把剩下的1500元补齐,然后等通知重新考试。“我之所以相信 他们,因为能准确说出我的姓名,而且一共考三科,我自己觉得能过两科,对方竟然告诉我只要改一科就行,说另外两科肯定能过,建议改的那科就是我觉得危险的 那科。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内部的人,可信。就把1500元打过去了。”

8月21日,对方给宋女士传来一张图片,说是他们内部网的截图,图片内容证明分已经改了,但是现在网上还查不到,还需要她重新参加考试,以便卷 面分和改的分能对上,考试地点在本市和平区唐山道的人事考试中心。转天宋女士到了地方,对方说考试在一辆黑色别克车上进行,车上正有一名改分的考生在考 试,为了保护考生隐私,都是前一个下去了,后面再上来,让她等。“他突然问我交没交担保金?我说没听说过。他说考试前必须交担保金,考完了马上就还回来。 我犹豫了一下,他就说如果不交,前面那两千就白交了,还让‘考生’和我通话,证明考试结束,钱就拿回来了。当时我也糊涂了,就把钱打过去了。再和他联系, 居然让我再交一万,说是两个科室配合完成改分,一科室一万,所以得再交一万。我就不想交了,让他把前面的一万退给我。直到这时我都没想过他们是骗子,因为 对我的信息掌握得太准确了。”

对方一直说忙,让宋女士等等,三个多小时过去了,还没有把钱退回来。着急的宋女士说:“再不退钱,我就报警了。”结果对方挂了电话,然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我就是希望通过媒体让大家不要再上这种当了。从网上了解到,不少考生都被骗过,特别是那些考建造师的,因为考试科目多,改的就多,有人被骗四 五万。大家挣钱都辛苦,这么被骗走太可恨了!我还想说,希望有关部门能对考生的个人信息加强管理,防止外泄。我们是通过网上报考的,不相干的人应该很难得 到这么准确的信息的。”宋女士对记者说,她希望自己的前车之鉴,能够起到警示作用。

疑  被强迫留下的个人信息—— 哪个环节“出卖”了我的隐私?

“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很多人接到各个广告推销、骚扰或诈骗电话时,总要这么问一句。大多数来电的都说是随机拨打的,如果再追问,他们就挂断电话。

个人信息如何被这些人获取的呢?“现在要求留姓名、地址、电话、邮箱的地方太多了。办银行卡要留,为了积分优惠,我这钱包里有好些张超市、专柜的会员卡,办的时候都得留比较详细的个人信息。”家庭主妇梁女士说。

网购已是现代人生活重要的组成部分。网购必须将收货人姓名、地址、电话告知网店商家,后者再填写快递单给快递公司。顾客的个人信息从购买到收货的过程,可用透明来形容。近来淘宝网商家和快递公司中有人向不法分子出售顾客的个人信息的案件,屡见媒体。

有些时候由于处在弱势地位,公民个人明知对方收集自己信息的动机可疑,也无可奈何。关女士说起自己个人信息被泄露的事,无奈又气愤。去年春天, 关女士怀孕后,办理准生证后,到指定的和平区某卫生院做孕检。医生问她是不是留脐带血,她表示不用。但是临走时,医生让她必须填一张表,留下私人电话等个 人信息。“上面印着一家做脐带短暂保存生意的公司名称,我就问为什么要留?医生说就是统计信息,和这家公司没关系,一定要留。只好写下了。”后面她就不断 接到推销婴儿用品的电话。在原预产期的日期到来后,不停有儿童写真摄影店家打来推销电话。“这些电话严重干扰了我的生活,泄露个人信息的人,太没有道德 了。”

身份证丢失也是个人信息被泄露的一大原因。有报道称我国每年有100万人丢失身份证,虽然可以补办,但是已挂失的身份证却不能作废,成为失主的噩梦。

身份证复印件也常常成为不法分子获取他人信息的重要途径。“我在北京租房子时,看门的大爷还找我要身份证复印件,说是派出所要的,不给就天天追 着我。最后只好在复印件上注明用途,给了他一张,可是个人信息还是能看清楚的。”曾在北京工作过两年的天津人周女士很无奈。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图书馆 馆长葛剑雄曾递交了一份提案,质疑旅馆、银行及一些行政部门随意复制身份证的合法性,并提出“如何保证这些复印资料不流失,不被用于非法目的”的现实问 题。但是解决办法至今没有出台。

叹  难解的一道题—— 报警?没有人财损失立案都难

发现个人信息被泄露怎么办?电视里,司法领域的大学教授说:“一定要马上报警。”网上咨询律师,答案是“报警”。报警可行吗?

家住本市西青区王兰庄的张女士,在7月下旬的一天接到一家装修公司的电话,对方清楚地报出她家所在位置,问需要装修吗?询问对方如何得知自己的 手机号和住房信息,对方先说是最近一周很多她所住小区的住户找他们咨询装修事宜,(张女士已经住在这里几年了),被否定后,又说她以前咨询过,再被否,就 说是公司的“系统提供的”。张女士追问公司如何得到这些个人信息,对方匆匆挂断电话。

想到这家公司清楚地知道自己住址和电话,有点后怕,张女士决定报警。“一是有警界专家曾经在媒体上建议大家,遇到类似情况要报警,二是觉得调查 这家公司如何拿到这些个人信息的,并不是无的放矢,如果警方能打到源头,予以打击,对其他有类似举动的公司和个人也是震慑,可以让大家的生活清静些。”

拨打110后,接线人员表示将会转到她所住小区的派出所。随后派出所接警人员打来电话,询问为什么报警。讲明原委后,对方第一反应是:“很可能 是你自己泄露的。”张女士很困惑:谁会没事把自己的信息随便告诉别人啊?对方表示可能是在其他地方登记了这些信息,导致泄露。“难道个人登记的信息,可以 被随意交给不相干的人,而且还算自己泄露?”她很气愤。

十几分钟后,两位民警来到她家。听完情况介绍后,一位警官说自己也莫名接到过这家装修公司询问是否需要装修的电话。对方建议到法院起诉,说这属 于民事范围,不归他们管。张女士告诉他们已经有人因为倒卖公民个人信息被判刑,媒体有详细报道。“我希望警方能抓住这条线索,调查这家公司如何取得公民个 人信息的。他们先说这事应该找法警,后来又说这事没遇到过,不知道怎么办。用手机查了相关法律后,说是‘情节严重’才会立案调查。可我觉得此事不可能仅针 对一个人,警官不也被骚扰过吗,仅本小区就有数千位业主,很可能个人信息都被该公司掌握,还有其他小区也可能存在类似情况,涉及面很广,说‘情节严重’也 不过分。可他们反复强调‘还要造成损害’,主要是物质和人身的,骚扰生活之类的不算。作为公民,我有义务提供涉嫌违法犯罪的线索,希望警方能追查。他们 说,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没法立案。”

报警?没有人财损失,立案都难。向手机的运营商举报?中国移动举报骚扰电话的方式是发短信,记者按照移动要求的格式,将一个骚扰电话举报,很快就接到回复短信,表示收到,然后就没有下文了。记者也曾在工信部提供的骚扰电话网络举报平台上举报,结果泥牛入海无消息。

“现在几乎天天都有骚扰电话,幸亏现在手机有软件能显示哪个号码被举报过,还能少接几个。可是有的换着号码打,这些乱七八糟的电话根本停不下来。”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张女士只能被动接受现实。

官方声音  公安机关:打击和防范并重

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安成去年在接受《人民公安》专访时,曾提出:“对待泄露个人信息这种犯罪行为,首先,抓源头是关键。我们专案打击的目标,也将挖出源头作为重中之重。没有了源头,也就形成不了买卖信息的利益链条”。

市公安刑侦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本市虽然不是个人信息泄露的重灾区,但是本市公安机关也始终按照公安部的有关部署,积极参与打击此类犯罪活动,主要涉及本市一些不法人员非法购买一些个人信息;对涉及刑事犯罪的,公安机关将一查到底,除恶务尽。

同时他还提请广大市民,要加强自我防范。个人信息被泄露的途径主要是两个方面,其一是个人自愿填写,后被不法商人以盈利为目的而销售;其二是网 络泄露。他说:“虽然无法阻止不法商人泄露个人信息,但是可以防止网络泄露,就是牢固树立‘预防第一,自我防范’的安全意识,安装防病毒软件和防火墙软 件,还要定期安装操作系统及常用软件的修补程序。”

http://news.enorth.com.cn/system/2014/09/27/012174951.shtml

没有评论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