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揭骗网

赌城拉斯韦加斯1日发生美国现代史上死伤最惨的大规模枪击案,每当发生这类攻击,美国社会总出现管制枪枝的呼声,但最后不但进展有限,甚至还倒退。为什么美国枪枝问题无法解决?

美国宪法第二增修条文规定了拥枪权,而修宪并不容易;此外,美国人普遍支持拥枪自卫;再加上美国步枪协会捐了大笔政治献金,政治人物自然乐于为枪枝团体代言。

2013年统计 美国平均每天92人死于枪

美国公共电台(NPR)去年初引用国会研究处(CRS)统计,美国社会有大约3亿支枪,也就是平均每人有一把枪,是1968年时的2倍。2000年至2013年间,美国死于枪枝的总人数约40万人;另外,2013年的统计也显示,美国平均每天约有92人死于枪枝,其中58人以枪枝自杀,而死于大规模枪击案的平均每天约1.5人、枪枝杀人案约30人。若不计入帮派暴力与恐怖攻击,2000年到2014年,美国发生4人以上死亡的大规模枪击案共133件,德国同期为6件,加拿大3件。

美国宪法第二增修条文写明:「纪律良好的民兵队伍,对一个自由国家的安全实属必要;故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予以侵犯。」

美前总统里根:枪不杀人,是人杀人

而且大多数美国人还是支持拥枪,就连曾遭枪击的美国前总统里根也曾公开说「枪不杀人,是人杀人」。想在美国买把枪其实不难,街道有枪枝专卖店、百货公司也有专人贩卖,子弹一卖就是一包500颗。拥枪派也坚信「我有枪,你就不敢怎样」、「你有枪,我也要有枪」。在美国文化中,枪枝不等于危险,而是让自己安全的自卫工具。

2012年美国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发生枪击案,20名6、7岁孩童及7名成人遭心理状态不稳的枪手杀害,当时川普赞成严格管制枪枝,但后来川普角逐白宫大位获全国步枪协会支持,他转而支持拥枪。

川普选总统 步枪协会捐9亿

非营利研究组织「响应政治研究中心」(CRP)估计,2016年川普竞选总统时,全国步枪协会捐给川普阵营3000多万美元(约新台币9亿元)。川普今年也到全国步枪协会年度论坛会议发表演说,表明维护拥枪权,成为里根之后第一个参加这项会议的美国在任总统。

一个被朝鲜威胁要射核弹的美国领土关岛是什么样的地方? 在沙滩上、饭店中躺着,也是非常惬意悠闲的事儿,可以在繁忙工作中看着大海好好放空这个诱因太吸引人了。军事重地起家的关岛,岛上多次分别被西班牙、日本和美国等不同国家占领,加上当地来自东南亚的查莫洛人原住民,使岛上景点呈现多元文化的面貌,这些历史建物及观景台景色相当美丽。这里距离东面最近的美国领土夏威夷有差不多6400公里,今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关岛已经是周四,而美国的檀香山依然是周三。因此关岛居民经常觉得自己被美国所遗忘,这并不奇怪。

站在边境检查线上你仍然会觉得这里不像美国,机场里充斥着来自东京、大阪、首尔还有釜山的游客。每年有150万游客涌入关岛的海滩,大多数来自日本和韩国,对他们来说,关岛更像是亚洲海岸线边上的美国小城。关岛的天与海是让人印象深刻的一个岛,他像极了夏威夷,但是他在美国政客心目中的重要性,却不及夏威夷。关岛说英语,日本语,有大量的日本移民。餐厅菜单上,除了英语之外,还有日本语,因此你说这个岛是美国领土吗? 很多美国人也许自己都不晓得。

它是1898年美西战争中美国的战利品,美国在那场战争中获得的战利品还包括菲律宾和波多黎各,这显然是一份让人纠结的遗产,菲律宾最终走向了独立,而关岛仍然保留在美国领土上——尽管实质上这里是一片自治的殖民地。当地居民称自己为“关美尼亚人”,他们也属于美国公民,但没有美国总统大选的投票权,尽管能选出一个美国国会议员,但这位议员却不能对任何法案进行投票。

淘宝8月17号悄然下架争议性 “非洲小朋友举牌”产品。具体原因未知。中国的社交媒体微信用户近期被非洲小朋友举牌送祝福或者打广告的照片和视频刷屏。有人称赞此举甚有新意,但也引来争议。

微信使用者发现近期常有非洲小朋友站在一块简易小黑板后,一起齐声念黑板上的汉语”某某,我爱你”、”某某生日快乐”或者”买某产品,到某处”的视频。因受限于微信平台视频播放长度的限制,这些视频大多在十秒左右。

记者查证发现,只要在中国的电商淘宝上输入”非洲小朋友举牌”等关键词就能发现相关的商家在提供类似的服务。

位于四川的自行车经销商张先生就向记者发来了他上周花200元人民币买的广告视频。张先生称,他最近看见新闻在报这事,觉得好就去做了一个。他说视频做好后,带来了广告效益。因为”比较稀奇,别人就会关注你。就有了广告效应。”

但张先生称,尚不知视频具体在哪国拍。

店家怎么说?

淘宝店家的页面 “宝贝详情”显示,文案自行编写,最好押韵,文明用语,符合广告法,敏感词和骂人的话勿拍。

店家也表示”小朋友不是商品,不提供选择。”

这些视频的标价在130到200元人民币不等。制作流程先由买家下单,淘宝卖家联系非洲制作方拍摄再回传至买家的微信或者QQ号。

争议在何处?

店家在宝贝详情上表示,小朋友所拍视频所得,除了成本和工作人员所得收入外,剩余大部分都会分配到小孩子手上。

北京青年报的报道称,一条”非洲小朋友举牌”视频,出镜的小朋友们得到零食或几块钱,拍摄视频的在非华人获取90元,但转而到淘宝上,则被商家翻倍出售。对此,有负责推广视频的代理商承认:”做一条视频,花在孩子身上的钱是很少的,大部分钱还是被拍摄者和商家拿走了。”

报道引述一位在非华人表示,每次拍完一组视频,会给孩子们买一些零食或者给每人(约合人民币)几块钱,当做报酬。

记者问及四川的张先生是否知晓非洲小朋友到手的钱很少时,他说:”管它这么多? 我们要的只是广告效益。”

来自南非的记者范明非(Claire van den Heever)告诉BBC中文记者称,不管是私人的生日祝福或者是广告,但很不幸,当对象放在非洲小孩身上,就不一样了。

”我觉得这是有问题的。因为它在强调中国和非洲国家力量上的不平等。这一点很多人已经意识到。”

范明非也表示,那些广告视频看起来做得不正式。孩子在拿到钱或者零食作为拍摄酬劳前,孩子家长应该知晓并给予许可。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组研究员倪伟平(William Nee)对BBC中文表示:”那些孩子有可能被剥削。从人权角度讲,最大的风险可能是雇佣童

真是个「大」惊喜!美国佛罗里达一名男子回家时,竟然发现一只大黑熊躺在车库门口呼呼大睡,让他吓了好大一跳!

居住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伍德沃,28日回家时,妻子告诉他「有只大熊躺在车库前面睡觉」,一开始他还不相信,没想到过去一看还真的有只大熊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伍德沃表示,那只大熊大概有180公分至210公分左右,透露可能是因下大雨,大熊找了个干燥的地方躲雨,且牠在车库前睡得相当沉,就连警车来的声响也没有将牠吵醒,直到第二台警车抵达,大熊才被鸣笛声吓得跳飞起来并跑走。

b

揭骗网_20170718_174158

在硅谷公司各楼办公室,每隔一段距离就有迷你厨房,提供有机水果、咖啡零食等,让人暂时放下工作,放松个几分钟,当你走进这个空间,可以常看到有人边吃饼干、下棋或打撞球,边聊天谈笑。

员工在上班时间吃喝聊天,是许多企业主多不乐见的,不过,硅谷公司反而刻意将众多迷你厨房,设置在两个不同团队办公室的中间位置,鼓励员工多多交流。目的是为了增加大家巧遇的次数,进而激发创意。

这是因为同属于一个团队的成员,一旦相处时间久了、有默契了,想法与看问题的角度很可能逐渐同化,也容易失去创意。因此,透过与不同团体的交流,能够刺激思考。

用福利提高员工工作效率不是硅谷公司的最终目标,愿意为员工着想的心,才能吸引员工愿意跟你一起打拚。景气不好,组织限缩员工福利,员工还愿意陪你「共体时艰」;等到景气好转,或竞争者需要优秀人才而挖角时,届时才发现员工流失了大半,又要重头投入招募、培训成本,损失的终归是企业主。

员工福利不用花大钱,3方法降低企业负担

1.募集员工福利点子:公司应该提供哪些福利,不必由你想破头。因为即使你费尽心思,可能也不是员工真正需要的。你可以建立一个在线表格,开放员工上来填写,让他们自己建议、分享好商家和优惠活动。

2.与店家合作:硅谷公司的员工福利大多不必公司花钱,只需要有人采取行动,找到合作店家。企业主只需要调查员工需求,当出面帮忙争取团体折扣的角色。

3.对交流采取开放态度:不要认为上班时间的交谈是浪费时间,不论是举办经验分享会、聚餐、打造员工共享休憩空间,透过彼此交流更能获得工作上的启发。

 

随着“绿色能源”兴趣的兴起,推动了特斯拉等汽车公司的扩张,人们可能会认为电动汽车是一个相对较新的发明。然而,从1905年起,据称显示电动车辆的照片表明。

这是20世纪初电动汽车充电的真实照片。然而,根据国会图书馆的数据,这张照片是在1919年,而不是1905年所宣称的几年之后拍摄的,并且显示了底特律电动公司在西雅图和Mt.之间的促销活动之间收费。

2015年底,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报了个4日3晚的旅行团,去朝鲜观光。一年半后,他以”植物人“状态被朝鲜当局从监狱释放,返回美国,随即离世。

度假的照片和视频记录的通常是欢乐、愉悦、美景。 瓦姆比尔的朝鲜观光游视频也一样,大家在朝鲜的冰天雪地里抛雪球、咧嘴大笑。

一年半后的今天,22岁的他在美国家乡的医院去世,他的家人公布了这段视频。

扔雪球录像拍完之后不久,奥托就在朝鲜身陷囹圄,两个月后再次露面,也是在一则视频里,弯腰垂首,握着一份“坦白书”,在朝鲜电视台摄像机前发表声明,说明自己为什么在旅行结束时被捕,而团里其他人都获准离境。

瓦姆比尔身穿奶油色外套,打着领带,开口前深深地鞠了一躬。他身后墙上挂着朝鲜前领导人金日成和金正日画像。

他在这段视频里感谢朝鲜政府给他机会“为我犯下的罪行道歉,祈求宽恕,祈求帮助以挽救我的生命”。

他说,自己试图为一个美国教堂从下榻的朝鲜酒店偷一张宣传海报,作为“战利品”,而这个行动”得到美国当局的默许“,目的是”损害朝鲜人民的工作态度和动力“。

稍后,他忍不住恸哭:”这是我一辈子所作的最糟糕的决定,但我毕竟只是个人啊。”

2017年6月13日,奥托·瓦姆比尔结束了在朝鲜17个月的羁留,回到美国。这时,他昏迷不醒,处于植物人状态。

他大脑严重受损,无法交流。几天后,他在辛辛那提的医院去世。

到目前为止,瓦姆比尔的健康状况是怎么从生龙活虎退化到植物人状态,有很多未解之谜。

辛辛那提医疗中心的医生说,没有迹象表明他受到肢体折磨。

平壤当局说,瓦姆比尔感染了肉毒杆菌,在吞了一片安眠药之后陷入昏迷。辛辛那提的医生和他的家属都不相信平壤的说法。

数百名属于毛特组织的武装分子、以及打着伊斯兰国(又称ISIS)黑旗作战的同伙,三周前拿下了马拉维市,引发了一场与菲律宾军队的战斗,这是在杜特地上台后动荡的第一年里,对他的领导力迄今最大的考验。

杜特地上台后把注意力集中在禁毒运动上,这场运动已导致数千上名菲律宾人死亡,他对菲律宾南部多年来愈益恶化的武装威胁似乎毫无准备。

“菲律宾政府在很大程度上不接受ISIS及其附属团伙在该国发展的事实,”位于华盛顿的国家战争学院教授扎卡里·M·阿布扎(Zachary M. Abuza)说,他专门研究东南亚安全问题。“杜特地一门心思地要废除法制,在禁毒运动中使用警察及其他安全部队对兜售毒品者进行法外谋杀。”

尽管出动了地面部队并从空中轰炸了这座有20万人口的城市,但政府军一直不能把武装分子驱赶出城。据菲律宾军方说,已有200多人被打死,其中包括24名平民、58名士兵和警察,以及至少138名武装分子。

今年4月杜特地的政府军与阿布沙耶夫发生冲突之后,杜特地曾表示,阻止武装分子的方式是把他们吃掉。“把我气疯吧,”他骂道。“抓个恐怖分子给我。再给我点盐和醋,我会吃掉他的肝脏。”

国家战争学院教授阿布扎说,“不是IS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扩张,是和平进程的崩溃,推动了ISIS小组在菲律宾的发展。”

菲律宾南部日益增长的威胁很有可能将会迫使杜特地改善与美国的关系,自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菲美关系已开始有所好转。

奥巴马总统还在任上时,由于美国敢于批评杜特地的禁毒运动,杜特地曾对美国发怒,宣称要与华盛顿“分家”。但特朗普表示愿意对菲律宾的杀戮视而不见,他还赞扬杜特地在“毒品问题上做得简直太棒了”。

菲律宾军方领导人说服了杜特地不要减少与美国的军事合作,包括让一个美国为反恐提供培训、设备和情报的长期项目继续下去。美国为了对付阿布沙耶夫,自2001年以来,一直在菲律宾南部保持这一支50至100人的部队。

杜特地周日说,他从未要求过美国帮助解决马拉维的事情,美国特种部队来菲律宾军队时,他很吃惊。

美国大使馆周五表示,作为与菲律宾的军事关系的一部分,美方人员正在提供帮助,美菲之间的军事关系“仍然强大、而且是多方面的”。马尼拉大使馆发言人艾玛·纳吉(Emma Nagy)说,“美国特种部队一直在应菲律宾几届不同政府的要求,在菲律宾南部提供支持和协助,这已经好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