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诈骗

今年3月份,多位用户向警方反馈,深圳优库速购虚假宣称返利,涉嫌欺诈。据举报者王女士称,优库速购为一家返利平台,商品到货72小时后,购买者便可收到10%的返款。王女士则是通过别人推荐进入到该平台,因公司信息均有公开,所以王女士对此不疑有他,便以高价在该平台购得一部iPhone 7plus,以期获得高额返利。

然而,王女士在该平台上提交的提现申请,却始终为待审核状态,未获得相应返利。更可怕的是,3月13日,优库速购的微信平台已无法访问,微信客服群纷纷解散。据不完全统计,受骗人员被骗总金额高达800多万。

现如今的社会发展非常的快,大家一般情况下都会在网上聊天,这样不仅可以拉进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而且很多人还会在网上寻找合适的人,也就是所谓的网恋,但是在这个事情当中,也有一些人抓到了机会,用些手段在网上进行诈骗,江苏无锡的小潘就在网上遇到了诈骗,不过最终得知,诈骗人已经有男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一起来看。

事情发生了江苏无锡,因为平时小潘比较爱玩游戏,后来就在网上加了一名游戏好友,然后在慢慢的聊天过程中,两个人聊的也越来嗨皮,然后就在网上确定了关系,成为了男女朋友,每天都会在一起打游戏,两个人通过网络聊天了解,没过几天就到了情人节,女友要求小潘买一些化妆品还有衣服,随后小潘就转账给了对方几千块钱。

后面两个人聊天热火朝天,然后女友就说想要见一面,而且还对小潘说机票自己也买好了,只不过就缺一些住宿费还有回来的路费,于是就向小潘提出让给定酒店,小潘听闻对方要来,也是开心的不得了,也没有给定酒店,直接给了对方一千块钱。

到了约定的时间,小潘盛装出席,感觉就像要当新郎一样,打扮的非常的帅气去机场接所谓的女友,可以当小潘到了约定的地点,等了很久,但是依然没有见到女友的影子,于是就打电话给对方,但是一直打不通,然后发微信给她的时候,发现对方已经把自己拉黑了,这个时候,小潘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于是回到家里立刻报了警,当民警接到报案后也开妈立案调查,由于掌握对方的信息不是很多,所以破案起来也比较难,不过民警根据转小潘的转账记录,没过多久就找到了两名犯罪嫌疑人,原来刘某和周某两个人在现实生活中是情况关系,因为平时的开销比较大,所以刘某就教唆女朋友周某通过网恋来骗取他人钱财。

后来周某也听了刘某的话,第一次诈骗成功之后,就觉得这个路子还可以,于是心里就更加有动力了,由于诈骗的多,所以花的也多,于是就开始胡编理由进行诈骗,据了解,周某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共骗取了小潘8000多块钱,目前两名犯罪嫌疑人已经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对于这件事,小编想说,自己有多大的本事就做多大的事,有能力花钱,那一定有能力赚钱,但是不要通过这种违法的手段来赚取不道之财,因为警方是不会纵容任何一个犯罪嫌疑人的。不知道大家对于此事有什么看法,欢迎在下方留言与小编一起交流

“林警官,我儿子真的被你们抓了?太好了,太好了,谢谢,谢谢你们告诉我,让我知道他还活着。”

近期,浙江省临海市公安局打掉一传销式网络交友诈骗团伙,团伙成员阿发因多年不与家人联系,家人一直不知其死活。得知其被警方抓获后,家人反而激动地连声感谢办案民警。

事情要从一起小案说起。

小案牵扯出诈骗团伙

2018年8月15日,杜桥派出所接到报案:事主赵某称自己被网友骗走人民币2400元。据他描述:2018年8月11日中午,一昵称为“换你一个真心”的网友通过微信加他为好友,两人热聊后迅速发展成恋人关系。一段时间后,女友说自己想到台州工作,但没钱买票,让他通过微信转账给她600元。想着马上就能见到女友,他满心欢喜,毫不迟疑地将钱转过去。然而左等右等,等来的却是更多要钱的信息。直到最后一次对方说自己没赶上车需要再次买票要钱时,他才恍然大悟,自己被骗了,便马上到杜桥派出所报案。

经过临海警方多方侦查,从这名网友背后牵出一个网络诈骗团伙。2018年9月14日凌晨4点,临海市公安局在河北沧州警方协助下,对沧州市新华区文武巷、安定巷等8个诈骗窝点进行集中收网,抓获犯罪嫌疑人黄某等63人,现场扣押作案手机67部。其中45名犯罪嫌疑人被临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10月19日,团伙中19人被临海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其余成员被取保候审或监视居住。

传销组织洗脑行骗

经查,这一网络交友诈骗团伙类似传销组织,以销售“水玲珑”化妆品(无实际产品)为幌子,以发展下线为主,团伙内等级分明,由低到高分为业务员、主管、主任、经理以及老总。购买1套“水玲珑”化妆品就能成为业务员,购买9套能成为主管,而老总则需购买392套以上产品。等级越高,提成越多,收入也越高。组织成员统一住宿、统一管理,还经常上课互相洗脑。

团伙中大部分成员都是被骗进来的,李强(化名)就是其中一个。

2015年6月,李强在广东打工,由于没有稳定的工作,经常饿肚子。这时,他的一个同乡邀请他到沧州,说给他介绍一份在超市打工的工作,每月工资4500元,而且包吃包住。李强到沧州后,老乡并没有带他去超市上班,而是将拉他进了传销组织,经过多日洗脑,李强花光积蓄买了一套产品成为业务员。

团伙诈骗套路满满

李强成为业务员后并没有成功发展自己的下线,也就没有了收入,以至于连每天7元的生活费都交不起。不久,他发现寝室里其他人经常伪装成女性,通过网络聊天骗钱,收入相当可观。李强也学着申请账号,在网上交友并实施诈骗。为了取得信任,李强让同寝室的女生帮忙发语音,跟对方视频聊天取得信任。有时候寝室内成员还会互相帮忙演戏。

当遇到比较好骗的对象时,寝室里的成员还会相互推送,对其进行轮番诈骗。有一名受害人就曾同时被团伙内两个人骗了,两个人都抢着假装要当他女朋友,邀请受害人到沧州见面,被骗的人因此一度自信心爆棚。

深陷传销组织难逃脱

虽然骗钱能有一定的收入,但大部分钱都被用来购买水玲珑化妆品以提升等级,自己所剩无几。因此,团伙内不少人生活十分艰苦,十几个人挤在铺满泡沫地垫的寝室,没有窗户,只留一扇进出的门。他们平时只吃最便宜的包菜、白菜。长年累月的营养不良,团伙成员一个个都是面黄肌瘦。

据民警介绍,团伙内的一些人曾有逃跑的想法,但他们的身份证等证件被一个自称是主任的人收走。就连平时出门,也需要主任的审核批准。真正出门时必须和非寝室的人一起出去、一起回来,互相监督。李强说,虽然有些人有逃跑的想法,但一般找不到机会,更没有胆子,因为一旦逃跑不成功被抓回,就会惩罚饿肚子三天三夜。当然,更多的人是无处可逃,因为他们进入团伙后都是先从熟人处下手,向亲戚朋友借钱买产品,借不到钱了才继续留在团伙里骗陌生人的钱来养活自己。被洗脑后,他们都觉得自己出去了会饭都吃不饱,只有留在团伙才有机会发财。

就像开头提到的阿发,他加入团伙半年多了,一个人头也没拉到,也学不会诈骗,只能继续呆在团伙里,希望终有一天至少能赚回2900元的会员费。

问他为什么不与家人联系,他淡淡地说:“联系了也没用啊,没赚到钱也没法回去。”

被抓获后,办案民警积极给他反洗脑让他及时回归社会。10月19日,阿发被监视居住后,民警还给他找了个在车行当洗车工的工作。阿发感激地说,还是通过劳动赚钱踏实。

舟山定海男子刘某这两天很是懊悔,在网上找“小姐”被骗走7300元,自食苦果。但令他纳闷的是,其中有两个红包,骗子清空了某社交软件聊天记录后,应该领不走的,最终钱却被领走了。那刘某是怎么“失策”的?

位置共享证实“小姐”在楼下

近日,刘某在定海一宾馆上网时,看到一个“小姐”上门服务广告,脑子一热,联系对方,从其相册中,刘某挑了“17号”。对方说,等这个“小姐”到了刘某的住处,把钱用某社交软件付给她就行。不一会,“17号”加了刘某联系方式,说自己已经在宾馆楼下了,让刘某先付800元包月费,钱到账才肯上楼。刘某听说过网上找“小姐”受骗的事情,就有些将信将疑,让“17号”把她的位置用某社交软件发送给他。“小姐”发来一个实时位置共享,刘某发现对方此刻确实就在自己住的宾馆边上,就把800元通过某社交软件转账发给了对方。

操作“不规范”,要求重新发红包

钱发送之后,对方没接收,说在转账红包上,要注明她的工号“17号”,这是她们内部工作规定。刘某让“17号”把红包领了,再把800元钱发回给他,他重新发送。“17号”却说,上面有规定,小姐不能私自领红包和发红包,对目前这种情况,有个办法可以处理。“17号”所说的办法,就是她清空社交软件聊天记录,这样她就不能领取红包,这钱会在第二天会自动退回。接着,“17号”把自己清空后的社交软件聊天记录截图发给了刘某。

刘某检查了一下,发现对方确实清空了聊天记录,800元钱也没有领过,就放心了,再次发了800元。“17号”领完这笔钱后,说还要3000元保证金,因为刘某是新客户,保证金是为了防止“小姐”被偷拍和虐打,这笔钱服务完了就可以退还。刘某说自己只有2500元,对方表示同意。刘某用微信转账2500元,“17号”说,又操作不规范,要备注“保证金”和“工号17”,让刘某重新发,还发来了再次清空聊天记录的截图。

刘某再发2500元,而“17号”领了后索要2000元健康证押金。刘某说自己只有700元,对方表示同意,刘某便把700元发过去,这次他特别慎重,在转账时注明“健康证押金”“工号17”,以为万无一失。哪知钱转完后,“17号”说,领导说了健康证押金必须2000元,不够的要补足。到此刘某也火了,说不要“小姐”服务了,把前面的钱都退给他,对方答应第二天退。

原来聊天记录清空是假象

第二天一早,刘某睡醒,却发现,之前发送的2个红包,一个800元一个2500元,已被领走了。而之前,“17号”说聊天记录清空了领不走。他忙联系对方,对方已消失了。刘某很是纳闷,明明聊天记录已被清空了,钱怎么领走的?其实,这只是骗子的一个小花招,记者拿出手机试了一下,发现骗子虽然发送了聊天记录清空的截图,其实并没有清空过,操作的方法,只需在页面上把聊天内容不停往上拉,一直拉至顶部,将最后一排的聊天内容隐藏在页面后,手指按住不放,就能截图“伪造”出聊天记录清空的假象。刘某前后5次向骗子转账,共被骗走7300元。他到定海城东派出所报了警。

家住许昌市魏都区的李女士在网上看到一则电子产品兼职手工的广告,本来想靠自己的劳动挣些辛苦钱,谁知却惨遭被骗。

2018年5月,李女士在网上看到一则兼职广告,广告称可外包LED灯加工,提供原材料和技术支持,且通过很简单的动手操作加工一套可得3-4元,面对高额的加工费,心动的李女士拨通了网上留的电话号码。

一位自称朱经理的男子告诉李女士,他们公司主要是做电子焊接产品的,非常简单,可以实地考察签生产合同或是提供身份证、电话等资料进行网签,第一次试做需交部分试生产资金,即材料费,第二次免费供料。

缺乏经验的李女士害怕自己做不好,问朱某如果做的不好是否会扣材料钱。而朱某声称做不好也不会扣材料钱,只是没有工钱。

再三确认后,李女士认为这个兼职比较靠谱,于是选了500套产品的材料,并通过微信以及支付宝分两次向朱某转账共4500元。

根据朱某的说法,李女士所选的产品,如果加工好后,可得加工费2000元。

朱某提供了一个“王师傅”的微信号给李女士,声称李女士如果有什么技术问题可以咨询王师傅。

然而李女士在交了材料费之后才发现,再与朱经理和王师傅联系时,对方总以各种理由搪塞推脱。

她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产品也未达到朱某要求的合格标准,500套产品竟然只有二十几个合格,只得了212元的加工费。

产品不合格不退材料费,更别提加工费了,本来以为可以赚钱没想到反而倒贴了钱。气愤的李女士多次催要材料费未果,朱某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女士意识到自己受骗之后报了案,后朱某被许昌市公安局魏都分局抓获。而朱某以同样的手段,即虚构代加工产品支付高额加工费,一人分饰两角,同时扮演朱经理和王师傅,骗取四人共23800元整。

2018年9月14日,魏都区人民检察院以诈骗罪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朱某。

今年出现的冒充中领馆的诈骗电话猖獗。这些诈骗团伙针对华裔下手,旧金山地检官贾斯康在昨日公布一名旧金山的居民,被冒充领事馆的诈骗分子在11次汇款中骗走了共286万,数字让人震惊。
地检官办公室表示,旧金山今年的诈骗电话大幅上升。而这些冒充中领馆的诈骗电话一般都是讲国语,告知市民的护照出问题,需要付钱解决,要求市民汇钱。而另一种则是告知市民,说他们或亲人在中国涉及严重罪案,不交钱就会被抓去坐牢。诈骗者借机要求市民汇大量的钱,而钱一旦汇到海外,基本就追不回来。因此地检官贾斯康表示,预防被诈骗才是关键。而他也再次强调中领馆不会打电话给市民,问及任何市民的个人信息,接到不认识的人的电话就应该直接挂断。

旧金山华裔小区多年来一直遭到诈骗的骚扰,在2013年至今陆续出现祈福党。今年2月又出现了金器诈骗,如今还有冒充领事馆诈骗电话,全部都是针对华裔小区,真是防不胜防。

64岁的张女士最近一直在网上和人聊天,而且每次都很神秘。儿媳偷偷用手机拍了张女士的聊天记录,发现和其聊天的是一位穿着军装的外国人,对方还一直让张女士汇钱。

对方自称是在叙利亚打仗的美国将军,在国外有3000万美金要拿到中国来,但通过中国外交部要300万现金手续费,3000万美金到中国之后可以分给她。

张女士想象中的世纪佳缘,让她汇出了50万美金给将军…..

点赞有风险,点赞需谨慎!但有表示网友: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一家金融机构进行了一个实验:以点赞换取七折优惠为条件,让顾客在社交媒体上给餐厅点赞。

可是一旦顾客完成点赞,实验人员就能访问顾客的社交页面,获取顾客个人信息。

实验中工作人员很轻易的获取了一位女顾客的隐私:姓名伊芙,喜欢冲浪,最近订婚。

这些个人信息甚至都不用黑客攻击就能得到,因为这些全是用户自己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分享的。

根据研究有56%的人会在社交媒体上实时分享实时位置,50%的人会公开分享生日,42%的人会公开分享办公地点照片。

这些信息看似零散和普通,但别有用心的人能轻易地对这些信息碎片进行组合,获取用户更多的个人信息。

这些不法分子可以通过这些信息窃取用户社交账号,进一步实施诈骗,甚至直接从用户电子账户窃取金钱。

那在朋友圈就不能点赞了吗?(起码私人型的点赞行为要慎重!)

事实上这些不法分子一开始是通过朋友圈的点赞行为,获取用户的公开信息,通过这些信息进一步实施违法犯罪活动。

所以要求我们平时在生活中,尽量不要泄露个人隐私,如年纪、生日、家庭住址等信息,面对各种诈骗电话也要留个心眼。

之前有媒体曝光过有陌生人通过观察某人的十张朋友圈照片,知道某人近期出门,于是入室盗窃的案例。

防范朋友圈点赞新骗局前,用户还需注意:慎点7类链接、慎用2种公共设备、最好关掉5种手机功能!

慎点:性格测试类、投票获奖类、集赞换奖品类、筹款治病类、拼单类、帮忙砍价类、转发免费送类。

慎用:公共WiFi、公共手机充电桩。

最好关掉:附近的人、重要地点、添加我的方式、允许查看、授权管理。

另外广大人民群众还要注意不能乱晒各类票据、位置、孩子照片、老人照片等。

当更换手机号时,注意解绑支付宝、微信、银行卡。

一位在海南旅游的陕西游客被骗子以“海南有台风暴雨机票需要改签”为借口,骗了1万元。8月8日15时30分,陕西省勉县罗先生一家人在乘坐动车前往美兰机场乘飞机回老家前,罗先生突然收到一条短信。短信称,罗先生一家要乘坐的航班由于近日海南有暴雨原因已被取消,需要拨打客服电话进行改签或退票,短信的后面还特别注明“航班取消将为每位旅客补偿航班延误费300元”。

罗先生没有多想,回拨了短信上的号码选择改签,并按照“客服”的要求将自己的银行卡号告诉对方,随后将手机收到的5条验证码也在电话中告诉给了“客服”,完成了“改签手续”。但是罗先生的手机随即收到了5条信息,显示共消费了1万元,罗先生才意识到上当了,赶紧报警。

接警后,三亚车站派出所第一时间对涉案银行账户进行紧急止付。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海南省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提醒:接到此类短信后,一定要拨打114查询航空公司官方客服电话核实情况,千万不可直接拨打短信提示的电话,更不能随意点击短信当中的链接。同时,在未经核实前,不要轻易告诉他人网银、支付宝的验证码。

央广网北京7月28日消息(记者杨博宇)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正值暑假,又是不少校外培训班火热招生的时候。然而近年来,一些培训机构打着童星培训的旗号吸引了不少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其中不乏忽悠、哄骗甚至欺诈钱财的骗局。孩子稍加包装就能成为大明星,这些所谓的童星培训背后暗藏哪些套路?
去年六月,北京的汪先生带着孩子在某商场被所谓的“星探”发现。“星探”声称,正在街头寻找艺术天赋高的儿童,推荐孩子参加国际大赛。
汪先生告诉记者:“他说我的女儿有潜质,一看就跟别的小孩不一样,是很难得的人才。他们是一个童星培训机构,找这样的孩子不容易,找到他们公司来包装培训她,双方是共赢的。”
“星探”的话让孩子和妈妈有点动心。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妈妈带着女儿来到这家公司。经过测试,汪先生得到通知,香港来的一个掌管亚太区的总监来跟他谈孩子的签约问题。签约的条件是,三年内公司负责包装培训,送孩子到美国参加国际顶级大赛并拿金奖。费用是每年79000元,三年近24万元。
此后,按照公司通知,汪先生了参加纽约国际时装周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家长们得知,将于2018年2月6日带领100名全国范围内甄选出的优秀中国儿童模特赴美国参赛,汪先生的女儿也是其中之一。随后有30多个家庭赶到美国参加这个所谓的“纽约少儿国际时装周”。根据公司此前宣传,孩子们将要和全世界的几千名选手竞争,与来自40多个国家的童模同台竞演。但一下飞机家长们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汪先生说:“彩页里有30多个国内的孩子,后来又补了10个外国人的照片。全球国际就这么多人参赛。这50个人比什么赛呢?”
而之前宣传资料上的观摩纽约国际时装周和参加格莱美颁奖典礼酒会的活动一样也没有兑现。30多个家庭一直住在新泽西州纽瓦克市的一个旅馆里。为这场大赛,很多家庭不仅付出数十万的签约费,缴纳5万元的报名费,还被公司要求拿钱买奖。
据汪先生介绍,金奖是15万元,另加5万元钱的参赛费,即20万元;银奖是10万元再加5万元的参赛费,即15万元。
家长们认为,这样一个所谓的纽约少儿时装大赛与之前公司宣传的完全不符,他们要求公司说明原因并退还所交的巨额费用。而该公司回复称,合同里没有任何关于大赛的规模、层次、服务标准等约定,孩子出了国也领了奖,自己已经履约。由于家长们不断讨要说法,该公司承认大赛确实有问题,但称责任在美国纽约少儿时尚模特协会。然而记者调查发现,网上既查不到这个组织,其标注的地址街道在纽约市也根本找不到。该协会邀请现场颁奖的所谓联合国秘书长助理杜多先生也为冒充,这个大赛完全由香港某公司一手操作。
有知情人士透露,这种手段正是一些所谓的童星培训机构惯用的套路。
北京的刘女士告诉记者,之前带着3岁的女儿逛商场时,曾多次遇到类似的所谓“星探”。第一次碰到这种童星“星探”,她的老公还信以为真,与对方加了微信。
在刘女士看来,这些所谓的“星探”也会选择特定的目标群体。好在事后有朋友提醒,刘女士才没有上当。
刘女士说:“他当时没说要包装,就说我家的小孩很适合上电视、走模特,通过他们公司宣传,根本没提钱。因为我有一个做传媒的朋友告诉我是加了微信以后,他们会约小孩去参加节目,让孩子走模特之类的,如果孩子需要再包装,就再需要钱。”
有业内人士表示,严格来讲,目前还没有真正的童星培训,这是一个伪说法,而且童星也不是培训出来的,很多公司都是打着童星培训旗号来招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