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习近平访问1月15日访问瑞士时,瑞士警方逮捕了32名亲西藏人士,并成功阻止一场自焚行动。一名示威者将液体淋在自己身上,但即时被阻止,幸好未能点燃。瑞士目前有6500名多名西藏流亡人士,此时,习近平主席将参加世界经济论坛(WEF)达沃斯年会。50年前,在冷战和国际协调行动的大背景下,西藏难民在瑞士得到接待。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说,他将会解释俄罗斯干扰美国总统选举的动机。

克拉珀说,俄罗斯总统普京下令对美国民主党的邮件发动黑客攻击行动。

他说,他会在下个星期披露俄罗斯采取这项行动的动机。

美国政府此前就这一事件宣布了对俄罗斯官员的制裁措施,但是俄罗斯否认美国方面提出的所有指称。

美国情报部门在星期四(1月5日)向美国总统奥巴马提供了一份有关外国势力干扰美国选举的报告。

情报部门将在星期五向当选总统特朗普通报报告的内容,并将在下个星期公布报告的一个非机密版本。

美国高级情报官员目前正在就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展开的一项有关调查提供证词,克拉珀对这项调查发表了上述谈话。

根据情报部门的判断,莫斯科干扰了美国总统选举,试图帮助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战胜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

克拉珀形容俄罗斯所采取的是一项“多方位的行动”,包括“传统的宣传、虚假信息和虚假新闻”等内容。

美国高级情报官员们说,俄罗斯拥有先进的网络计划,对美国广泛的利益形成巨大威胁。

美国参议员麦凯恩在调查听证开始时提醒委员会成员,他们的任务并不是质疑总统选举的结果。

 

来源:BBC

蒙古国的统治者曾在达赖喇嘛制度于数百年前建立的过程中发挥了作用,但这片土地已经不再欢迎他。

蒙古国外交部长于上月发表的言论,是又一个国家迫于来自中国的压力在关于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争议性问题上低头的最新迹象。
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称,曾德·蒙赫-奥尔吉勒(Tsend Munkh-Orgil)部长告诉《今日报》(Onoodor):曾于去年11月允许达赖喇嘛到访的政府对此「感到抱歉」;在本届政府执政期间,达赖喇嘛「恐怕不会再次到访蒙古国了」。据美联社(The Associated Press)报导,蒙古国外交部证实了这番言论。

蒙古国的反应让某些学者感到惊讶,因为该国和达赖喇嘛有着可以追溯到16世纪初的深厚渊源。就连这个称号也暗示着两者之间的渊源:达赖在蒙古语里是「海洋」的意思。

中国政府对达赖喇嘛访问蒙古国表示了抗议,虽然这次始于11月18日、历时四天的访问,并非是在蒙古国政府邀请下成行,而且是宗教性质的。作为响应,中国取消了与蒙古国高级官员的会谈。

中国一直在向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各国施压,要求它们禁止在印度过着流亡生活的达赖喇嘛到访。中共领导人将达赖喇嘛视为倡导藏独的敌人,尽管他说自己只想为藏人争取更大自治权。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某种意义上说,蒙古国对这个邻国的响应是可以预测的。蒙古国正忙于应对金融问题,并寻求从北京获得大笔贷款。得益于采矿业的发展,蒙古国经济原本一直处于突飞猛进的状态,直到不久前崩盘。

但与此同时,蒙古国一直竭力与中国和俄罗斯保持距离,还成为了美国的军事盟友。

它也是一个传统佛教国家,与藏传佛教和达赖喇嘛的历史有着悠久的联系,外交部长的话使一些历史学家和西藏倡导者感到震惊。

「在处理来自中国的某些压力方面,几乎全球的外交能力都在出现失控,这件事也是其中一部分。当然,一个小型内陆邻国对于中国的压力要比那些大国更加敏感,」哥伦比亚大学现代西藏史学家罗伯特·J·巴尼特(Robert J. Barnett)在电子邮件中说。

首尔延世大学的中国历史学家鲁乐汉(John Delury)发推文表示,蒙古的反应「具有讽刺性,因为发明达赖喇嘛制度的正是一位蒙古大汗。」

达赖喇嘛制度起源于16世纪的蒙古领袖俺答汗,当时中国由明朝的汉族皇帝统治,俺答汗控制着与中国北部相邻的区域。

在此三个世纪之前,元朝(蒙古人统治中国的时代)开国皇帝忽必烈汗已经开始对藏传佛教感兴趣,并且请了一位藏人老师。

但是,俺答汗使藏传佛教成了蒙古的官方宗教。那是在1577年,藏传佛教格鲁派(又称黄教)的领袖访问了他。那一次,俺答汗把这位精神领袖册封为达赖喇嘛。达赖在蒙古语里是「海洋」的意思,「喇嘛」是西藏的精神导师,这个称号意为「智慧的海洋」。

这一举动让蒙古人和藏人联合起来,并建立了蒙古统治者和格鲁派之间的关系。从那时起,达赖喇嘛的位子就与亚洲复杂的政治局势联系在一起了。访问俺答汗的那位格鲁派领袖之前的两任格鲁派领袖也被追封为达赖喇嘛。

因此,从俺答汗那里获得达赖喇嘛称号的那位格鲁派领袖是第三世达赖喇嘛,他法名索南嘉措(Sonam Gyatso),1588年在蒙古地区去世。之后,俺答汗的重孙云丹嘉措(Yonten Gyatso)被西藏的高级喇嘛指定为第四世达赖及索南嘉措的转世(每位达赖喇嘛都被视为上一位达赖的转世),云丹嘉措是唯一被选为达赖喇嘛转世的蒙古人。

达赖喇嘛对蒙古的访问提出了另一个问题。许多人开始猜测目前这位第14世达赖喇嘛去世后,他的转世将出现在何时何地。今年81岁的达赖喇嘛说,他可能是最后一世达赖喇嘛,同时他的转世依然有着各种可能性――他也可能在西藏地区以外的地方转世,共产党领导人毫无疑问会试图在西藏地区控制任何尚未就任的转世者。

有人说,下一世达赖喇嘛会转世在印度东北部的达旺地区,那里是第六世达赖喇嘛的故乡。达旺也恰好是喜马拉雅地区的一个有争议的地带,中国声称那里是它的领土。

但是一些学者认为,达赖喇嘛最近的这次访问表明,蒙古可能也有希望,特别是考虑到第三世和第四世达赖喇嘛的历史。

「达赖喇嘛访问的有趣之处是,这可能是一个信号,表明他的转世可能出现在那里,」巴尼特说。他补充说,鉴于中国的敌意,这「对于蒙古来说可能是灾难性的。」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6/12/14

一位19岁的大学生12月13日在带着一把猎刀、一条绞索、长达8公尺的黑绳、一副手铐、烟火及水枪。在特朗普大楼一楼通过金属探测器被发现。这名男学生告诉警察,他是特朗普的崇拜者,也很喜欢在特朗普大楼念书,但仍被以持有武器和非法持有煙火等罪名起訴。

而今年八月美国1名年轻男子于当地时间10日,利用吸盘工具登上「特朗普大楼」,爬了两个多钟头后,被警察拉近大楼内。一名为罗加达男子带着传单到纽约的特朗普大楼,从五楼开始攀爬,一直爬到21楼被警察抓进大楼内,结束了他的为赌偶像的攀爬之旅。

A man scales the all-glass facade of Trump Tower using suction cups Wednesday, Aug. 10, 2016, in New York. A police spokeswoman says officers responded to Donald Trump's namesake skyscraper on Fifth Avenue. The 58-story building is headquarters to the Republican presidential nominee's campaign. He also lives there. (AP Photo/Julie Jacobson)

图:达志影像,美联社

一位高尔夫球友赫姆斯(Charles Helms)在比赛中,惊见这只身长15至16英呎(约5公尺)的鳄鱼若无其事地「经过」球场。赫姆斯目瞪口呆之下也不忘把鳄鱼拍下来,这时有个男子也在无意间进入镜头,对比之下鳄鱼真的相当巨大。

美国佛罗里达州迪斯尼乐园今年六月发生一起骇人意外,一名在湖边戏水的2岁男童遭短吻鳄拖入人工湖「七海湖」(Seven Seas Lagoon)中,佛州当局目前已寻获男童遗体。不过短吻鳄在佛州并不少见,动物专家布鲁内尔(Arnold Brunell)指出,在佛州境内已有130万条短吻鳄。

3只尼罗河食人鳄鱼出现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沼泽,尼罗河鳄鱼会捕食人类,在原栖地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每年造成大约200人死亡。专家表示,美国可能还有更多这类来自尼罗河流域的鳄鱼。这些鳄鱼可能是由收藏者非法偷运进美国的,但随后因不当看管或不愿继续饲养而将牠们放生到自然界。

 

使用推特的特普朗,喜爱在推特上说发头条,导致于新闻媒体记者一早不看各大新闻报纸,而是看特普朗的推特,看看他是不是有发了什么惊人之语。这样的方式对于民众来说是新鲜的,他们甚至更能相信使用推特的特普朗,而不是老牌的新闻媒体,所以对他的关注在他当选美国总统后有增无减。

推特亦变成他使用的的外交手段,非正式,但却能成为全球话题。像是他先前首发自己与蔡英文的通话,能说他是不经过深思熟虑吗?不过我想应该没有人会因为推特只几句话,而导致世界战争。中央情报局(CIA)和联邦调查局(FBI)认为,与俄罗斯政府有联系的黑客向维基解密网站(Wikileaks)提供民主党竞选团队的资料,而干预了美国总统大选结果。特普朗的亲俄态度,不免让人想入非非。特朗普或任命埃克森美孚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雷克斯·蒂勒森任美国国务卿,而雷克斯·蒂勒森与俄罗斯有生意往来,被认为是亲俄人士。

 

菲律宾总统杜特蒂自从七月上任后,大规模杀害国内毒贩,甚至于吸毒者,晚上都有人因毒品战争而死于街头,大部分集中在贫民区,除了一般工人,失业者外,年轻男女也不少,警察与「毒販殺手」不分由白就枪杀这些人,有时连他们辩白的机会都没有。毒贩说:「我是毒販 但我不偷不搶」,相较之下因杜特蒂的政策,而使得「毒販殺手」成为菲律宾的新工作,一个身材娇小的年轻妈妈,与先生都是杀手,先生专门杀欠债不还的人,他则是针对毒贩或吸毒者,因为他们对于女性的靠近比较不起疑心,容易让杀手直接近距离枪杀。还有常见的手段,一辆摩托车的两名男子开枪打死,绰号:双骑杀手。逼極的毒梟購買大量槍枝,欲槍殺杜特蒂,而弱勢的毒贩不敢回家,四处躲藏,也不敢见自己的孩子。杜特蒂在上周表示,与美国即将就任的总统特朗普电话交谈中,特朗普对这场残酷的打击毒品运动表示了支持,还邀请他到纽约和华盛顿访问。特朗普还声称,他们是以主权国家正确行事。这样的腥风血雨,血腥暴力时代,何时能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