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最近,币圈的事件依然此起彼伏,来聊天的圈内朋友纷纷谈到害怕被误认为是诈骗犯。虽然,我们知道,币圈里骗子真心不少,但如何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出淤泥而不染呢?链圈的朋友,也会提及tokens,逻辑大家都懂,实践起来要注意哪些红线,今天与大家探讨。

1集资诈骗是绝对红线

对于金融诈骗问题,之前的文章已经讨论过管辖权问题,无论在中国境内还是境外,侵害中国国民利益的行为,我国法律终将亮剑。对于国际刑警组织而言,对于金融诈骗案件,他们也保有极高的敏锐度,不管是在英联邦还是在美国,抑或者在北非,只要有金融诈骗行为,就有Police的身影。

因此,侥幸心理恐怕难以为继,还需要真正懂得法律常识,做最坏的准备。

集资诈骗罪的核心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我们知道,有些币圈的90后已经身价十几个亿,破亿的小伙伴大有人在。请注意,从智能币到法币的过程,是一个危险的旅程。

我国刑法对于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规定,还是相对保守中立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一)集资后不用于生产经营活动或者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与筹集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

(二)肆意挥霍集资款,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请脑补大肆购买奢侈品)

(三)携带集资款逃匿的;(不言而喻)

(四)将集资款用于违法犯罪活动的;(请注意,不仅包括犯罪,还包括违法行为,比如ico)

(五)抽逃、转移资金、隐匿财产,逃避返还资金的;(被害人追索,一味逃避,甚至网站上打出拒不归还字样)

(六)隐匿、销毁账目,或则搞假破产、假倒闭,逃避返还资金的;(飒姐办案中遇到过伪装“假黑客”逃避返还资金)

(七)拒不交代资金去向,逃避返还资金的;

(八)其他可以认定非法占有目的的情形。(这里的其他,不是逻辑上的除此之外全部都是的意思,而是其他达到之前七种情形危害程度的情形)

2智能币或法币,用到哪里罪过最小?

根据2001年1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集资诈骗罪和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在客观上均表现为向社会公众非法募集资金。

募集的资金(含智能币等虚拟财产)之用途,决定了行为的性质,在处理具体案件时,不能仅凭较大数额的非法集资款不能返还的结果,就推定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即便行为人将少量财物用于个人消费或挥霍,也不能就此认定其非法占有的目的,进而认定该人行为构成刑法第192条集资诈骗罪。

反之,如果一个区块链技术团队,发币了,其融来的资金主要用于技术开发、公司运营和宣传销售,则不构成集资诈骗的红线。

3从经验主义的角度,什么情况不会认定为诈骗类行为?

发币,往往是导火索。

不发币,也不一定就没事,也有人打着技术团队的旗号,骗取传统投资机构的信任,非法占有大额资金,逃匿到海外的事件发生。

一般而言,正常的区块链技术团队,无论从事公链建设,还是从事场景应用,只要有融资需求,都可能面临法律风险。目前,司法机关判断的标准,也许会集中在:

(一)人员是否有足够支撑的技术能力。我们相信XX挖土机学校的学生也很专业,但是区块链毕竟还是需要算法支撑,如果团队核心人员中没有在大型IT技术企业从事过技术主管以上级别的,就可能会被认定为没有适格的技术能力,从而认定其发币为“空气”;

(二)先有项目,还是先有币。如果项目还是构想阶段,就先发币筹钱了,会给监管机构和司法机关带来甄别难度;我们建议无论是否发币,都要先把项目落实,最好是能服务实体经济,以博得更多生存空间。

(三)融币融资,花多少钱在项目和经营上?

我们不反对适当的消费,但是,区块链项目本来就容易受到媒体的负面评价。一旦融资融币成功,将其中20%用于非技术开发类支出,是可以容忍的。但如果将其中80%的币和资金用于非技术开发的装修、租会议室、搞营销、上交易所托市等,很有可能会在项目失败后,被认定为:虚假项目,从而陷入刑法第266条诈骗罪的泥潭,或者涉嫌刑法第192条集资诈骗罪。

因此,我们建议,技术是个好技术,应用也有不错的场景,那就做“长线”。如果有些朋友认为,发币是区块链完整生态体系的一部分,在海外发币,只要不侵害我国国民利益,中国法律有一定容忍度。但是,容忍总是有“限度”的,无论币圈还是链圈,都要跟诈骗类犯罪保持一个安全距离。既然相信区块链的未来,就莫要杀鸡取卵,越是浮躁的行业,越是需要冷静的判断,事缓则圆。

在Modern Tech启动Pincoin的首次代币发行时,曾向投资人承诺会提供固定收益。随后,这家公司又发布了另一种代币iFan(一种针对明星的社交网络代币)。Picoin的投资人最初收到的是现金回报,随后该团队又向Pincoin投资人提供iFan代币作为投资回报。到了最后,Modern Tech突然集体消失。

这也是首次代币发行领域里最大规模的退出骗局。Modern Tech由7名越南人创办,在从大众投资人手中诈骗到资金之后,他们似乎已逃离越南,而被骗的投资人只能集结公司的总部外讨要说法。

根据越南媒体的报道,项目背后的真正策划者是一个由7名越南人组成的团队。为了怂恿投资人参加首次代币发行,他们曾在河内、胡志明市、甚至是偏远地区举办过会议。

在这些会议中,投资人被告他们初期投资的月息能达到48%,在投资4月之后将收回全部投资。此外,每介绍一名新会员进入该网络还将得到8%的佣金作为回报。

Pincoin让用户介绍其他人参与这个项目,然后为其提供奖励,这种形式很特殊,但也似曾相识。从今年1月开始,Modern Tech就已不再向投资人提供现金回报,改用iFan代币。上月,这家公司便已人去楼空,仅留下仍可登录的网站。

2000余人投资网络虚拟币被骗 涉案金额1亿余元

2017年游仙分局成功破获一起特大网络传销案,打掉一个以投资网络虚拟币“利物币”为名,参与人数达2000余人,涉案金额高达1亿余元的网络传销组织,移送审查起诉犯罪嫌疑人31名。

据介绍,2016年5月,分局经侦大队陆续接到群众报案称:辖区有人以投资虚拟货币“利物币”为名,发展大量群众参与投资,后“利物币”网站关闭,游仙地区负责人孟某某、齐某某失去联系。

接报后,分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取证。经精心部署、缜密侦查,及时将孟某某、齐某某等11名骨干分子抓获归案。在捣毁游仙片区网络后,专案组发现“利物币”传销组织在绵阳地区的总头目为赵某某和杨某某。经近一年时间的深挖细查,杨某某在新疆昌吉市被抓获归案;赵某某迫于压力,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经审讯,二人对其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经查:2016年以来,该传销组织大肆对外宣传,“利物币”为德国磐石基金打造的4代虚拟货币,具有流通、保值的功能。投资人只需购买价值6000元人民币的“利物币”,即可激活网络矿机,矿机每日生产的“利物币”储存于投资人个人账户中。投资人可从中获取动态收益和静态收益,动态收益是以投资人发展下线人数为返利依据,静态收益为每隔一个固定时间获得部分固定收益。动态收益和静态收益的返利均为“利物币”,投资人需通过找上线兑换或卖给下线激活矿机套现为人民币。通过采取以上模式,该犯罪团伙共诱骗数千名群众参与传销。

目前,该案已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犯罪嫌疑人31名。

当天,会上还通报了2017年盐亭县局成功破获一起涉及四川、陕西、云南、贵州等20多个省市600多家企业的特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安州分局成功破获辖区首起网络传销犯罪案,移送审查起诉犯罪嫌疑人7名;以及市局经侦支队成功破获一起公安部督办的出售假美元案,收缴假美元30余万元,犯罪分子邱某某、余某某已被法院判刑等案件。

据悉,2017年绵阳市公安机关共破获各类经济犯罪案件168起,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经济犯罪嫌疑人488名,为群众挽回经济损失1.36亿余元,进一步规范了市场秩序,维护了广大群众的合法利益。

4月6号下午,南京市民张小姐,在和燕路武警医院门口,发现一个70多岁的老汉,自称是工地民工,售卖一个全是泥巴的砚台,张小姐发现,这个老汉正是两年前,骗她爸爸买了假古董的骗子,当即报了警。

民警赶到现场,卖砚台的老汉还在叫卖,老汉全身泥巴,一身民工打扮,面前摆着一个黄色安全帽,还有一个玉砚台,雕着龙,裹着泥巴。看到民警,张小姐说,就是这个老汉,两年前用假古董,骗了她爸爸1000元钱。

面对民警,老汉矢口否认自己在卖假古董骗人,但附近路人证实,跟老汉在一起的,还有两个托儿,刚刚看到民警已经跑了。而现场有几位市民说,他们当中也有人上当过。

为进一步调查,民警将老汉带到迈皋桥警务站,同时通知张小姐的父亲到警务站来。

在迈皋桥警务站,张小姐父亲说,就是这个老汉装可怜卖给自己假古董,没想到两年过去了还在这里行骗。而民警通过警务平台的记录得知,老汉姓殷,安徽人,今年已经70多岁,在过去两年里,多次在迈皋桥一带以假古董行骗。随后民警现场砸开殷某的古董,原来是塑料和石膏粉制作而成,是工艺品,本钱在15元左右。民警根据相关的治安处罚条例,对张某处以500元罚款。同时对殷某2名同伙进行追查。民警提醒,市民在路上遇到伪装成民工叫卖古董的,千万不要相信。

对于现在的家长来说,电话或其他网络社交平台,都是他们与校方沟通的重要手段。一方面,通过电话或社交平台进行沟通更加方便快捷,另一方面还能随时获知孩子的在校情况。但也正因这样非面对面的沟通,往往给不法分子可乘之机,他们冒充学校老师身份,以“学生受伤”、“培训费”等为诈骗由头,诱骗家长汇款或转账。对此,360手机卫士安全专家提醒广大家长,接到学校或老师来电时,首先要同老师和孩子本人取得联系,并多方查证核实对方言论,以免上当受骗。

不法分子假冒老师 各耍花招套路深

据媒体报道,近日,天津市连发三起身份冒充诈骗案件,骗子以学校体育老师的名义给家长打电话,并借由孩子受伤需向医院缴纳押金一事诈骗学生家长。

3月27日上午10点50,一位家长报警称,自己接到一通陌生来电,对方自称是学校体育老师,孩子因上课受伤被送往总医院急诊科治疗,情况紧急,所以要求家长立刻转账以向医院缴纳押金。随后,这位家长紧忙赶往总医院求证,才发现自己孩子并未住院,那通电话也是骗子设下的圈套。当天上午11点,另一位家长也接到了同样的电话,在同孩子和班主任联系无果后,及时向民警寻求帮助,最终也未陷入骗局。

不幸的是,当天下午仍有一位家长被这一犯罪团伙“套路”,爱子心切的家长听信骗子谎言,将4万元转入骗子账户中。这位家长在察觉到不对劲后拨打110求助,并在反诈中心帮助下,及时冻结住全部钱款,避免了损失。

“你是xx同学家长吗?我是教育部门工作人员,你的孩子可以领取生活补助金,请你将银行卡号以及身份证号发给我……”云南省昭通市警方提醒,学生家长接到这样的电话千万要小心,因为仅昭通市大关县本月已连续发生5起以“发放助学补贴”为由的诈骗案件。

3月15日,大关县翠华镇居民廖某接到一个归属地为四川成都的电话号码。对方自称是大关县教育局工作人员,要把孩子的营养餐补助打到银行卡上,要求廖某把银行卡号和身份证号发给他。廖某将银行卡号、身份证号、收到的验证码发给对方后,发现农业银行卡内的现金被对方通过支付宝转走2800元。

3月21日,翠华镇居民郑某接到一个自称是教育局老师的电话,说郑某儿子有学校的生活补助款要打到家长银行卡上,要求其提供身份证号、银行卡号等。郑某按对方要求做了后,发现银行卡上的22500元被人用支付宝转走。

类似事件还发生在大关县高桥镇、玉碗镇等地。目前,大关县公安局已立案侦查,相关工作正在进一步开展。警方提醒广大群众加强自身防范,接到类似电话千万不要轻易相信,应先向教育主管部门或学校咨询后再做决定,更不要随意将自己的银行卡号、身份证号及手机验证码提供给他人。

员工离职,企业拿不出劳动合同,被仲裁支付双倍工资差额。一宗看似顺理成章的员工“维权”案,却遭遇反转。近日,番禺区检察院办理了一宗诈骗案,批准逮捕了一名涉嫌通过劳动仲裁手段实施诈骗的女子。

企业拿不出合同吃哑巴亏

据检察机关介绍,2016年11月,李某(女,陕西人,现年25岁)通过招聘进入广州某服饰公司工作,任职招聘主管。2017年2月底,李某从该公司辞职。李某辞职后的第二天,该公司便接到劳动监察部门电话,告知李某提出要求该公司为其补缴社保及经济补偿要求。

2017年3月23日,该公司接到广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委”)邮寄送达的李某提出的劳动仲裁申请材料。李某以该公司未与其订立劳动合同为由,要求该公司支付其在公司工作期间的双倍工资差额。该公司随即翻查档案,发现本应存放在公司的李某等人事部门人员的档案全部“不翼而飞”,其中就包括有李某的劳动合同。其后仲裁委作出裁决支持了李某的请求,要求该公司一次性支付李某在公司工作期间因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1.4万余元。该公司随后向法院提起诉讼。

意外发现复印件证“清白”

到底有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成了案件的关键。2017年7月,广州市番禺区地税部门通知该公司补缴李某的社保费用。该公司在办理补缴手续时,发现地税部门保存了李某与该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复印件。经询问得知,该复印件正是由李某本人向地税部门投诉公司未为其缴纳社保时提交的,用以证明其与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该公司遂向公安机关报案。

经侦查发现,李某离职前,负责公司的人事档案管理和合同管理工作。李某正是利用负责合同管理工作之便利,离职前故意不与他人交接合同管理工作,导致该公司合同管理出现混乱,其于离职时趁乱将公司保存的其本人劳动合同“顺手牵羊”,隐瞒公司与自己已订立劳动合同的情况,而后通过劳动仲裁的方式骗取双倍工资赔偿。目前,涉案的李某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据福建省南平市公安局消息,该市警方近日破获一起特大电信网络诈骗案,涉案金额达5000余万元,一举摧毁6个犯罪窝点,抓获涉案人员116名。

2017年11月,南平市建瓯市警方获得线索:有人涉嫌利用开设网络公司进行诈骗犯罪活动。经初查发现,位于建瓯的福建永欣商品经营有限公司表面上是从事贵金属、原油、期货等大宗商品交易的网络公司,实际上以此为“幌子”实施诈骗。
南平警方抽调精干力量组成专案组。经进一步侦查发现,该犯罪团伙不仅在建瓯开设公司,而且在厦门、三明及安徽合肥等地设此类公司,主要雇佣青年男女利用微信等网络社交软件,在网上冒充“白富美”,利用网络软件将虚拟身份定位在高档住宅小区或高消费场所周围,添加“附近的人”为好友,通过公司制作的统一“剧本”和对方聊天,逐步诱导对方在网上平台参与大宗商品交易开户和交易操作。

据办案民警介绍,该平台实为诈骗团伙非法私自搭建的封闭系统,犯罪嫌疑人通过后台控制客户的交易,表面上从中赚取交易佣金,还暗中控制平台后台数据决定客户输赢,操纵客户交易行情诈骗本金。经初步统计,该诈骗团伙涉案金额达5000余万元。

经侦查,专案组逐步查清了该诈骗团伙的组织结构,以及6个窝点、100余名主要犯罪嫌疑人的情况和活动轨迹。1月9日,南平警方出动230余名警力,分赴厦门、三明、合肥等地开展统一抓捕行动,抓获彭某等犯罪嫌疑人116名,查获涉案手机254台、电脑195台。

抓捕现场警方起获大量假电脑及手机、电话卡

以“女生低价转让电脑”为由,在网上二手交易市场上发布信息,将购买者约到一个没有网络的地方进行交易,而这些笔记本电脑其实是花一两百元收购来的废品,并翻新外观、利用盗版软件刷高配置显示。近日,海淀警方一举打掉三个利用假电脑诈骗的团伙,涉案金额达数十万元,初步核案40余起。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该案系全市首例假电脑诈骗案,区别于以往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的案件。

二手电脑买回后几乎无法使用

2017年以来,海淀公安分局西三旗派出所陆续接到多人报案称,在网上购买二手电脑时被骗。而几位受害者的被骗经历极其相似,多为大学生及公司职员,均是在二手物品交易网站上选购电脑时落入了骗局。

这个二手物品交易网站多以“女生低价转让”,“分手了低价转让”为标题出售电脑,但电脑的售价远低于市价。受害者联系卖家后,卖家要求见面交易,而且在验货时所展示的都是几近崭新的电脑。随后,卖家当着受害者的面,打开电脑里所装的系统检测软件,所显示的电脑配置同网上发布的一样。

当受害者回家后将电脑联网使用后,发现电脑运行速度极慢,并不像高配置所应匹配的运行速度,而且有的根本无法使用。自行上网进行配置检测后,显示的配置数据让受害者大跌眼镜,之前卖家自称的高配置变成了已被淘汰的低配置,这时再与卖家联系,对方的电话早已关机。

去年全市接类似警情百余起

西三旗派出所立即将此情况上报分局,海淀公安分局经研究会商发现,自2017年1月以来,全市已接报类似警情百余起,立即决定组织刑侦支队、网安大队、西三旗派出所和清河派出所等部门联合成立专案组,共同开展侦查工作。

专案组民警结合受害者描述情况,通过调取案发现场周边监控,细致走访,初步发现该案系团伙作案。经调查,大部分受害者被骗金额集中在1300元至2000元不等,最多的被骗13000元。专案组通过寻找嫌疑人作案后的逃跑轨迹,逐渐扩大了团伙人员数量,并且摸清了各嫌疑人的落脚点。

经过近三个月的侦查,专案组决定在1月12日凌晨开展收网行动,100余名警力分别前往20个抓捕点,实施统一抓捕。在这次行动中,警方一举抓获了以程某、程某某、李某等人为首的三个犯罪团伙,现场起获涉案电脑、手机等电子设备近千台,同时还有假冒的发票、电脑保修单等材料。

32人涉诈骗罪被刑事拘留

据其中一个犯罪团伙的主要嫌疑人程某交代,自己曾做过回收维修电脑的生意,懂得一些电脑技术,后来想着这样能够赚钱,便找到了一名回收废品的人员,长期以低于200元的价格专门收购某品牌固定型号的笔记本电脑,然后自己将外部包装翻新,贴上新的商标并压好膜,使电脑看起来像全新的一样,此后再利用配置检测软件将电脑配置显示提高,这样一台“全新高配”电脑就形成了。

为了把“高配电脑”卖出去,程某让其女儿程某某在各大二手网站上发布消息,以高配低价作为诱惑吸引买家,但要求必须见面交易,交易地点选在没有互联网的地方,为的就是担心电脑一旦联网,假的数值就会被揭穿。当他们在网上与买家谈好后,再由一名骑手带着专门负责交易的人到约好地点与买家进行交易,由骑手在周边望风,交易成功后立即离开。

当网站的账号被举报之后,嫌疑人程某某再通过新的手机号进行注册,继续在网上发布消息。每次交易成功后,交易者和骑手可获得100元的酬劳,其余的钱程某某再和其父亲程某瓜分。另外两个团伙的作案手段亦是如此。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该案系全市首例假电脑诈骗案。该案中,团伙大量虚构事实,引诱购买者购买,团伙分工明确,组织严密,区别于以往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的案件。
目前,嫌疑人程某、程某某、李某等32人因涉嫌诈骗罪被海淀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审查中。

文/本报记者 匡小颖 供图/警方

 

32岁的陈一川患有尿毒症,需要定期去医院透析治疗,高额的治疗费用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2015年底,陈一川听病友说,帮那些诈骗的人提取诈骗款可以赚钱,于是经人介绍,他开始帮人提取诈骗的赃款。

2016年,陈一川因涉嫌诈骗罪被北京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由于身体状况不适合羁押被取保候审。“回到江苏之后,我的名气变大了,很多诈骗的人找到我帮他们取钱”,由于“业务”越做越大,陈一川一个人忙不过来,先后找来蔡国防(另案处理)、张丽珍、吴景辉三位尿毒症病友帮忙,“这样我们一个小团队就正式运转起来了”。

陈一川专门负责联系“客户”,问清对方的诈骗类型,谈好取款提成,蔡国防协助陈一川联系“客户”,张丽珍和吴景辉负责取款、记账、送钱给“客户”,“帮贷款诈骗的取款提成10个点,帮扫码诈骗的取款提成8个点,帮网络赌博诈骗的取款提成9个点”。
由于经常一天帮人取款高达十几万元,有些银行卡限定每天的取现数额,为了满足“客户”取款需求,陈一川“团队”专门购买了两台POS机、一台点钞机,还办理了三十几张银行卡。上线电话通知钱已到账后,陈一川用POS机将“客户”银行卡中的钱刷到POS机绑定的银行卡中,再用手机转账到张丽珍的银行卡里,让后者去自动取款机取出赃款。

2017年9月,陈一川接到一单“生意”,对方要求其帮助提取赃款。经过了解,陈一川得知对方通过冒充顾客点餐,骗取商户支付宝的付款码,将商户支付宝内的钱转走。后陈一川按照他们一贯的方式帮助对方取款,两个月时间取款17次,数额达20多万元。

陈一川交代,他知道患有尿毒症的人要透析,不适宜羁押,被司法机关抓起来也会取保候审,判了刑也多是监外执行,所以他专门拉尿毒症病友一起帮人提取诈骗赃款。

但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2018年1月9日,陈一川、李丽珍、吴景辉被江苏省盐城市盐都区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

新华社重庆12月31日消息,记者从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了解到,近日当地警方成功破获一起以贷款为名实施诈骗的特大电信网络诈骗案,全国各地1000多人被骗,涉案金额2000多万元。

警方称,这是一个以零首付购车或贷款为名,诱使受害人缴纳开卡费、激活费等费用的骗局。警方举例,受害人牟先生近期急需周转资金,通过网友季某介绍,他办理了一家名为“环球财富公司”的“环球财富卡”。季某告诉牟先生,这张卡不需要任何抵押就可享受零首付购车,或者申请3万到10万元贷款,如期还款后还能继续申请20万元贷款。

牟先生向季某缴纳了4800元制卡费和激活费,但收到卡后因“资料审核未通过”,又交了1000元资料包装费。可是几次下来,牟先生贷款仍然失败,季某随即将1000元返还给牟先生,并“贴心”支招:在“环球财富公司”的购物网站上购买黄金十二生肖吊饰,然后套现。

重庆破获特大网络诈骗案:5千元金饰含金量只有1克民警查获的作案工具。 警方供图
牟先生以为碰上了“热心人”,于是又花费5220元买了两套。不过当他拿着吊饰到一家金店套现出售时,却被店员告知,这些标榜千足金的吊饰黄金含量只有1克多,最多价值800元。此时,牟先生才意识到自己被骗并报警。

重庆警方在掌握了犯罪团伙的作案证据后,迅速锁定犯罪团伙藏身天津,随即赶赴天津,一举打掉该诈骗团伙,抓获10名犯罪嫌疑人。

办案民警分析,这是一种新型电信网络诈骗手法,犯罪嫌疑人分工明确,不仅注册了公司、制作了精美的网页,还标榜与众多汽车公司和金融单位有长期合作关系,设下环环相扣的圈套,致使受害人上当。警方提醒,面对网络贷款,一定要注意在线下核实贷款公司身份是否真实,不可轻信网络上的各种“贴心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