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

        僧人释法度,黄龙人。南济初年,云游于金陵。高士齐郡、名僧绍,隐居于琅琊的摄山,敬慕释法度上人的清明真纯,以师友相待、他去世的时候,将自己居住的摄山上的宅院、施舍出来作为栖霞寺院。
        在这之前,有个道士想把寺院的地方作为道观,结果是谁住在这里谁就死。后来这个地方作为佛寺,仍有许多令人恐惧的现象发生。后来自从法度住在这里之后,各种妖怪都平息了。过了一年多,忽然听到人马鼓角之声,顿见一人跑过来投名片拜见在法度面前,自称“靳尚”。法度叫他靠近些。靳尚的相貌非常闲雅、随从的人也很多。他向法度致敬之后,便说道:“我们占有此山七百多年了、神仙道士有法术.他物不能侵犯。至于前一辈与后一辈互相转换托生的事,恐怕不是真实的,之所以死于疾病的人相继出现,这也是他们的命运该当如此、法师您乃是道德所归,现仅以此山泰送给您、并且,我本人愿意接受佛教五戒。与佛教永结未来之缘”。法度上人说“人与神仙所信奉的道理不一样,不能委屈哪一方服从对方,况且施主您是讲究以血肉食品当作祭礼的、这是佛门五戒之中最为禁忌的”。靳尚说:“如有祭品设在门前,我就首先去掉杀牲之物”。于是告辞而去。第二天,有个人送来一万个钱,还有香烛之类,上面注明“弟子靳尚泰供”。到了这个月的十五日那天,法度为他举办法会,靳尚来到后、与众僧一起礼拜行道、受完斋戒就走了。
       后来摄山庙里的人梦见神仙告诉他说“我已经在法度法师门下受戒了,今后祭祀时不要杀戮生灵了”。从此,摄山庙里的祭品只有菜蔬饭食之类,再无荤腥之物。
        末法时代,妖邪骗子横行,以邪知邪见愚弄众生。为了提高学佛行人的鉴别能力,树立学佛修行的正知正见,能早日皈依到第三世多杰羌佛之如来正法而修行,笔者特从出汉地佛教史料中,发掘出最初到中国弘扬如来正法的高僧、圣僧们的足迹、圣迹,汇编成《历代高僧传》以连载的方式陆续发表。旨在以历史之法水浇当今末法之块垒,让广大的有缘的信众,能认识什么是真正的如来正法、什么是佛法的本来面目,祈愿法界众生能早已消除业障增长福慧,珍惜古佛住世的无上因缘,发心听闻修学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来正法,早日成就解脱。
作者:介子

男子通过网聊结识多名单身女性,故意包装自己为家境富足的“成功人士”,“恋爱”期间骗取多名女性共计约1200万元。近日,西城警方将涉嫌诈骗的嫌疑人郭某某抓获归案。

陶然亭派出所接李女士报案称,去年5月以来,郭某某以谈恋爱结婚为名骗取信任,先后骗取其200余万元现金后失去联系。民警查明,李女士通过微信认识54岁的北京人郭某某,随后,郭某某开始追求李女士,二人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同年6月,郭某某以要马上交购房尾款为由,向李女士借款180万元,后又于8月以装修所购住房需用钱为由向李女士借42万元。随后,郭某某以各种理由拒不还款,

       唐高宗武德年间,终南山的宣律师修习佛法严守戒律,感动了天上的韦将军等十二人自天而降,卫护在他的身旁。当时有位法琳道人既喝酒又吃肉,交游也不择对象和场合,芸至有老婆孩子。律师住在城里,法琳去看望他,律师并不以礼相待。
    南天王子对律师说:“你认为自己是怎样的人?”律师说:“我是圣人”。王子说:“师父还不算圣人,只是遵奉佛教四谛修行达到’寂无为乐’境界的人而已,可法琳上人才称得上是圣人”。律师说:“他这样破坏戒律,怎么能称得上是圣人”?王子说:“他的菩萨地位,不是师父所能理解的,但他再来的时候师父一定要善待他”。律师于是改变了对他的看法。后来法琳喝醉了酒,突然来到律师住处,进门就坐到律师的床上,呕吐在床前,气味非常难闻,但律师不敢嫌恶他。他又自己伸手抓了一把施主捐赠的功德钱,放在袖筒里就走了。出门就用这些钱买酒买肉,花完了再来拿,律师见了就给他。
  后来,唐高祖采纳一个道士(博奕)的进言,要废除佛教。法琳上人与各位道士展开辩论,这位攻击佛教的道士终于服输。并且法琳不怕冒犯唐高宗的龙颜,为维护佛法据理力争。佛法在那个时代得以保全,主要是靠了法琳上人的全力护持。至尊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时,所说佛门公案中不为常人所理解的护法菩萨,指的不就是法琳上人这样的圣德吗?
    末法时代,妖邪骗子横行,以邪知邪见愚弄众生。为了提高学佛行人的鉴别能力,树立学佛修行的正知正见,能早日皈依到第三世多杰羌佛之如来正法而修行,笔者特从出汉地佛教史料中,发掘出最初到中国弘扬如来正法的高僧、圣僧们的足迹、圣迹,汇编成《历代高僧传》以连载的方式陆续发表。旨在以历史之法水浇当今末法之块垒,让广大的有缘的信众,能认识什么是真正的如来正法、什么是佛法的本来面目,祈愿法界众生能早已消除业障增长福慧,珍惜古佛住世的无上因缘,发心听闻修学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来正法,早日成就解脱。
           作者:介子

南梁末年扬州有个通公道人,不知他姓什么。也没有固定的居住场所。说话颠狂怪诞,然而预言缕缕应验。既饮酒又吃肉,整天在民间游荡侯景非常信服他。
扬州未被侯景攻陷时,他就拾了无数死鱼头,堆放在西明门外,又该了许多青草与荆棘裁在市区内。侯景渡过长江后,首先屠杀了东门百姓,后来全城的百姓都被杀光了。并把砍下的头颅堆置在西明门外,当作景观。扬州城内市区破落,一片荒芜。通公说:侯景做孽必得报应。侯景恨他,又惧于他不是平常人,不敢加害于他,暗中派了一员叫于子悦的小将带领四名武士去监视他。侯景对于子悦说:“他若知道是去杀他,就不要杀害他如果不知道,就偷偷地捉住他。”于子悦让四名武士守候在门外,自己进去见通公。通公脱下衣服正在烤火,他冲着于子悦说:“你是来杀我的。我是何许人?你竟敢杀我!”于子悦急忙施礼拜道:“不敢!”于是跑回去报告了侯景。侯景只好向他赔礼道歉,一直不取害他。
侯景后来在宴会上召见通公,通公夹起一块肉捏上一把盐,送给侯景,问道:“好不好吃?”侯景说:“太咸了!”通公则说:“不咸就会腐烂。”等到侯景死后几天,众人将许多盐放在他的肚子里,把尸体送到建康市内,百姓争着割肉片作汤吃,把他的尸体全吃光了。后来通公不知到什么地才去了。
末法时代,妖邪骗子横行,以邪知邪见愚弄众生。为了提高学佛行人的鉴别能力,树立学佛修行的正知正见,能早日皈依到第三世多杰羌佛之如来正法而修行,笔者特从出汉地佛教史料中,发掘出最初到中国弘扬如来正法的高僧、圣僧们的足迹、圣迹,汇编成《历代高僧传》以连载的方式陆续发表。旨在以历史之法水浇当今末法之块垒,让广大的有缘的信众,能认识什么是真正的如来正法、什么是佛法的本来面目,祈愿法界众生能早已消除业障增长福慧,珍惜古佛住世的无上因缘,发心听闻修学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来正法,早日成就解脱。
作者:介子

上世纪70年代的中国,至少有上亿人听说过英籍女作家韩素音的名字。韩素音,原名周光瑚,1917年9月12日生于中国河南信阳,父亲是一位早年留学西方的中国工程师,母亲是比利时人。她在中国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成年后分别在燕京大学和布鲁塞尔大学学医。1952年,她根据自己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经历创作的英文小说《瑰宝》在西方引起关注,奠定了她在世界文坛的地位。小说被好莱坞改编成电影《生死恋》,1956年获得三项奥斯卡奖。该书直到半个世纪后才被翻译到中国,使中国读者感受到她文学作品的价值与魅力。韩素音一生中,与世界各国的元首、精神领袖有着奇特的缘分。
20世纪,韩素音以其世界级作家的特殊身份,使她有机会与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伟人有过频繁的交往。她创作的40余部作品大多取材于二十世纪中国的历史和社会生活,除了她的自传体小说外,还有《赤潮.毛泽东与中国革命》《周恩来与他的世纪》、《中国,2001年》等。1996年,她被中国对外友协授予“中国人民友好使者”称号。作为友好人士、采访作家,关于她的报道和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人的照片不时出现在官方报纸上。她曾多次访问中国,是毛主席和周总理的传记作者,她还担任过周恩来和法国总统戴高乐的特使,为后来引爆世界的中法建交,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些几乎是世人皆知的史实,然而,韩素音女士与中国大陆的一位旷世巨德的因缘却鲜为人知。
韩素音说:“我的一生将永远在两个相反的方向之间奔跑:离开爱,奔向爱;离开中国,奔向中国。这是她对自己一生的精彩提炼。这位世界级的作家,生前她不断的往来于中国大陆。在她热爱的这片土地上,她以非同寻常的文化胸襟与眼光,在东方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发现挖掘着具有崇高思想的特殊人才,她坚信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一定有令西方人刮目相看的旷世奇人存在。
1982年2月中旬,韩素音同她的丈夫卢文星先生,来到了向往日久的中国四川来与家人团聚,共渡新春佳节!这是新中国成立后,他第一次回四川过传统的中国年。故園的变化,欢乐的聚会,使她心中充满了亲切和温暖之情。作为职业作家,她虽然表面上善解人意的与亲人友人们攀谈着,内心深处却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的一切人文信息。很快在一次画展中,她以犀利的眼光发现了一位才气超凡的青年艺术家。
在四川文殊院参观时,在即将展出的画廊中,她看到了一张令自己怦然心动的画,画得是一幅气势恢宏雄鹰,她很赏识这幅作品,极想收藏这幅佳作,可惜由于还没有开展未能如愿。后来 主持画展的同志,把这件事告知了这位青年画家,画家听后二话没说决定立即赶画了两幅作品:一幅是她倾心的《雄鹰图》,另一幅是抽象风格的《白梅图》赠送给中国人民的诚挚朋友。韩素音接到这两件赠品时激动万分,女作家和青年画家一见如故,她们从中国画坛的各种风格谈到中国艺术各种流派,又从艺术家的成就谈到到各自的爱好……后来,她又订购青年画家的两幅作品,作为最心爱的礼品,赠送她的好朋友——印度总理英.甘地夫人。一位举世文明的大作家同一位正在崛起中的旷古才俊的友谊就这样开始了……
韩素音女士和青年画家一见如故。青年画家对艺术以及宇宙人生的阐述,令韩素音似乎进入了一个博大浩瀚的精神世界,一时间她被震撼了。这位平时同各国元首领袖平起平坐的世界级作家,简直不敢相信中国大陆上竟然有这样的英才、如此年轻却有如此崇高圣洁的道德境界。敬佩之余她为自己的故土上、能有如此的德人倍感欣慰……
11年后,韩素音女士谈起这段珍贵记忆时,是这样叙述的“…那时大师居住在四川省新都县一座著名的佛教寺庙宝光寺附近。我是第一位有幸看到他绘画作品并立即肯定他的才干的人,他在绘画作品中表现的技巧及其刚柔相济的风格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知识面较宽,情趣广泛。除了绘画他还从事某些中草药的研制工作。他在医药方面的兴趣主要是因为他的父亲曾经是一位著名的中医学家。此外,他还尝试改进一种宫廷御品名茶并将其投入市场销售。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在最近两年中他一直致力于完成一部大作,试图创立一种新的人生哲学。其哲理是基于佛教和人生宇宙的真谛。此后,他创作了一些得到国际上公认的名画。他绘制的佛教僧侣组画。在日本和新加坡都得到了高度的评价。他的成就也在美国得到承认,于1987年成为美国中华文化艺术研究院的教授。并且他还是北京中国社会福利教科文中心国画研究会的会长。我认为他的确是一位杰出的艺术家,并坚信他对知识执着的追求将使他取得更大的成绩。”
行文至此,大家一定想知道当年的这位被韩素音女士如此敬重青年艺术家是谁?他具有什么样的人生成就令韩素音女士对他如此敬佩?他就是当今世界最有真才实学的一代巨德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近代最富盛名的大学者。世界诗人文化大会四十八国及地区五六一二位专家学者,依据他在佛教、佛学、佛法、人文科学、书画艺术的非凡成就及伦理道德的崇高境界,评选他为全世界唯一的“特级国际大师”,正式下达评选决议并致函中华人民共和国,于一九九四年九月十五日在匈牙利公布。大师证件由国际奥委会主席萨玛兰奇等签字。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学识渊博,德品崇高,为中国和美国的文化交流作出卓越贡献,鉴于此,政府代表人民的意愿,修建了义云高大师馆。这是中国唯一由一级政府修建、为世界文化学术机构首肯的、正式列入国家行政编制的世界上第一座大师馆。2008年,名闻遐迩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被世界上各大佛教领袖们祝贺认证为第三世多杰羌佛。

2017年9月25日
天籁鸣

 

末法时代,妖邪骗子横行,以邪知邪见愚弄众生。为了提高学佛行人的鉴别能力,特从出汉地佛教史料中,发掘出最初到中国弘扬如来正法的高僧、圣僧们的足迹、圣迹,汇编成《历代高僧传》以连载的方式陆续发表。旨在以历史的水杯浇当今的块垒,让广大的有缘的信众,能正确的认识什么是真正的佛法的本来面目,祈愿法界众生能早已消除业障增长福慧,珍惜古佛住世的无上因缘,发心听闻修学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来正法,早日成就解脱。

会稽临海寺有个高僧,常常听人说扬州城里有个宝志公,语言颠狂,放纵自在,这位高僧说:“一定是狐狸的鬼魅。我要到扬州都城去,找一只猎狗把他赶跑。”他乘上快船下海,直奔浦口。正要沿着长江往西行驶时,小船忽然被大风鼓荡起来,他心里知道是在往东南方向漂荡,过了六七天才漂到一座海岛上。远远望见前面有一座用金箔装饰的寺塔,高耸入云,他便顺着跑去。走到寺庙前一看,只见庭院与庙宇精美壮丽,到处是芳香的鲜花,有五六个僧人,都有三十来岁,个个容貌秀美,都穿着圆领乔色袈裟,正依在门前树技下谈话。高僧说:“我要到扬州都城去,被大风飘荡到此处,不知你们这里是什么州什么国。如今四面环海,恐怕再也见不到自己的故乡了。”那几个答道“真要去扬州,即刻便能到。现在有封信托你捎到钟山寺西排南头第二间僧房,送给一个黄头发的人。”高僧便闭上两眼坐在船上,等风声休止时睁开眼一看,果然像那几个僧人所说的,不知不觉间便到了西海岸。往里行驶几十里,来到扬州。他径直去钟山寺访向,

都说没有黄头发的。他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有人报告说:“西排南头第二间房子,住的是疯子道人宝志公。他虽说分配在这座寺院,但总在都城的热闹地方,一百天也不回来一趟。那间房子空无一人。”正在他问答的时候,谁也没发觉宝志公已经来到寺庙的厨房里。他在外面喝醉了,回来要饭吃。别人因为已经开过饭,太晚了,没有给他,他就跳起来恶骂。这边的僧人听说后,打发小和尚绕到厨房旁边,随便地喊着“黄头发”宝志公听到后忽然说“谁在叫我了”即追小和尚来到僧人跟前,对他说:“你发誓要找猎狗捉我,为什么空手来了?”高僧知道他不是寻常人对他行礼表示忏悔,把书信交给了他。宝志看完书信说:“方丈道人召唤我,不用多久我也该自行回去。”宝志屈指一算,又说某月某日就去,便不再与这位高僧说话。众人只记得他说某月某日。天监十三年冬天,宝志公在台城后面堂里对别人说:“菩萨要走了”不到十天,他就无病而死。尸体柔软兼有香味,容貌自然和悦。临死前,他点上一支蜡烛,交给了后屋的守门人吴庆,吴庆立即奏禀了皇帝,粱武帝叹道。大师不再留在人间了。给你烛的用意,是要你把后事嘱与我啊。于是厚加殡葬。遗体安葬在钟山独龙岗上,仍在墓地建立开善寺,敕令在坟前制作墓志铭,王筠在寺门内刻写碑文,并在各处传布其遗像。宝志开始显露神奇形迹时,约有五六十岁,直到临终也不见衰老,实在看不出究竟有多大年纪。有个叫佘捷的道人,住在京都九日台的北面,自称是宝志的姑舅表弟,比宝志小四岁,推算起来。宝志死时该有九十七岁了。后魏也有个称作,宝公的僧人,不知老家是什么地方的,相貌很丑陋,知识极通达,能通晓过去和预见未来三代的事。

说的话像谶言符咒,无法理解,事后则被证明句句属实。胡太后问他世事的结局怎样,宝公抓一把米给鸡,嘴里发出。朱朱。的唤鸡声,当时人们都不解其意。到了建义元年(公元528年),胡太后被尔朱荣杀害,这才验证了。朱朱杉是有所指的。当时有个洛阳人叫赵法和,请宝公占卜什么时候能有爵位!宝公说。大竹箭,不用羽,东厢屋,急手作。当时谁也不懂是什么意思。过了二个多月雀法和的父亲死了,所谓钚大竹箭”者,是指服父丧所用的粗竹板,“东厢屋”者,是在中门东侧搭制的守丧的房子。当初宝志公所作的十三字歌诀,被说中了。这个宝志公与江南那个宝志公,尚未查明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末法时代,妖邪骗子横行,以邪知邪见愚弄众生。为了提高学佛行人的鉴别能力,特从出汉地佛教史料中,发掘出最初到中国弘扬如来正法的高僧、圣僧们的足迹、圣迹,汇成《中国历代高僧传》以连载的方式陆续发表。旨在以历史的水杯浇当今的块垒,让广大的有缘的信众,能正确的认识什么是真正的佛法的本来面目,祈愿法界众生能早已消除业障增长福慧,珍惜古佛住世的无上因缘,发心听闻修学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来正法,早日成就解脱。

 

南梁鄱阳忠烈王曾经硬把宝志公弄到自己的府第,宝志突然急急忙忙地让人寻找荆子,找到之后,他放在了门上,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不久,忠烈王出任为荆州刺史。宝志公的先见之明,像这次一样的,并非一次两次。宝志平常大都住在兴皇与净名这两座寺院里,南朝梁武帝即位后颁下诏书说:“宝志公虽然身处世俗凡尘之中,却能神游于幽远无极之境,水火不能使其焦湿,蛇虎不能使其惧怕。论其佛理造诣则声誉无比,论其隐居韬晦之志则道行高绝。·岂能以对待俗士凡情之举,白白将他拘束限制,愚蠢鄙陋,竟至如此!从今以后,准其自由出入,不得再行限制。”宝志自此常常出入于皇宫,经常出现在台城里。他与梁武帝对面坐在一起吃鱼肉,昭明等各位王子都特立在旁边,吃完之后,武帝说:“我有二十多年吃不出鱼的味道来了,师父有何高见?宝志公便从嘴里吐出一条小鱼来,鳞鱼尾都完好清晰,武帝见了深感惊异。天监五年冬,天大早,各种祀祭方式都用到了,也没求下雨来。宝志忽然启奏皇帝道。我现在患病未愈。我来告诉官府求雨活命的办法:“让戒行清净的僧人法云宣讲了《胜鬓经》。“于是梁武帝立即让僧人法云讲《胜鬓经》,夜间便下起了大雨。宝志公又说:“须用一盆水,上面放一把刀。”一会儿大雨普降,高处与低洼处都浇得透透的,梁武帝曾经询问宝志公道:“弟子的烦忧困惑尚未解除,用什么办法根治呢?”答道“”十二”。明白人以为他说的是“十二因缘”是根治困惑的良药。又问他“十二”的含义是什么,答道“在书字时节刻漏中。”明白人以为他说的是“写在十二个时辰之中。”又问他“弟子什么时候能够静心修习。”他答道”安乐禁”明白人以    为“禁”者“止”也,到了“安乐”的时候,也就可以停止了。后来,法云在华林寺讲说《法华经》,讲到“假使黑风”处,宝志公突然他“有”与“无”的问题。

 

法云答道:世俗之谛自然是’有'(即存在),第一义的真谛则为’无(即一切皆空)宝志公与他往复几次进行辩难,然后笑道。若说体相是假有,这也不可解悟,很难解悟。所谓’假使黑风’,辞旨实属隐晦。其他地方也都与此类似。有个叫陈征虏的,全家人都对宝志十分热情,宝志公曾为他显示过自己的真面目,形相光泽像菩萨的塑像一样。宝志在世上出名显奇共四十多年,崇敬信奉他的男男女女不计其数,但他喜欢用小便洗濯头发,俗众与僧人暗中都有讥笑他的。宝志也知道许多僧人仍然喝酒吃肉,当讥笑他的人自己却喝酒吃猪肚时,宝志愤怒地质问他们道:“你们讥笑我用尿洗头,那你们为什么吃装猪粪的袋子呢?”讥笑他的人惧怕他,并且自感惭愧而佩服他了。晋安王萧纲刚出生的时候,梁武帝(萧衍)派人询问宝志公,宝志公合起两只手掌来说:“皇子诞生了,好得很l然而冤家也出世了。”后来推算年月日,萧纲与侯景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

 

释宝志,世称宝志公俗姓朱,金城人。少年出家。住江东道林寺,修习禅学。南朝宋太始初年,忽然像入了魔一样,居止无定处,饮食无定时,蓄起头发长有几寸,常常赤着脚在大街小巷里走路。拿着一根锡杖,杖头上桂着剪刀与镜子,或者挂着一两片丝布。南朝齐建元年间,逐渐显示出奇异之处。可以一连几天不吃饭,跟别人说的话,人们开始很难理解其含义,事后其所预言之事都被事实所验证。时常作诗,但言辞像谶言咒语一样。

 

江东的人士与俗民百姓,虽然都对宝志公敬重又加。但是齐武帝说他迷惑众生,将他收监于建康。第二天,有人见他在市区内游逛,回到监狱里一看,宝志公却仍然在牢房里,宝志公对狱卒说:“门外有两驾车子给我送饭来了,用金钵子装着饭,你可去给我拿来。”说完,果然齐王的文惠太子、齐陵王子良一块儿来给宝志公送饭来了。建康县令吕文显将此事上奏武帝、武帝便把宝志公接到了宫里,让他住在皇官后院的厅房里、这里暂时停止了内部宴乐活动,宝志公也可以像别一样随意出入。后来,景阳山上还有个宝志公与七个僧人在一起。武帝大怒,派人去检查宝志公的住处,守门人报告说,宝志公不出门有好长时间了。当时僧人法献打算赠给宝志公一件衣服,便派人到龙光寺和田宾寺找他,两个寺庙的人都说他昨晚上住宿在寺里,刚刚走了。又到他常去的侯伯家寻找,侯伯说:“宝志公昨天在这里行道,早上睡眠还没醒呢。”此人回去把打听到的情况告诉了法献,法献才知道宝志公昨晚上分身在三处住宿,宝志公常常在隆冬数九光着身子走路,出家道人宝亮想要送给他一件和尚穿的衣服,没等开口,宝志公突然到来、伸手拿过那件衣服就走了。后来宝志公加持齐武帝以神力,让他在地下见到了父王齐高帝,让他在地下备尝锥扎刀割之苦,武帝从此永远废除了锥刀之苦刑。一次,武帝在华林园召见宝志公,宝志帯着三层布帽来见。不久武帝死,文惠太子及豫章王三人相继死去,人们恍然醒悟宝志公戴着三层帽子的含义。

 

永明年间,宝志公经常住在东官的后厅。一天黎明,他从大门出入时,忽然说道:“门槛上的血能弄脏衣服。”于是提着衣服跨了过去。等到郁林事变皇帝被害时,车驾载着人从这里出去,皇帝脖子上的血流到门槛上许多。南齐卫尉胡谐患了病,派人请宝志,宝志解释说:“明天”结果没有去。这天胡谐死了,用车载着尸体回了家。这时人们才明白宝志说的明天,是指明天尸体被载着出去。南朝齐太尉司马殷齐之跟随陈显达去镇守江州,临行前向宝志辞别,宝志在纸上画了棵树,树上有鸟,告诉他说:“急难之时可以登上这棵树。”后来陈显达背叛朝廷,留下殷齐之镇守泽州,殷齐之叛逃进了庐山。有人骑马追了上来,眼看就要追到跟前了,殷齐之见林中有一棵树,树上有鸟,跟宝志所画的几乎一模一样。他顿时省悟,急忙爬到了树上,树上的鸟没有一只飞走。追的人看到树上有鸟,便以为树上不会有人,于是就回去了。结果,殷齐之就这样逃脱脱了。南朝文屯骑、桑偃想要谋反朝廷,他去看望宝志,宝志远远地看见他就跑丁,边跑边大喊道:“要围台城,想反叛,砍头破肚。“过了十来天叛乱终于发生,桑偃叛逃去了朱方,被人捉住,果然被砍头破肚。

 

看了宝志公在人间行化的这些个圣迹,再看看当下社会上名头显赫的大法王、大法师,除了只会讲空头理论以外,佛经上记载的本应具备的师资道量却一点也没有不说,并且还反过来诽谤佛法僧之圣迹的存在;公然反对至尊的第三世多杰羌佛对错误法义的匡正。以反对佛法神通的存在,来掩饰自己凡夫充圣的丑陋本质,真是不知羞耻佛门败类。

揭骗网
唐朝元和年间,在吴地有个叫齐君房的书生。他自幼家境贫苦,虽然勤奋学习,但是能熟记的却很少。成年以后,尽管写了一些文章,但没有什么新颖的地方。所以经常挨冻受饿,流落于吴楚一带。他经常拿一些自己创作的四五六七言诗词去攀附于人,但多半不被当权者赏识。虽然偶尔也能换来几文赏钱,但从来没有积攒下银两。即便口袋中有些积蓄,也还刚满一串,就必会得病。等到把积蓄的钱用光了,病也就好了。
元和初年,他漫游钱塘江。这时正值灾荒年,官府却趁机搜到钱财。因此,他投奔十几个人也遇不到一个接待他的,只好每天到佛寺去讨早饭吃。有一天,他刚走到孤山寺西面,已经饿得受不了了,无法继续赶路,只好面对江水哭泣流泪,悲痛地呻吟。过了一会,有个天竺僧人从西面走来,也面对着大江坐下。然后转过头对齐君房笑着说:“法师,尝到在外流浪的滋味了吧?”齐君房答到:“唉!流浪的滋味是已经尝够了,可你称我‘法师’却太荒诞了。“天竺僧人说。你不记得在洛中同德寺讲《法华经》的事情了吗?”齐君房说我活了四五十岁,只漫游往返于吴楚之间,从来没有渡过长江,又怎能有到过洛中一说呢。”僧人说:“你现在正被饥饿所困厄,没有时间来回忆以前的事情。“说着便伸手去口袋中搜出一枚象拳头那么大的红枣来,对齐君房说:“你吃下它,就可知道过去和未来的事情了,岂止生前的事呢。”齐君房饿极了,从天竺僧人手中把枣拿过来就吃了下去。吃完后,觉得口中非常干渴,就到泉边捧起泉水喝起来。喝完水后,打呵欠,伸懒腰,感到非常困倦,头枕着石头就睡着了。
不一会儿,睡醒了。醒来后他忽然记起了在同德寺讲《法华经》一事,并且就象发生在昨天一样。于是他流着眼泪向天竺僧人施礼问道:“震和尚如今在哪里?”天竺僧人说:“他修学佛法还没有彻悟,再度到蜀地做和尚修行去了。现在尘缘已断。”齐君房又问:“神上人现在何处?”天竺僧人回答说:“以前的心愿未能了却,今又做了法师。”“悟法师在哪?”回答说:“还记得他在香山寺石像前玩笑间许下的大愿吗?他说:‘假若不能达到了悟无上菩提的境界,就要成为有权势的将相’,前不久听说他已经做了大将军了,当时我们五个云游僧人,唯独我得以解脱。不过我们五个人中,只有你还处在饥饿潦倒之中啊。”齐君房流着泪说。我四十多年来,每天只吃一顿饭,三十多年只有一件粗布衣服。人世间之俗事,早就想了断干净。为什么总是不能功德圆满反而受难到现在呢。?天竺僧人说:“其中的罪过就是产生在你教弟子的讲堂之上,在那里你大讲异端邪说,使弟子们产生疑惑,歪曲佛经真义,使禅味沾染了膻味。虽然你讲经声音浑厚响亮但始终无从产生功德。身斜影必歪!所以,得到如今的报应也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齐君房又问:”如今我应该怎么办呢?“天竺僧人说:“事到如今,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前世之事,希望能够对你有所警戒。”说着伸手到口袋中拿出一面镜子,镜子的背和面都晶莹剔透。天竺僧人对齐君房说:“要知道贫贱的差别,苦乐的长短,佛法的兴衰交替,如来正法的前途,可以看看这面镜子。”齐君房拿过镜子,仔细观看了很久很久…道谢说:“报应的因果,荣枯的道理,我都知道了。”天竺僧人将镜子收入口袋中,走了。刚走出十多步远,便踪迹皆无。这天晚上,齐君房去了灵隐寺,在那里剃发、受戒,取法号:镜空。
这桩触心的历史公案,又一次印证了顶圣如来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的精辟与伟大。至尊的佛陀师父在法音中多次告诫佛教界的活佛法师们,千万不可乱讲佛法,错导众生的慧命…告诉七众弟子“因果报应,如影随形”。
2017.10.9    天籁鸣

支遁,字道林,本姓关,陈留人。亦说河东林虑人。自幼天资聪明,禀性秀彻。晋时初到京都建业,就受到王濛与殷融的赏识,太原王濛说他的功底 与造诣不亚于辅嗣,陈郡殷融惊讶其神隽逸酷似卫玠。支遁的家庭世代奉佛,耳濡目染使他早早就领悟了许多佛理。后来隐居余杭山,他沉思道行的深奥,深究佛教之经典,对佛法有了深刻的感悟和独到的理解。悟和独到的理解。他二十五岁时出家。每到讲说佛经时,他善于阐明和标举内在精神,而 不拘于个别旁句,因而常常被拘守文句的人所非议。谢安听说之后,非常喜欢他这种讲法,他说:“这好比古人之相马,应先略其皮毛之玄黄而取其精神之神骏。”当时谢安、殷浩等人都是一代名流。是超脱尘俗的名士。支遁曾经在白马寺与刘系之等人谈论过《庄子》的《逍遥游》、《逍遥游》说:“各适其性 即为逍遥。”支遁说:“不对。夏舛与盗跖以残害为其性,如若任其性就能逍遥,那么他们也能逍遥了。”为此,他特意利用时间注释了《逍遥游》,饱读经书的文人学者对他的见解无不叹服。后来,他回到了吴地,住在支硎山寺。晚年他想去剡地,当时谢安在吴地,给支遁写信说。思君之情日积,时间过得太 慢。知道你要回剡自治,心情十分惘怅。人生是如此孤独。当年相聚时的风流得意,顷刻之间都已消逝。如今终日戚戚,触事伤怀。只盼君能速速前来,以当面交谈消解愁苦,一日可以抵得上千载!此处多有山水,山城十分幽静,你可以来这里养病。这里虽与剡地无异,但是两地的医药不同。望你不要错过机会,以上意见供你深思。王羲之当 时在会稽,素闻支遁之名但不相信他有什么才学,他对别人说:“一介狂僧而已,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后来支遁回到了剡地,直接去会稽游览,王羲之特意去迎接,借机考验他的水平。见面之后,王羲之问支遁道。《逍遥游》这篇文章你可听说过吗?

    支遁当即发表了几千言的长篇议论,阐述了独到新颍的见解,才华横溢,辞语惊绝。王羲之听后宽衣解带放下了骄矜的架势,并且留连盘桓舍不得离去,还请支遁住在灵嘉寺、存心与支 遁亲近。支.遁很快就投迹到剡山,在一片沃土的小山岭上立寺行道,有僧众一百多人经常跟他学习佛法,支遁为许多弟子撰写了座右铭,用来勉力他们。当时的舆论认为,支遁的才学足可以辅佐朝廷,他却洁身自好超尘脱俗,这就有违于“兼济天下”之道。支遁于是撰写了《释矇论》。晚年路过石城山时,又建立了栖光寺。他整日宴坐于山门,游心于禅学,以草木为食山泉为饮,放怀于尘寰之外。他注释了《安般》、《四禅》等各种经书,还撰写了《即色游玄论》等著作。
    支遁曾应晋帝之请,在京都建业滞留了将近三年。后来他要返回东山,上书晋帝告辞,得到了晋帝的特许。晋皆为送他回山,给了他优厚的馈赠和照顾。当时的许多名流,都到征虏亭为他饯行,蔡子叔来得早,坐到了支遁跟前,谢万石是后来的,便趁蔡子叔暂起之机移到蔡的座位上去年,等到蔡子叔返回来时,又把谢万石赶出了座位,而谢毫不介意。支遁为时贤名流所仰慕,竟然到了这种程度。这次离开建业之后,他便收逊于剡山,毕其命于林泽。有人曾赠给支遁一匹好马,支遁便接受并养了起来,当时有人讥笑他,他说:”我因爱其神骏,所以就养了起来。”后来,又有人送给他一只仙鹤,支遁说:“此乃冲天翱翔之物岂能供人悦目赏玩呢?”他于是把仙鹤放了。支遁年幼时,曾与师父在一起辩论事物,他说生吃鸡蛋算不上是杀生,师父一时说服不了他,师父突然不见了,转眼之间师父现了形,只见他把一只鸡蛋扔在地上,蛋壳破碎而走出来一只鸡雏。顷刻之间蛋壳与鸡年又都消失了。支遁于是感悟了,从此他就只吃蔬菜而不沾腥味,终生如此。支遁原先曾在案姚坞山中住过,到晚年时,还要回到坞中,有人问他为什么要回去。他说道:“谢安从前几次来这里相见,一住就是十多天。如今见物生情,无不勾起往事的怀念。“后来支遁病重,迁回了余姚坞,于晋太和元年闰四月四日死在他住处,享年五十三岁,遗体埋葬在坞中,坟墓现在仍然保存在那里。也有人说他死于剡地,不知有什么依据。支遁去世后,郗超为他撰写了祥传,袁宏为他作铭,周云为他作诔,称赞他的德行,寄托对他的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