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美国画家格雷弗斯在了解东方绘画后所说:“我意识到艺术和自然是心灵的风景,从中我们可以觉察出人类存在的本质。”不管你在哪个层面,当你有幸遇到这些作品时,都会让你洞悉东方艺术的精神所在。
这是一幅乍看意境清新,再读意蕴深厚,读后难以忘怀的中国花鸟画精品。
构图极其简洁,画面中央一只造型奇妙的鸟儿,扁长的嘴、洁白无暇的腹部,安然自在的独居弯曲粗实的树干之上。其眼神空灵深邃仿佛无心于外在的一切,观其姿态,似乎他所在之处就是宇宙的中心。
沉心细品,你会发现画面上的一切都呈变幻无常的状态:鸟儿的头与鸟儿背部是用两块深浅程度接近,正在消融着的浓墨画成,墨色仿佛还在湿湿的向四周渗透着;树干笔墨线条分明,似树非树,从墨色向四周的渗透状态来看,仿佛这一切都在无常中变幻着。树的左下方有枝桠曲折而出,这样一来以树干为主线使画面构图呈现了动中有静的S形。 画面在用色上也极其节俭,只有鸟儿的嘴上和树干上略施温暖亲切的紫褐色。
这是一幅文气浓厚的文人花鸟画精品,其画面不是对客观外在世界的描绘,而是作者内在精神的真实彰显,是超越自然物质形态的天工开物,是过经作者生命灵光照耀,在自性映照中的精神世界。所以画面的一切不是相对的世相之物,而是作者在物、我皆忘的无分别境界中,所化显的妙有之相,画面所显现的意境是一个铅华褪尽、一尘不染的清净世界……
作者:员嶠山人

花鳥

    不管你在人生的那个层面,当你遇到这些艺术作品时,都会让你洞悉东方艺术的精华。
    我见到这《晋园美味》幅画已经有十几年了。每次为了净华自己的心境增加自己创作灵感都要打开画册一看再看,这幅画对我确有百看不厌的艺术魅力  ……
    第一次见到这幅画面我就被画中的气息震慑了,酣畅淋漓的笔墨,以及枇杷鲜明的形色所折射出的含露带爽的气息袭人心脾。 画面几块大气混茫的墨色与鲜丽明快的枇杷形成鲜明的阴阳对比,这种知白守黑的艺术处理,同时又激活了画面的空白之处,无画之处,成为人们充满无限想象的人文化的宇宙空间,在这里具象与抽相构成了完美的统一,作者以删繁就简的艺术手法,创造了超越现实的丰富的精神世界。画面的右下侧落款:“晋园美味、葵亥正月、智云义者”,洒脱文雅的书法风格、遒劲淡远的线条,除了补足了画面线的要素以外,“…遒劲淡远的线条,除了补足画面线的要素以外,这种空间切割的手法,同时也为画面的完成了开合之势。至此,画面东方艺术所特有的内美之境界便毕显无遗。
   艺术家生命的真实,是通过艺术的独特追求——”境界”来实现的,境界,在一定的意义上、可以称为”显现生命真实的世界”,境界不是风格,它是艺术家在当下妙悟中所创造的一个价值世界,其中包含艺术家独特的生命感觉和人生智慧,所以,它是一个”显现生命真实的价值世界。就这个意义上来说:画的意境的确是如其人的。
   另外,这幅画的名字“晋园美味”也是我多年来参不透了“公案”,一次偶然重温到陶渊明的《桃花源记》读到“晋太元中”,我豁然有悟:晋园:东晋人心目中美好的净土—桃花之园也。
作者:员峤山人
晋园美味

不管你在人生的那个层面,当你遇到这些艺术作品时,都会让你洞悉东方艺术的精华。
云水苍苍,
山岳茫茫,
暮霭沉沉,
垂钓寒江。

《寒江独钓》画写江岸景色。江岸右侧杂树林立,远处山色在有无中显现着空灵的形体,
天边的云海起伏万状。在水流荡漾的江面上,一叶扁舟载着一位苍年老者,在万顷碧波之中,状丝垂钓,仔细品味却意象淡远含意深深。画面墨色淋漓,线条婉转,并且笔中有墨,墨中含笔。松动自然的绘画语言与于人物淡泊无为的精神气质构成有机的统一。水面的浩渺以及流波爽利的线条,突显了净绝尘俗的高古意境。这是一张具有很强的文人画魅力、禅韵深厚的山水画作品。
作者在画面左上角大气舒朗的提款“寒江独钓奈无鱼,摩诃意下岂伤生”
“奈无鱼”流露出作者已是断除“我相、人相、众生相”之欲。(鱼:为众生相之一,谐音为“欲”)具大悲爱护众生之心境(摩诃:为“大”)
然而,无欲为何画面人物还有钓的行为?为何又这样执杆于钓呢?在东方的禅宗文化里,透彻的悟境强调的是对于“钓”的超越,消除的是钓与不钓的二元对立,旨在暗喻没有钓与不钓,没有有和无的分别之心。宋朝书法家兼词人黄庭坚《诉衷情》词云:“一波才动万波随,蓑笠一钓丝。金鳞正在深处,千尺也须垂。吞又吐,信还疑,上钩迟。水寒江静,满目清山,载月明归。”这里所钓之“鱼”,如山载海,混沦天下,彻上彻下,大如宇宙无边。垂钓若能有此收获,岂不是万生有幸!至此,作者通过卓越的绘画语言,所折射出的博大圣洁的精神内涵也就不难领悟了:画面中,山高水阔之间的一叶扁舟原来是济世度人的生命之舟,苍年长者手中所执、貌似鱼竿,却是大悲无欲接引生命趋向美好彼岸的高标之杆……
作者以简洁的绘画语汇营造的精神语境,充满了深厚的东方哲学思想与艺术魅力,令人过目动心,直触内在的精神世界。
作者:黄钟鸣

不管你在人生的那个层面,当你遇到这些艺术作品时,都会让你洞悉东方艺术的精华……
《夜寺图》是一幅令人触目难忘的中国山水画作品。作品以华滋厚朴的笔墨营造了一幅古韵空灵的山水画卷。在浩渺的山水之间安放一座古寺,如同山水之中的明目,林泉之间顿时充满了灵气与禅意。夜幕降临,皎洁的月光洒落下来,整个氛围笼罩在一片高古、深沉、静穆的诗意中。令人不禁记起唐代诗人贾岛那首著名的诗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读画的当下,耳边似乎有嗒、嗒、嗒的敲门声在回荡……
这是一幅艺术格调甚高的山水画作品。山岚多以混茫厚重的墨色塑造,山中古寺是以遒劲的线条构筑。作者用笔虽含蓄脱俗却又笔力万钧遒劲自然。用笔连绵盘旋,纯任自然,笔法线条婀娜中保持刚劲,圆浑润丽而不流于柔媚,并且笔有回顾,上下映带,凝神静虑,不疾不徐。作者在用墨上更显高妙,浓、淡、破、积、焦…有机合用,以大篆笔法作画,沉厚凝重,刚健劲遒,生辣稚拙,沉着刚健,没有剑拔弩张,也没有狂怪奇诡,呈现出一种内美。他将各种墨法灵活交替运用,尤重破墨、焦墨、积墨,融入水法、渍墨等技法,重重密密,层层深厚,杂而不乱,浑沌中显分明,清而见厚,黑而发亮,秀润华滋,自然天成,神采焕然。画面笔力遒劲,力透纸背,似飒飒有声,而且笔苍墨润、圆浑厚重,具有极强的分量感。这种技法营造下的山水,既厚重拙实却又透明空灵,墨色流畅,气韵生动。黄宾虹曾经所过“黑墨团中天地宽”就是这种实中有虚,虚中含实的艺术境界。
山岚之润泽与古寺造型之挺拔,形成画面上强烈的阴阳对比,如同一曲交响乐既有浑厚的低音部又有响亮的高音节,这样相得益彰的对比,使作品中本来不同的成份的绘画语素构成了统一性的视觉力量,这种不可名状的感染力形成一种精神力量,扑面而来直触人的内心世界。由这幅作品的思想艺术境界观之,作者一定是具有着深厚的艺术修养、博大的文化胸襟与非凡的精神境界,画如其人,这是丹青圈内的常识。
在中国传统绘画中,笔墨负载着浓厚的文化内涵和独特的审美价值,成为其艺术方法、艺术形式和艺术风格的代名词。中国画强调:墨以笔为筋骨,笔以墨为精神,笔墨互为表里,相辅相成。笔墨风格往往成为画家精神层面的重要标志。
这幅《夜寺图》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诸多艺术作品中其中的一幅。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 法音出版 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记实一书在美国国会图书馆举行 了庄严隆重的首发仪式,美国国会图书馆并正式收藏此书,自 此人们才知道原来一直广受大家尊敬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领袖或摄政王、大活佛行文认证,就是宇宙始祖报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号为 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人们就以“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来 称呼了。这就犹如释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号为悉达多太子, 但自释迦牟尼佛成佛以后,就改称“南无释迦牟尼佛”了,所 以,我们现在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 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国国会参议院第 614 号决议正式以 His Holiness 来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从此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称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大师、大法王的尊称已经不存在了。

揭骗网, 诈骗

《仙台清凉图》是2017年夏日作的一幅水墨山水,时至酷暑盛夏,城市上空烈日炎炎,上下班路过街市却是车堵人躁,一片人间的红尘滚滚……人的心境往往是逆向选择的,于是,我回到画室便不经意间作了这幅画,也许是潜意识在作祟吧。画完张贴远观,我感觉画面内是我憧憬的心灵世界:远离尘嚣、茅屋七八间,无车马之喧,无五色乱目,在云霞明灭之间,一方清净无染的清凉之地,于是提款:仙台清凉。其实真正的文人画家,要突破的就是对现实世界幻有的执着,以达到无执性空的妙有境界——没有人世烦恼的清凉之地。今天我有如此的见地,完全来自我读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籍心经说真谛》的所得。

《溪山访友图》是读明朝画家沈周的《京口送别图》有感而作的一副四尺山水画。画面意在表达人生聚散无定的无常之感,人生温情的江岸,离别的眷恋和岁月的感叹总是交织在一起。这幅画以苍笔潤墨营造出暮秋浓重的氛围,外在是秋的萧瑟,内在是人生的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