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诈骗

卢军宏的敛财套路

每年,卢军宏都会在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澳门等地举办多场法会,而参加法会,被视为积功德的最好途径,也有僧人被拉去法会充场面。7月6号,一位曾参加过法会的僧人向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透露,他在参加法会后发现:“信众在法会上完全就是去洗脑买东西,得不到任何正确佛教知识。”

法会第一个议程就是给法器“开光”,包括山水画、瓷菩萨像等。

卢军宏多次告诉信徒,洗手间和厨房,是最不干净的,也是鬼最多的地方。贴山水画可以改善风水,保家宅平安。

几毛钱一张印制的山水画,在卢军宏“开光”后,根据尺寸不同,分别于30、50、100、150、200、250元不等的价格卖出。在法会现场的菩萨像,也被以上千元的价格卖出。

在一次法会召开前,香港法会共修组发布公告,号召大家“发心努力”,补齐几十万元的舞台灯光音响款项。

有信徒发现,卢军宏要求各共修组绝对不得设功德箱,不集资、不敛财。他自己却在世界各地召开的法会上公开设立功德箱。

卢军宏有隆重的拜师仪式,尽管对多数信众声称免费,但其手下的多名共修组负责人,会看人下菜碟,暗示经济实力雄厚的预备弟子,奉上厚重礼金可单独小开示,从而达到目的。

一位信徒在心得体会中提到,她曾一次捐献8万元,其收入除了必要的用度,基本捐献给“卢军宏”,结果使得家庭内部严重不和。2015年5月,一名女信徒私自变卖家中房屋,得款123万元全部捐给了卢军宏依托电台创办的实体机构——东方台秘书处。

初一、十五的放生,也是信众的一大支出。放生一般由共修组统一组织。广州一位信徒张静回忆,放生时能带法门资料也不能拍照,只是把钱交给组织者,表明自己将放生多少钱的鱼。但是,自己并不知道放的鱼在哪,也没有账目。有时在现场,甚至还有组织者称,买的鱼多了,现场加钱继续放生。

此外,“心灵法门”在其官方博客上公布助印账号,以印刷书籍资料的名义,吸引信徒捐助。

在“心灵法门”,信众捐款、印书、放生以及做挂历、台历、宣传扇子等费用,都不能说出来。卢军宏称“如果讲出来就漏了,等于没做”,甚至会有损功德。

因此,除个别人还留有“澳洲东方传媒弘扬佛法慈善机构”出具的收据。信众究竟花了多少钱,为卢军宏捐了多少钱,很多人都无从得知。

据警方查实,2010年3月至2015年5月间,境内信徒汇款至“澳洲东方台”账户的资金共计842笔,金额折合人名币达641万余元。

据有关部门透露,卢军宏通过每年组织信徒参加在马来西亚、中国香港等地召开的10余场大型法会,以及通过设立功德箱,组织拜师仪式、兜售结缘物品、放生等方式大肆非法敛财,每年获取的非法财产高达数亿。

黄茵夫妻先后在“心灵法门”花了十多万,其中,为卢军宏捐款8万,放生花费2万多元,此外还有参加法会、邮寄书籍等费用。

在退出“心灵法门”后,黄茵建了一个反“心灵法门”的微信群,目前已有200多人。她经常转发揭发卢军宏的文章,希望其他的信徒看到后能够醒悟。

李玲也离开了“心灵法门”。她和数十位信徒发现卢军宏所讲并非真正的佛经,只会夸大神通。

全国各地也都有反“心灵法门”的群,也有人建了微信公众号,传递卢军宏“心灵法门”非正法的信息。

如今,黄茵在社区居委会的帮助下,重新找到了工作,生活也慢慢回归正轨。

她撤了当初加入“心灵法门”后在家设的佛台,“我现在不害怕了,不用每天念经还债了。

卢军宏自称观音菩萨化身

黄茵用“荒谬不堪”形容过去修行的日子。对于卢军宏,她说“就是个骗子”。

2014年,黄茵在香港法会上第一次见到了卢军宏本人,并拜了师。在去法会之前,黄茵多次梦到有人让她去拜师,她认为这是对她的开示。

拜师后,黄茵拿到了一个小红本,上面写着“卢军宏弟子证书”,内页是弟子守则和姓名。

卢军宏告诉她,如果遇到困难或者生病,把弟子证放在胸口,他的法身就会来营救。弟子证也是信众上天的门票。

黄茵说,卢军宏自称是观音菩萨的化身,已经在天上为“心灵法门”信徒播种好了莲花,将来同他一起“上天”。

当时的黄茵对此并未质疑,她认为观音菩萨是造福大众的,而卢军宏所倡导的“吃素念经”也都是善良的、都是好的,相信卢军宏不会有错。“现在想来很是可笑。”她说。

对于卢军宏以及“心灵法门”,中国佛教协会也曾予以回应。

2014年6月13日,中国佛教协会新闻发言人就“心灵法门”有关问题发表谈话时指出,中国佛教史上的确有一些高僧大德被信众尊奉为佛菩萨的化身,但都是后世佛教徒根据这些高僧大德生前的功德事迹追认的,从来没有哪位高僧大德在世时公开宣称自己是某佛某菩萨的化身或代言人。

中国佛教协会认为,“心灵法门”虽然借用了佛教的某些概念和理论,但对这些内容认识肤浅、使用随意,甚至对佛教的基本概念,如“五蕴”、“十二因缘”等,都进行了曲解,完全不符合佛教教义,呼吁佛教信众自觉抵制“心灵法门”的不良影响,以免上当受骗。

在中国佛教协会就“心灵法门”发声的3个月前,“心灵法门”在马来西亚、新加坡举行大型活动,马来西亚11家主要佛教团体发表联合文告,严正指出“心灵法门”是附佛外道,并非正信佛教,提请信众勿受蒙蔽。

中国佛教协会表示,由此可见,“心灵法门”不符合佛教教义、并非正信佛教,是国际佛教界的共识。

除了自称观音菩萨化身,卢军宏对外还有多个“光鲜”的身份,其自称获得世界和平大使、英联邦民族社区特别贡献奖等诸多“重量级”国际大奖。但这些奖项、称号真假存疑。

卢军宏号称美国国会于2014年3月26日颁予他“世界和平大使”奖。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查询美国国会官网,未发现该奖项,也搜不到卢军宏的中英文姓名。

其称联合国2014年3月24日给他颁发“教育和平大使”称号,但联合国没有这个奖。

卢军宏还号称在2013年德国柏林“全球文化外交峰会”上获颁“ICD世界和平杰出贡献奖”。重案组37号探员登录ICD官网,获取一份2013年德国柏林“全球文化外交峰会”的事件一览表,其中未记录曾颁发过“ICD世界和平杰出贡献奖”,进一步查询其他年份也未发现该奖项。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了解到,卢军宏系澳大利亚华侨,1959年出生于中国上海,父亲曾任教于上海戏曲学校,受父亲影响,卢军宏从小学起已熟知京胡、京二胡,会弹柳琴和月琴,并擅长打板鼓及各种打击乐器,后于上海戏曲学校就读,学习戏曲指导,在学校期间积极参加各种演出活动,毕业后在上海静安越剧院任指挥。

出国后,卢军宏摇身一变成了“佛教大师”。

其个人简历显示,1989年-1995年,悉尼纽省商业学院市场管理专业、企业管理专业学习,创刊《佛缘》杂志并担任主编;1995年,以特别技术移民类别身份移民澳大利亚;1997年,澳洲华人电台国语台任编辑、主持《玄艺综述》。2007年创办澳洲东方华语电台,担任董事长兼台长至今。

创办电台后,卢军宏通过主持《玄艺综述》、《玄艺问答》等节目,为听众算命,以类似传销组织拉人头的方式发展组织成员。心灵法门也借此形成规模。

近年来,“心灵法门”遭多方质疑,并多次被打假。其中在2015年底,“心灵法门”还被指假冒人民网网页刊发宣扬卢军宏的文章。

捏造邪说精神操控信徒

黄茵说,卢军宏除了自我神化唬住信徒,还通过捏造邪说制造焦虑,精神操控信徒。

在多个场合,“灵性”成为卢军宏口中的高频词。其实,他所谓的“灵性”就是指鬼。“灵性附身”也就是“鬼上身”。

“你惹到灵性了,有一个男人在你腰上,我这里帮你向菩萨求一求,让你活长一点。”2016年10月2日,在卢军宏世界佛友见面会(台湾)现场,卢军宏对一位坐着轮椅的信徒说。该信徒腹部癌症已经扩散。

“我看到你妈妈脑部有一个灵性,是一个男的,要超度掉,你妈妈每天要念《心经》17遍,不然会抑郁。”在同一个见面会上,卢军宏又对一名咨询母亲健康状况的信徒说。

“看图腾”是卢军宏为信众“治病”的一种方式。他自称具备法眼神通,能根据人们所提供的出生年份、生肖及性别,毫无空间与时间的阻隔,看其图腾的位置、形状、颜色,了解此人的前世今生、因果报应等,不仅能治现病,还能治未病。

中国佛教协会新闻发言人此前回应“看图腾”是否符合佛教教义时表示,按照“心灵法门”的说法,“看图腾”是指每个人在天上都有一个与自己的属相对应的动物“图腾”,通过观察这个“图腾”就可以知道人的吉凶祸福。佛教的经典和教义中从来没有“看图腾”的说法。占星占相、卜算吉凶以求利养,在经典中被称为“邪命自活”,为佛教戒律所严禁。

在“心灵法门”编撰的《心灵法门治疗疾病灵验实例选编》一书中,癌症、艾滋、不孕、精神心理疾病、脑瘫、植物人等疾病,都有信徒修法治愈的案例。

许多信徒听信卢军宏的话,生病不去医院,延误治疗,人一旦死亡后,卢军宏又称病人带有很重的“业”,如果没有学习“心灵法门”不可能走得这么顺畅。

事实上,卢军宏往往采用含糊的说法,猜测信徒面临的情况。如果猜中了便要求现场信众鼓掌,猜错了他便巧妙地转移话题。

在某个法会现场,卢军宏猜测一名女信徒家中有一尊陶瓷的观音菩萨,该信徒否认后,卢军宏便转移话题说她家阳台的玻璃到了晚上会有闪光,有神仙在那。

捏造邪说精神操控信徒

黄茵说,卢军宏除了自我神化唬住信徒,还通过捏造邪说制造焦虑,精神操控信徒。

在多个场合,“灵性”成为卢军宏口中的高频词。其实,他所谓的“灵性”就是指鬼。“灵性附身”也就是“鬼上身”。

“你惹到灵性了,有一个男人在你腰上,我这里帮你向菩萨求一求,让你活长一点。”2016年10月2日,在卢军宏世界佛友见面会(台湾)现场,卢军宏对一位坐着轮椅的信徒说。该信徒腹部癌症已经扩散。

“我看到你妈妈脑部有一个灵性,是一个男的,要超度掉,你妈妈每天要念《心经》17遍,不然会抑郁。”在同一个见面会上,卢军宏又对一名咨询母亲健康状况的信徒说。

“看图腾”是卢军宏为信众“治病”的一种方式。他自称具备法眼神通,能根据人们所提供的出生年份、生肖及性别,毫无空间与时间的阻隔,看其图腾的位置、形状、颜色,了解此人的前世今生、因果报应等,不仅能治现病,还能治未病。

中国佛教协会新闻发言人此前回应“看图腾”是否符合佛教教义时表示,按照“心灵法门”的说法,“看图腾”是指每个人在天上都有一个与自己的属相对应的动物“图腾”,通过观察这个“图腾”就可以知道人的吉凶祸福。佛教的经典和教义中从来没有“看图腾”的说法。占星占相、卜算吉凶以求利养,在经典中被称为“邪命自活”,为佛教戒律所严禁。

在“心灵法门”编撰的《心灵法门治疗疾病灵验实例选编》一书中,癌症、艾滋、不孕、精神心理疾病、脑瘫、植物人等疾病,都有信徒修法治愈的案例。

许多信徒听信卢军宏的话,生病不去医院,延误治疗,人一旦死亡后,卢军宏又称病人带有很重的“业”,如果没有学习“心灵法门”不可能走得这么顺畅。

事实上,卢军宏往往采用含糊的说法,猜测信徒面临的情况。如果猜中了便要求现场信众鼓掌,猜错了他便巧妙地转移话题。

在某个法会现场,卢军宏猜测一名女信徒家中有一尊陶瓷的观音菩萨,该信徒否认后,卢军宏便转移话题说她家阳台的玻璃到了晚上会有闪光,有神仙在那。

2000年前后,澳大利亚华侨卢军宏创办“心灵法门”,目前信徒已超过300万人,多为中国籍信徒。

他自称观音菩萨化身,48个法身可入梦救人。他每年在境外各地举办多次法会,以佛教的名义公开招收弟子,用祛病、消灾、消业等邪说作为诱饵,最终达到敛财的目的。

据有关部门透露,卢军宏每年通过法会以及设立功德箱、拜师、兜售结缘物品、放生等方式,获取的非法财产高达数亿。

早在2014年,中国佛教协会曾表示,“心灵法门”虽然借用了佛教的某些概念和理论,但对这些内容认识肤浅、使用随意,甚至对佛教的基本概念都进行了曲解,完全不符合佛教教义,呼吁佛教信众自觉抵制“心灵法门”的不良影响,以免上当受骗。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了解到,近日,卢军宏已被有关部门采取限制入境措施。“心灵法门”也被定性为具有邪教特征的非法组织。

2015年8月,“心灵法门”信徒梁平帮另一名信徒搬完几箱书之后,突然倒地猝死。

43岁的梁平修行“心灵法门”5年。5年来,他每天不到4时就起床,做完念经功课后,在上班前拿着心灵法门的书籍,到菜市场、地铁口或人流多的地方发放,是为积功德。

梁平的死被卢军宏定义为“敛财,邪淫”。

这让梁平的妻子黄茵接受不了。“敛财,邪淫有损功德,他那么想积功德,怎么会这么做?”

她查询了丈夫所有银行卡和社交软件聊天记录——没有多余钱财,和女性交往的信息也没有暧昧的言语,聊天记录都与弘法做功德有关。

相反,因大量送书“度人”,他们的家庭生活日渐困难。

徒挽救病重亲人 被告知多念经

6月30日及7月1日,部分原“心灵法门”信徒在上海接受采访时,介绍自己加入“心灵法门”的经过。

黄茵加入“心灵法门”,是因为母亲病重。

当时母亲患胃癌的消息一下子将她击垮,梁平得知后告诉她,“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救妈,那就是念经。”

黄茵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跟随丈夫加入了“心灵法门”的修行。

她每天念八九个小时经,不再去上班,但依然无济于事。母亲去世后,沉溺于“心灵法门”的她,依旧不停地念经,希望超度母亲升到天上去。

在母亲去世4个月后,黄茵49岁的姐姐脑动脉瘤出血住院。因梁平“上海共修组”主力的身份,全国的信众都为黄茵姐姐念经,祈求治病。

姐姐最终还是去世了。亲人的连续离开让黄茵悲痛不已,她打电话给卢军宏,被告知为了逝去的亲人能到天上去,她还需要念更多经。

黄茵听了卢军宏的话,在家设了佛台念经。每天按卢军宏所说,定时定点更换鲜花、水果、佛水。

她还让儿子念经,因为卢军宏说过“小孩子修法门会更有功德,可保其聪明健康”。

黄茵与梁平的“夫妻双修”,令其他信徒非常羡慕。很多信徒因爱人或家人反对,导致婚姻不和甚至离婚。

梁平去世后的49天之内,黄茵每隔7天进行一次放生。2015年到2016年整整一年,她每天在佛台面前磕108个头,念2遍礼佛。

第一次磕108个头,黄茵磕了1个多小时,全身虚脱躺在床上,很久才缓过来。

这一年,黄茵为丈夫念了800张“小房子”,放生了2万条鱼,许愿渡100个人修“心灵法门”。

她所做的一切只是希望“丈夫能到天上去”。

但今年3月,卢军宏告诉她,因为家里烧了纸钱,梁平“从天上掉下来了”。

这个消息对于黄茵来说,就像是梁平再死了一次。她知道家人并没有为梁平烧纸钱,加上卢军宏此前说梁平的死是因为“敛财,邪淫”。这让黄茵对卢军宏产生了怀疑。

她第一次在网上查“心灵法门”,搜到大量“心灵法门是邪教”的帖子。此前,卢军宏告诉信众,搜索引擎有鬼,不能在网上搜索法门,也不能看其他佛法,否则会损功德。

通过搜索,她还偶然发现了一个反“心灵法门”的群。当时群里有80多人,她才发现有更多人和她一样对“心灵法门”持有怀疑。这更坚定了她退出“心灵法门”。

她的退出,遭到了很多信徒的恐吓和诅咒,咒她的儿子会成为孤儿,咒她半年之内会遭横死。

给黄茵介绍工作的也是一名“心灵法门”信徒,在得知黄茵退出后,该信徒逼迫黄茵辞职。

 

(梁平、黄茵、李玲、张静均为化名)

王嘉蓉揭骗

大家好,我是王嘉蓉(本名是王秋蓉,因为认识的人都叫我的别名,所以才写上王嘉蓉),在我要揭发所谓的恒生仁波且(其实是一个奸商骗子陈宝生)之前,我要先跟大家说几句,作为一个存证。

本来我是想先爆料他的老婆陈饶真真的,但后来想想陈饶真真也是受陈宝生凌辱的,真正的色狼骗子是陈宝生,所以还是让大家看看陈宝生的事吧。
这么多年来,有很多师兄师姐都认识我,我并没有听到陈宝生让人说我的坏话,但是,一旦我揭发了他,人们知道了他是一个人面兽心的色狼骗子以后,他必然狗急跳墙,不仅用尽各种方法诽谤污蔑我,甚至我的生命都有危险,因为他本身就是这样残忍毒辣的恶魔,为了掩盖自己的真实面目,会不择手段的。比如美玲师姐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好人,陈宝生也曾经说美玲师姐很好,但是,美玲师姐曾一度反感他的邪恶,劝他为善,他就开始报复美玲师姐,对我说美玲师姐不是好人,烂得很,梅毒第三期,子宫都切除了,等等。美玲师姐只是劝他改恶向善,他都如此报复,更何况我揭发了他,他是不会放过我的,一定会连同他的诈骗集团疯狂污蔑打击报复我。
到今天为止,陈宝生还没有开始行动,因为我的揭发虽然写好了,但还没有发出去,一旦把我的揭发发出,你们大家等着看吧,一定会是对我铺天盖地的谩骂。这样有报复心的人是圣人吗?能带领你们修学三藏、回归本源吗?
为了保护我的生命安全,所以我写了以上这一份说明,这一份说明是在为报纸采访之前写好的。
王嘉蓉(王秋蓉)

陈宝生(恒生活佛)是个大色狼、大骗子,用不法手段诱奸了我。

我要控诉陈宝生(恒生)他是个色狼、大流氓,他威胁、侵占我,让我陷入痛苦黑暗的悲惨世界,原本我有自己很有前途的事业,他让他的弟子手下、师姐们来游说我,要我放下我的事业到他的身边来。

在他那里我活生生的看到陈宝生和陈饶真真,不但不是一个真正的佛教徒,甚至连一个好人都谈不上。
自从2009年10月份下旬左右,饶真真和别的男人出轨离家后,那时我们台北坛场已搬到台中,当时我在台北还有一个小公寓,有一天(2009年12月上旬),陈宝生就突然打了电话给我,知道我只有一个人在家,就说要来我家楼下接我,那时大概晚上7、8点的时候。结果我上了陈宝生的车,他就开车在台北市一直绕一直绕,当时我根本不敢多问一句要去哪里?(因为他是上师,我是弟子)后来绕了很久,他就把车直接开到内湖的“薇阁汽车旅馆”,进了门之后,陈宝生从他的公文包里拿出来一瓶威士忌,倒了两杯酒,当时我并不敢吱声,他拿了一杯给我,要我尝尝,我小试了一口,随后他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瓶透明的液体,加了几滴后又要我试试有什么不一样的味道,我试了一口,告诉他有些许的苦,之后他要我喝完,但那杯确实有些许的多,喝了两大口还喝不完,但还是勉强的喝了。
过了几分钟后,我觉得身上热热的,有点觉得兴奋,越来越控制不了,他就说晚上就睡着这吧,我不敢说不,随后他就把我拉进来怀里,脸靠近我,亲了我,而且告诉我:我是他的法眷属,如果我不和他在一起,我就会短命死的。
并告诉我饶真真已经走了,他不会再要这个烂女人,他要扶我上来和我在一起,让我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过着呼风唤雨的逍遥日子,他说饶真真背叛了他,他要和饶真真离婚,如果我愿意跟他,他会和我结婚的,但我跟他说,我当时有男友,你也知道的。

陈宝生要我和男友分开,我很痛苦,我刚从澳门回来不久,我们已经讨论了要结婚的事。
马上,陈宝生脸色一变并且很严厉的说:“我要你和我在一起,你如果不答应,我就让SAM(我男友)消失在这世界上,而且你可以看到他先变成残废,你要不要试试看。”
我一听非常惊恐,只能一直哭一直哭,流泪点头答应他的要求,他拍拍我,要我去冲冲洗洗,准备休息了,我边冲边哭,当我冲完澡走到他床边的时候,他一手把我拉上床,并解开我的浴巾(因为喝了有加料的酒,所以昏沉的被他拉了上去)。

接下来他亲了我的嘴,舌头伸入我的嘴里饥渴的不停翻搅,当时我的酒里有下药,所以全身无力,只能任由他上下其手。他一路饥饿的从我的脸一直亲到了脖子,来到我的胸前,一口咬上了我的胸部,边吸边咬,并用力的揉捏我,那时我喝了他的酒兴奋头昏,我已经无能为力了,我难过的狠狠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但他更兴奋了,之后他一手搂着我,一手……太可怕了。

在他满足了他的兽性之后,他无力的躺在我的身边,他说:我做梦都想坐在你肚子上,太舒服,真是太舒服了。我除了痛哭流涕以外,我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很痛苦,我痛恨我自己,我恨他为什么选中我?
陈宝生,他这个表里不一的色狼,他为什么要选我?我恨他。
早上醒来,他送我回家,要我回去东西整整,要带我下去台中。接下来两天,他带我去投宿在高速公路下的汽车旅馆。那几天,我男友都有打电话来问我好吗?关心我,但我也什么都不能说,我怕他生命会有危险或惨遭不测。那时候陈宝生都在我的身边,我怕我和男友多说几句会忍不住哭出来,所以就都匆匆的挂了电话。
随后,陈宝生强行要我发一封信息给我男友,说我要和他分手,当我男友收到讯息后很急,一直打电话来,最后我把电话关了。隔天,我男友飞来了台湾,四处寻我,我避不见面,他又来了台中,求见了陈宝生,陈宝生告诉他:你们的事我无法管,嘉容不愿见你一定有她的原因,或许过一阵子她就会和你联络。所以就这样和男友断了来往,为了确保他的平安。

在这些日子里多少次往返台北、台中,他都会开车带着我,前一晚我们都会投宿在汽车旅馆里,有些旅馆里有水池,他就会要我和他一起进到水池里做那些事。他喜欢摧残我,看我受不了的表情,他觉得好有优越感,他说:征服驾驭女人是一种能力和快感……
但我已无从选择,我已经回不去男友身边了,我恨他。
我真的好恨他,虽然我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但我的事业和我的人生就葬送在这个大骗子、大色狼的手里。
在这期间(2009年底饶真真走后,一直到2013年12月),他也一直跟我保证,他一定要和饶真真离婚,然后把我带在身边,让大家都崇拜我,然后再找适当的时机,把饶真真彻底的解决了。
(这是2013年底~2014年7、8月的对话,饶真真已成功复位)
我告诉他:要离就现在离,我不想再拖下去,我的青春拖不起。
陈宝生说:现在还不行,饶真真对他身边的弟子了如指掌,很清楚弟子们都帮他做了些什么。
他说:这些都是他的法眷属,如果被饶真真揭发出来,就坏大事了。
我问陈宝生:为什么还有其他法眷属?
陈宝生笑笑的安慰我说:妳放心,妳是我心中最亲排名第一的法眷属。
我问陈宝生:我是第一,那第二、第三……又是谁?
陈宝生说了:当然是古雪莹、美玲、王美英、宋爽这些。
我又问陈宝生:你为什么这么多法眷属?你和她们都有关系吗?这像我们这样的关系吗?
陈宝生马上回答:妳在想什么?我不会这样做的,她们根本不够格,我只会和妳在一起,和妳有这样的关系。
他又说了:我要经营事业,没有人帮忙怎么做?没有人帮着找人、没有人护法,事业要怎么经营下去……法眷属有两种,妳是我身边最亲爱的法眷属,她们是没资格的,林灿利也是我的法眷属,但是做护法和杂事就是他的工作。
陈宝生又接着说:我也已经有向她提出离婚的事,但只要一提,她就和我打架,妳看这些伤,都是她弄的。
确实我常看到陈宝生身上、脖子、领口、手臂上,常常有抓伤出血,渗血水、还没有结痂的痕迹。
陈宝生说:这些我都不怕,我怕的是人言可畏。她说了,如果不对她好一点,她就要召集新闻媒体开记者会,她说要曝光我所有违法犯罪和伤害道德风俗的事,还特别交待不会放过嘉容,要让嘉容死的很难看。
他说:如果这样,这一切就完了,我的事业也会完蛋,就算到时候跟妳真的结婚,妳也不会幸福快乐,因为经济就是个问题,我是希望能给妳幸福快乐的日子,怎能让妳跟我一起受苦呢?
他这么一说,我又相信了他,一年又一年被他摧残、淫辱、欺骗,在这些日子里,他要我用我弟弟的名字买了一个小公寓(房子是2012年中旬买的),让我住在里面,但不准我和同学往来联系,也不准我有机会让同学看到或知道,我就这样过了好多年。
只有美玲师姐,我很感谢她关怀我,我和她往来并不敢让陈宝生知道,但陈宝生终究还是知道了。
陈宝生对我说:美玲不是个好人,她的嘴巴关不住,不可以对她讲真话,不可以让她知道,她如果把你我的关系说给邱先生听,邱先生如果爆料了,这会是爆炸性的头版新闻。妳如果不听话,我会用神通看到妳在想什么、干什么。妳如果敢对我不忠诚,我就会对妳不客气。
这样的日子,我除了伤心、悲哀还有惧怕,每天关在家里就是哭,把眼睛和身体都哭坏了。
美玲师姐知道我身体不好,便常常关心我,要我不要太悲伤。今年过年,我身上真的没有钱了,我好想到坛场自杀,让同学们看见我的痛苦,美玲师姐再次劝我、安慰我,并给了我30万元台币,要我先安住自己、照顾好自己,我当下痛哭,我很谢谢美玲师姐的帮助和慈悲的关怀我。
我要做这里发誓,我所叙述(指控)我和色狼陈宝生所发生的一切,他对我的兽行、玩弄、糟蹋、欺骗都是事实,如果我造假编造他陈宝生,我愿堕地狱,永无出期。
期间,他不只一次告诉我:只要让他发现我和其他男人有往来、不听他的话,他会一辈子都让我别想离开那屋子,而且,他要我每天都给他讯息,要用最亲密的语言和行为表态,让他看了能身心得到满足和快乐。
如果我发给他的讯息,没有让他觉得亲密和快感,他就会让我痛苦,还时常检查我的手机,看看我有没有和其他人密集联系往来,并删除他发给我的亲密、暧昧言语的讯息。我只要想到陈宝生他说的话、对我做的事,我就难过、悲伤、惧怕。
他知道我了解他很多事,我害怕他会杀人灭口,所以我趁陈宝生这次不在台湾的时间逃离了住的地方,但我非常担心他对我的家人、父母、弟弟、妹妹下毒手,也怕他会放火烧了我们家的房子。(因为他说过要对付叛徒,烧他房子太容易了,我问他怎么容易,他说这门缝边洒点汽油,再把长绳泡汽油里弄湿,再拉开接着门缝,到远处点火,不就行了,然后人再离开,不就神鬼不知了。)
这些话,我不知道他是说真的还是假的玩笑话,但我却怕他真的这样对付我的家人。
另外,我要提醒大家,大家要清醒了,很多有钱人都被他诈骗了,还以为他是有神通的圣者,其实他是个大骗子,他根本没有神通。
陈宝生和陈饶真真是一丘之貉,男的骗财骗色,女的饱暖思淫欲出轨找男人,还装出一副圣洁的样子,他们(陈宝生、陈饶真真)都是骗子、大骗子。
我用血泪泣诉:
2009年12月是我被陈宝生打入人间地狱人生痛苦的开始,我希望公开这一切,为保我和家人的安全,如果我遭遇不测,请大家为我讨回公道,也请警方保障我和我的家人生命安全。
2017年5月30日
王嘉蓉 亲笔

陈宝生从法国回台后的对话
2016年11月底,他从法国回来后,有一天打电话给我,已经晚上12点多了,要我等一下公司人走后到公司去一趟。我到了之后,看他神色有异,我不敢随意开口说话。他跟我说:他要脱离第三世多杰羌佛和佛教总部。
我问他:“怎么了?为什么?”
陈宝生说:“他们要整我,你没看见那么多针对我的公告吗?”
他还说:“我的师父说我是骗子,我不应该骗大家,我不能接受我的师父说我是骗子,我从来没骗过人。”
陈宝生还说:“我明明考的很好,师父却说我考的很差,这摆明是要把我弄下来,根本就是要弄垮我。现在不管谁赞不赞同,我还是要独立出来走我自己的路,就算只剩下一个弟子,我还是要说法。如果我现在不早点脱离出来就来不及了。到时候如果年审要我去,再弄我一下,我不就完了吗?”
我听了这样的话,我劝他不可以这样,要赶紧去忏悔,去向佛陀师父忏悔,那当时他就瞪大眼睛骂我“混蛋,都还没把你扶正,你的胳臂就往外弯,我不会再理你。”
后来我不敢再说话,再过一会儿他说“发誓,妳不会把刚才听到的话告诉佛陀师父或其他人。”
所以我在他的面前发了誓。
2017年5月30号
王嘉蓉 亲笔

 

1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2017年06月13日 博讯网接到一则爆料,称台湾的一名仁波切,陈宝生,多年强奸、性侵自己的信徒。这名信徒名叫王秋蓉,香港人。博讯记者随后采访了这名受害人。以下是整理的相关资料和采访录音。
陈宝生是谁?

陈宝生公开报道很少,博讯记者查到一则佛教媒体的报道:《重磅:巴黎大仲马城堡迎来新贵族子爵陈宝生身份揭秘!》。报道中说,陈宝生购买了法国作家大仲马故居——基督山城堡,并被一个乔治亚国皇太子授予子爵爵位。文中并称这是所有华人的骄傲。

报道部分摘引如下——
「今年七月底在欧洲法国闻名世界的巴黎古镇苏瓦松大仲马城堡被乔治亚国的皇室最高首领皇太子册封为贵族子爵,他的子爵夫人陈饶真真也被授予相应的勋章。这项册封仪式的新闻除了巴黎当地的报纸予以报导之外,台湾、美国、香港、代表中国官方网媒包括中国网、新华网、人民网等诸多网媒,纷纷报导了这一新闻。陈宝生何许人也,引起人们的关注。因为他以一华人受册封欧洲贵族,举世闻名的法国巴黎大仲马城堡迎来新贵族主人,许多华人看到这一消息,莫不认为这是华人的荣耀。

被授爵位的陈宝生和现任的中国教育部长同名同姓,但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人。陈宝生子爵身材魁武、相貌堂堂,他生长于台湾,平时很少在新闻媒体前曝光,他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他早年与佛教就一直有不可思议的因缘,后被印度大活佛佐钦嘎诺仁波切以西藏打卦、观湖、入定观照的正式认证方式认证他为觉域派当巴桑结直系传人达楚仁波切转世第二世。从此陈宝生的身份就成了藏密十七个派别中的觉域派大活佛。

陈宝生子爵达楚大活佛早在二十年前就拜了他的恩师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师,受了皈依,法号恒生,一直跟随依止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学法二十多年至今,在十年前南无第三世多杰佛为一批法王、活佛、法师传南无观世音菩萨的大悲加持法会,其中就有恒生仁波切 ,去年他受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胜义内密灌顶,当下授以金刚换体禅生起次第境。

但是,随后博讯记者遍查网上资料,查不到一个叫乔治亚的国家,更查不到它的皇室。倒是查到了在欧洲,尤其是苏格兰、德国,有一些过时没落的贵族后人,出卖不被认可的「爵位」的事情。有人甚至经营出卖一英寸大小的古代贵族遗留土地,然后授予一个「lord」的证书、名称。实际大概相当于「地主」。这类虚名的主要买主居然就是来自中国大陆、港台的土豪,他们期望通过买来的证书、贵族名号,为自己的身份镀金。个别的「lord」证书和称号,甚至20英镑就能买到。

两岸三地娱乐圈和商界的部分人物信仰藏传佛教,且一般都拜有上师。受此风气影响,中国大陆的中产阶级也开始推崇藏传佛教,以寻求心灵上的抚慰,但这种现象有时被视为自我标榜身份的工具,而非纯粹信仰。对活佛的迷信导致「仁波切」被讹传为活佛的代名词,也导致了假冒活佛的出现,这些假冒活佛并未完整地看过一本佛经,很少遵守佛教戒律,但往往自称「仁波切」且有一定数目的信徒,并与弟子存在供养关系,被网民调侃为「散养仁波切」或是「朝阳区仁波切」(因北京市朝阳区为中产阶级聚居区)。这些冒牌活佛中不乏假借宗教之名骗财骗色者。

陈妇揭骗:

香港的一些新闻媒体上发表了文章“香港女信徒泪控被恒生仁波切陈宝生性侵八年”,登出了受害人王秋蓉提告陈宝生性侵的警察问询笔录,陈宝生这个骗财骗色的妖师真相被彻底揭露曝光了!这就是破坏释迦牟尼佛教法、公开与释迦牟尼佛经书中“菩萨于五明中求”的规定对立、公开让弟子毁灭普贤王如来、多杰羌佛、十大金刚法像的人的阴毒本质!陈宝生的邪恶彻底与释迦牟尼佛和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化背道而驰。可是,邪恶到如此地步的人,为什么竟然还有人为他助阵、拼命为他狡辩、帮他反对正法呢?其实很正常,因为这些人大部分都是陈宝生情妇诈骗集团的成员。她们陪这么一个妖师同床共枕,编造《尊者的脚印》鼓吹陈宝生是大菩萨,诈骗众生,还站在邪恶的立场拿笔帮他侮辱正法、迷惑众生!身为他情妇诈骗集团的情妇,利益相通、邪恶相投、淫荡同床,伙同摇旗骗钱,当然要为他站台呐喊,哪怕拼了性命,宁愿把十方诸佛、金刚菩萨像取下来,也要供她们奸夫陈宝生的像,把这奸夫捧上天!所以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共同的利益捆绑在一起了。
陈宝生的“修行者守则”邪恶魔见被世界佛教总部公布,他的百题经律论考试笔试答卷只得了18.5分,47题得0分答不出一句话。帮陈宝生行骗的贴身管家林灿利,在陈宝生的“修行者守则”被批驳后,无奈宣称“修行者守则”是他编制的,实在非常好笑。照这样说来,陈宝生岂不是林灿利的传承弟子了?陈宝生的弟子都该称林灿利为师爷了?我们要问骗子色棍陈宝生,十几年来,你为弟子传法时,你一字一句领着弟子念这份“修行者守则”,你不是不知道这件事,这个邪恶守则,都是你在传给弟子,不是林灿利在传!难道是你的金刚大宝上师林灿利不愿意亲自传而要让你代传吗?陈宝生看到网上有人提出他是林灿利的弟子,就慌了神,马上又说那守则是从四川拿回来的。四川是谁传给你的?如果要说是第三世多杰羌佛,那就大错特错了!你的修行者守则完全不入经教,通篇邪说,仅凭“世世随恩师”这一句就违背了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一贯教导。在十几年前,香港就曾有弟子打电话给第三世多杰羌佛,说香港来了一个大法王贝诺,我们可不可以去听他说法?第三世多杰羌佛告诉他们:“只要是佛教正法,无论是谁来,你们都应该去听,听了以后,经过筛选,正确的、好的,只要符合经藏就接收,不好的就不用。”在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的法音中,经常听到有人提出我们要生生世世永远跟随师父。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你们不是要跟随我,是要跟随十方诸佛菩萨,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因缘,如果有缘遇到了更好的师父、更相应你们的法,你们就应该跟他,不要跟我。我是这样的观点,十方诸佛也是这样的观点,只有邪恶的人才会控制弟子,让手下弟子发誓永远不变忠诚他。”大家回忆一下法音中羌佛的所有法义观点,陈宝生这个邪淫妖师,哪一点符合释迦牟尼佛和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化?第三世多杰羌佛发愿终生不收供养,凭自己劳动吃饭穿衣,帮助、利益众生。而陈宝生是刮空弟子供养,让人家破人亡。
至今还糊涂跟着陈宝生的人,那些情妇诈骗集团的人,你们再不清醒忏悔揭发陈宝生,你们犯下的罪业就无法洗清了!!

揭 揭2
揭3

 

 

 

香港信徒王秋蓉控“恒生仁波切”陈宝生强奸录音

现年73岁的比克拉姆瑜伽创始人比克拉姆·乔杜里(Bikram Choudhury),因没能支付在一起性骚扰官司中欠下的近700万美元法律费用而终于在上月末被捕,听闻此讯,我如释重负。这个开创了26式“热瑜伽”套路和工作室体制的百万富豪,多年来一直面临着强奸和性侵指控,不少瑜伽界人士都在等待这一刻的到来。但这是一个差强人意的消息;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希望他因性侵指控本身而被捕。

不幸的是,乔杜里的情况并非孤例。2016年,纽约市几瓦穆克提瑜珈中心(Jivamukti Yoga center)一名深受喜爱的老师,被一名学员以性侵罪告上法庭,一同被告的还有该中心及其负责人。约翰·弗兰德(John Friend)被曝与已婚学生偷情并举行巫术般的性爱仪式后,其阿努萨拉式(Anusara)瑜伽社群受到冲击,并于2012年被解散。克里帕鲁中心(Kripalu)的阿姆里特·德赛(Amrit Desai)在1994年被控性失德和滥用权力,最终支付了250万美元与原告达成和解(克里帕鲁中心与德赛做了切割,并进行了重组。)当然了,还有数不清的瑜伽老师占学生便宜或者在课堂上不当触碰她们的故事,至今未被公之于众。

这样的情况绝不能持续下去了。作为一个练了20年瑜伽、教学也有十载的人,我知道人们常常是在很脆弱的时候接触瑜伽、冥想等灵修活动。他们前来修复破碎的身心,而且常常处于人生重要的十字路口。他们带着心灵创伤、种种成瘾症或饮食失调症而来。他们在离婚后前来。他们带着希望而来。

在这种脆弱状态中,学生有安全感绝对是至关重要的事情。像治疗师或其他领域的教育工作者一样,瑜伽老师有一种天然的权力,既可以用于治愈,也可以用于趁人之危。但由于人们也很容易把瑜伽的好和老师本身混为一谈,老师可以受益于道德行为乃至圣洁的光环——一些人称之为保护滥用权力者的灵魂之毯。学生应该擦亮眼睛,分清老师本人和老师的教导,但那些拥有权威的人也有责任去保护学生。

根据由《瑜伽杂志》(Yoga Journal)和瑜伽联盟(Yoga Alliance)——在美国代表瑜伽界利益、制定教师培训要求的最大非营利组织——联合赞助的2016年美国瑜伽市场调查,全美共有3670万瑜伽修习者,其中72%是女性。尽管瑜伽联盟发布了一份简明扼要的行为守则,但甚少有人知道它的存在,除非人们目标明确地加以查看,但那时或许为时已晚。

我亲眼目睹事情向错误的方向发展。初练瑜伽时,我交往过一个冥想老师。分手后,我才得知他连续和学生约会。我失去了我的瑜珈社群。我在Facebook上收到过备受敬重的老师含有性暗示的不当消息,在做一个平衡动作时被人拍过屁股(不是指导姿势的那种拍打)。尽管这些动作不像乔杜里和其他人被指控的恶劣行为那么严重,但它们提供了一扇窗户,让我个人得以了解逾越界限可能会造成的伤害和困惑。

瑜伽改变了我的生活:治愈了我的背伤,让我有了缓解焦虑的工具,并给我提供了一个精神家园。如果不是它,我已经放弃了。一些受害者已经放弃了,面临多年的精神创伤,而这种创伤的源头,正是本应让他们远离生活带来的伤害的灵修。这种侵犯意味着多种层面的蹂躏:精神上、心理上、情感上,并且的确,有时候还有身体上。

当我开始在曼哈顿下城一所只招收女生的特许学校教瑜伽时,我们用第一节课来发明了一种“瑜伽接触”。5至12岁的小姑娘绞尽脑汁,在一连串能够在练瑜伽期间“保证大家都安全和开心”的规定下面签了名。她们自己发明的规定包括“尊重他人的空间”和“利用积极的倾听”。作为老师,我也签了名。每节课结束时,我们都会喊一句梵语口号。这句梵语的意思是,“真正的老师在你心中”。我想让这些小女孩知道,尽管老师是有用的向导,但真正的权威是她们的内心。我想让她们把这条经验带进她们长大成人后的瑜伽世界。乔杜里及其同类可能会从这些姑娘身上学到很多。

我希望对乔杜里的逮捕令能在灵修界引发这种讨论。我认为,所有有组织的瑜伽老师培训都应该包括道德培训,如果隶属于瑜伽联盟的话,还应该向学生指明相关资源。每个社区中心、冥想团体和瑜伽馆都应该张贴道德规范,就像杰克·科恩菲尔德(Jack Kornfield)的灵石(Spirit Rock)社区一样。每个中心都应该设立一个正规、安全的地方,用于严肃认真地匿名举报不当行为。除瑜伽垫和毛巾外,每个世俗的瑜伽馆都应该提供这种服务。

我们不能只依靠因果报应。

看到你們大家都在談論恆生仁波切,我幫他料理公司和私家事務已經近二十年了,對他這個人,我想都不想提,提到他的名字,我就越想越難過,他的人品作風習氣讓我想到就痛苦。但是,如果我不把我所經歷的一點感受說出來,那我就有愧于我的良知,更有愧于一個佛教徒的行為,所以,我就把發生在我身上的點滴告訴大家。請大家先看下面這封信:

師父吉祥,

昨晚聽蔓梨說師父叫我今天中午去PASADENA,有事要我做,我立刻的反應是我不會去的。

主要原因如下:

我已年屆八十,體弱多病,年前在開車時昏倒,至今原因不明,師父何忍再叫我做這個做那個。同時我早已喪失再向師父供養的意願了,由於早已不能相應,思想相差太遠,我總認為做上師的應儘量苛以對己,寬以待人,而非一昧毫無止境要求弟子供養,不論弟子情況如何,而自己則盡情享受人間物質尊榮的生活。蔓梨也需包括她自己四個垂暮老者,其中三人都曾送往急診,我的岳母更曾送去急診四次,岳父母每次看病醫療均需蔓梨陪同前徃。

師父在美國的住所,車輛,公司等事,請儘快找人接替我兩人的工作為盼。

鐵生上

11/29/2015

附三公司流水帳及房地稅單

 

上面這封信是我在2015年寫給恆生仁波切的,也是我寫給他的最後一封信,當時我稱他師父。

為什麽我要給他寫這封信呢? 我實在受不了他無窮無盡的壓榨和奴役。此人為人多疑,小氣,貪婪,對人不信任而且還公然表現出來,他在臺灣的壇場和每間房間都裝置了電眼監視器,身在美國的時候也常去監看每個房間的動向,遇有不滿意的地方,立刻打電話回去問那裡的同學,想來十分恐怖。又有一次從泰國打電話給我,問我他的美金一萬元是否在我處(而不是問用到什麼地方去了,就好像是我拿了他的錢去用到我自己身上,還好我保有完整的帳務資料,立刻告訴他這筆錢在何時何處用在哪個公司處)。他在各處都在儘量的利用他弟子的勞務或財產來做他個人的事,如有一位他在臺灣的弟子既是仁波切,也兼任行政經理,司機,洗車人和各項雜務負責人。後來我想至少在美國(實際在其它地區是一樣的)我替他做的工作沒有一樣是不能花錢雇人做的,為什麼要我做呢,因為不必支付工資和福利。我長年做文案工作,腰肌勞損,一直不良於行,而自從他在美國建立壇場和公司以來,他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和我的妻子蔓梨兩個人幫他打理的,從他的房子,到他的車子,他的公司等等所有一切手續等事,無論钜細都是我們兩個人親歷親為,我們出錢出力,但是,恆生仁波切根本就不管我們兩個人的死活,身體狀況有病無病,任何事都加在我們身上。他總把我們當牛馬一樣使用,沒有一絲毫發自內心的悲心,我明確告訴他,我們已經很困難了,不能把你作為上師供養了。自從我跟他接觸二十年來,我始終無法和他相應,有同學拿了一本讚揚他的書給我,好像叫“尊者的腳步”,我始終沒讀過一頁,因為感覺到怪怪的,甚至有噁心的感覺。我自己看過一些經書,每當我請教一些法義的時候,他總是回答得文不對理,我多問幾句,他就馬上生氣,以後我也只好不再問了(同時也失去了傳道、授業和解惑的老師了)。我難過的是,我到了晚年79歲仍在工作時,我們一家仍要受他的奴役剝削。他每次來美,只有在前一兩天才通知我,我就先要從工作中離開去替他洗兩部車,加滿油,然後開去機場接他,登記並報告詳細的汽車行車里程(因他總是懷疑旁人會偷他的車去開),交待帳務,替他擦皮鞋(他挑剔到了不同皮質的鞋要用不同的擦法)等雜務,蔓梨則需提前去買菜,在家裡準備滷味等,然後送去。早幾年,儘管我已經七十多歲,他規定我必須親自用手洗車,連用什麼樣的抹布擦車都有規定,不准我把他的車子開到洗車場去洗,說那樣會損壞車子。現在隨時想到,我都難受得無法忍受。當我已瞭解到他不但不通佛教敎義,根本就沒有一點修行的道德品質和悲心,我有多次坐在地上後即無法自力站起而需蔓梨從旁拉起,他不在乎,還要讓我繼續工作;又有一次在送他去機場前,我不慎從廚房的臺階直接跌落水泥地上,眼鏡損壞而右眼上下都被水泥地擦傷,當時有兩位師叔在場立刻說你受傷了,不要去機場了,可是他們夫婦卻視若無睹,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態度,仍舊由我開車去機場送他們;等到我明白他的為人,為時已晚。因為在過去不明他的程度和自己本身聞聽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不夠,一直抱著錯誤的“視師如佛”的規定,不敢越級求法,還以“上師五十法頌”的態度觀念侍奉他,並將所有和他有關的事都視為佛事。而直到漸漸反覆聞法,瞭解了金剛上師和普通上師的分別,128條邪惡知見和錯誤知見衡量標準等至高法義後,才逐漸領悟到正確的知見。所以,思來想去,我當時就給他寫了上面這封信,自寫了這封信之後,我就徹底地離開他了。

而對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自從我第一次拜見到現在,已經十八年了,對偉大的佛陀,我只有十個字:無私、慈悲、善良、博大、頂聖!

 

XKD

慈济会员揭骗:

年收18亿的慈济挟现代科技和营销网络优势,建议研发「吃了保证瘦」的减肥食品,经上人法力加持,必定热销 。诸法空相,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清净庄严,何来胖瘦之别?「宇 宙大觉者」雕像是否神似证严法师,见仁见智,但因认为「胖胖的佛似乎不合乎宇宙大觉者的样子」、「为了弘法到处奔走,怎会胖胖的」而刻意改瘦的执念,事后宣称「颠覆传统」、「佛陀形象本就亿万千种」的诡辩,在在暴露出思想、行为的矛盾,以及所弘之「法」的肤浅。 慈济人对证严法师的恋慕崇拜,佛经皆有迹可循,却将佛陀和菩萨代换成「上人」, 这是百分之百的造神和愚民 。

 

最近在网络上看到一些妖言惑众的文章,说到关于中国四川大邑圣地游记,把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曾住过的地方称为圣地,这是罪孽哦!能称圣地的地方,只有是(1)佛陀或等妙觉菩萨的出生地;(2)是圆满圣坛城,即是说法灌顶传法地,其他一律都不是圣地。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出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县城内,很早以前佛陀出生的故居就已经全部修成街面大楼了,而说法灌顶传法之处是在成都市新华西路19号,《藉心经说真谛》就在那里说的,也在那里举行灌顶,传法说法,可惜房子同样已被拆为平地,不复存在了,这是我所知道,并拜见旺扎上尊印证核实的。如今,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美国,所以在中国已经没有一个可以称之为圣地的地方了。但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曾在王泗乡下住过,也在王泗镇街上住过,在大邑街上住过三处,有说法,但没有灌顶传法,不是圣地,大邑加上王泗就有五处,可惜没有一处是现存在的圣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新都住过,在成都住过,而真正说法灌顶传法的地方只是新华西路,除此以外,其他都不是圣地。另外,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中国大陆还住过湖南、吉林、西藏、拉萨、日喀则、康定、深圳、香港等地,在国际上住过的国家就更多了,比如东南亚的日本、新加坡等,在欧洲住过意大利、法国等,而且都有说法灌顶传法。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美国公民,住过的地方有密苏里州、亚拉巴马州、德州、佛州、纽约、华盛顿、内华达州、加州,在这些住过的地方,都为利益众生而说法传法,要说佛陀的圣地,只有在美国才是最正宗而存在的圣地。唯独被编造的假圣地王泗,佛陀在那里没有说过一次法,也没有灌过一次顶、传过一次法,佛陀更不是出生在王泗。尤其幼稚可笑的是,有活佛、法王、法师把王泗当圣地,连这点基本佛教常识都不懂,还称法王、活佛,可怜啦!至于还有人拜见某某人,称为佛陀的兄弟,还叫师叔、师伯,这真是丢死人了!仅凭这点就不是真正转世活佛、法王,连基本教诫都没有学过,佛陀是以众生平等为亲人!!!哪来世俗凡夫的亲眷概念?不要说是万圣和七众之尊的楷模佛陀,就是一个普通出家人,出家后也不能以世俗姓为姓,都必须改姓为释,你们看过哪本经书上称释迦佛陀的兄弟叫师叔、师伯?南无释迦牟尼佛如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亦复如是!帮助制造伪假圣地的活佛、法王等人,不是可耻的人妖,难道是真活佛真佛教徒吗?把佛陀住过的地方说成是圣地,难道不是骗子吗?众生平等是无私无偏的佛陀本质,这点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吗?大家要清醒头脑,不要去相信那些邪知恶见,那是违背佛教根本戒律的罪人干的!佛陀还到过我在洛杉矶的居所说法呢!可惜不能称为圣地!因为还缺内密灌顶传法,没有构成圣坛城。

贡觉烱乃第七世江嘉阿旺扎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