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空邪师与李洪志邪人

净空邪师与李洪志邪人

净空邪师与佛教外部的李洪志相比,因其依附在佛教内部,所以隐蔽性更强、更难分辨,受害的人数更多,对佛陀正法律的混淆和破坏更严重、影响更深远,其流毒的传播也必将范围更广、时间更久,故而净空邪师的危害之大比李洪志有过之而无不及,仅仅从人力与财力的比较上就可见一斑。

比如,李洪志说:我要想有钱,你们知道有一亿人,每人给我一块钱,我就是亿万富翁。

而净空邪师却敢说:跟我们一起修学净土法门的最保守的估计不止两亿人。诸位想想,一个人供养我一块钱就有两亿,什么事不好办?无论办什么事情,轻而易举。

正如在《大宝积经》中所说的:“当来之世。无量众生受诸邪见。于说非法比丘。信受者多。得大势力。为诸众生所共敬重。请问经义。供养称赞是非法者。”

“邪师”一词是佛陀所创!“此诸众生去佛渐远。邪师说法如恒河沙。”(《楞严经》)“当来之世众恶比丘坏乱经法。无数无量如高旱地。”(《佛说大般泥洹经》)“如师子身中虫。自食师子肉。非余外虫。如是佛子。自破佛法。非外道天魔能破。”(《菩萨戒本第九爱护正法戒》)“当来之世恶魔变身。作沙门形入于僧中种种邪说。令多众生入于邪见为说邪法。”(《佛藏经》)可见,真正败坏佛陀正法律的只能是依附在佛教内的邪师!佛陀在世时,教内就有诸如提婆达多、拘迦离、迦罗和波利摩陀等邪师、恶人、愚痴者不净说法(见《佛藏经》),现在又有净空邪师来编造数不胜数的歪理邪说,实可谓罄纸难书,信手拈来比比皆是。而竟有末法无数众生唯净空邪师的马首是瞻,可悲悯、可哀叹!

末法之中凶险异常,邪师遍地,似是而非的不净说法泛如波涛,稍有不慎即入魔道而不自知。数年来,目睹净土宗内异端迭起,邪说纷飞,而众人趋之若鹜,却不肯自己加以辨析,如矮人观场,人云亦云,以讹传讹。我等佛子,岂能于邪说横行袖手旁观、等闲视之?孟子曰:予岂好辩?予不得已也!

在《正法念处经》中说:“不赞邪见。嫌贱毁恶。常说邪见正见相对二业果报。不令众生住于邪见。一切世间愚痴凡夫根本系缚。所谓邪见。一切众生。以邪见故。堕于地狱饿鬼畜生。彼善男子。舍离邪见。具足当得无量善法。”

在《大般若经》中说:“乃至自不行邪见亦教他人不行邪见。赞叹不邪见法。欢喜赞叹不邪见者。”

在《佛藏经》中说:“能知邪见者即是正见。”

在《中阿含经》中说:“若见邪见是邪见者。是谓正见。”

在《优婆塞戒经》中佛说,“若教千人,于佛法中生清净信,若坏一人殷重邪见”。也就是说,教化千人对修习佛法产生信心,与摧坏清除一个人的深重邪见是一样的。

佛在《藏经》中说:“若有教令远离般若波罗蜜多者。是为菩萨恶知识。若于般若波罗蜜多。自所宣说转教他人。复为他人广示魔业及魔过失。劝令觉了觉已复令远离。又复劝令不离诸佛。须菩提当知。是人被大乘铠大乘庄严安住大乘。是为菩萨摩诃萨善知识。”

当然,也有很多净空邪师的痴迷者们以好恶之私心故,不仅都趋之若鹜地跟着他诽谤三宝,还极力地编造种种邪说甚至对在下采取恶口妄语、栽赃陷害等手段来回护邪师,造无间业而不自觉!巧为辩论,实则自彰其愚。

在《受十善戒经》中说:“佛告舍利弗。恶口妄语两舌绮语赞邪见者。此人不为一人作贼。普为一切诸天世人作大劫贼。譬如群贼威力自在烧破一城。杀害一切及四天下一切人民。此人所得罪报。为多少耶。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此人所得罪。如须弥山不可称量。佛告舍利弗。此人虽复获大罪报。不如妄语恶口两舌绮语赞叹邪见。须臾所造获大重报。身坏命终堕大地狱。经无量劫受苦无穷。百千诸佛不能得救。”

很多人都听说过无间地狱之苦无量无边,可是却很少有人知道毁谤正法与听信并宣传邪说之罪却又远非无间之苦所能及了。

在《大般若经》中说:“尔时舍利子白佛言。世尊。毁谤法罪与无间业。此二恶行为相似不。尔时佛告舍利子言。勿谓此罪似无间业。所以者何。五无间业虽感重苦。而不可比毁谤正法。舍利子。谤正法者我尚不听被服袈裟况受供养。何以故。舍利子。诸有毁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当知彼名坏正法者。堕黑闇类如秽蜗螺。自污污他如烂粪聚。诸有信用坏法者言。亦受如前所说大苦。”

在《佛藏经》中说:“而是痴人在大众中说于邪见。自以忆想分别教人。此是佛法此是圣道。如是痴人。则为诽谤过去未来现在诸佛。如是痴人。名恶知识不名善知识。舍利弗。怨虽夺命但失一身。如是痴人不净说法。千万亿劫为诸众生作大衰恼。置此阎浮提众生。若人悉夺三千大千世界众生命。不净说法罪多于此。何以故。是人皆破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助魔事。亦使众生于百千万世受诸衰恼。但能作缚不能令解。当知是人于诸众生为恶知识。为是妄语于大众中谤毁诸佛。以是因缘堕大地狱。”

在下泣血企望诸位同仁,舍弃好恶之私心,以如来圣教兴衰为念,深入学习研究佛陀圣典,弄清真相、廓清迷云、摧碎邪说、显正法律,庶几不负如来出世之悲心、阐教之大恩,亦为末世众生,找到真正的归途。千万不要把反邪重任推给菩萨、推给因果、推给将来呀!

笔者针对净空本人“讲经说法”中邪说邪见,依据佛陀的正法律予以质疑和驳斥,如果有人有不同意见,那么也请如理如法的引用经论来证明净空的正确性,或者证明在下质疑本身所存在的逻辑问题或者是错误地引用了经教,而不是证明在下多么没有修证、功德和资格等等,那实在是外行的说法了,因为在佛法的问题上众生都是平等的,请务必“依法不依人”。

那些诸如净空、李洪志、清海无、萧平实之流的,宣扬只有自己才是唯一开悟的、是来应劫救世的、只能依止一位而不能听其他人的、只能学一种法而不能广学博闻的等等,这样的人铁定是祸乱佛陀教法的魔王子孙,坚决远离不要犹豫!切记,切记!

需要特别说明是,笔者下面的文章中所引用的净空邪师的话,都是可以在网络中搜索找到出处的,为了版面干净、整洁和便于阅读的缘故,因此如无特殊原因,恕不标明出处。诸位看官对其出处如有疑问,还请能够亲自去搜索一下,请不要轻易断言净空邪师没有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