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中国十大骗局,每年狂吸中国人3000亿血汗钱!中国的骗子种类涉及360行,每行每业都有不同的骗子进行着诈骗活动,保守估计每年非法骗取的金额超过3000亿元。

在中国,最赚钱的行业其实是骗子产业,小到谎称路边捡到金龟一次非法获利你几千元的小骗子,大到炒黄金网络传销一次非法获利你上千万的大骗子,五花八门的骗子们,每年要非法获利中国人3000亿元以上。

列举中国最大的十大骗子产业:

马路骗子:一年非法获利50亿

一天,你走在路上,有一个农民模样的男女出现在你面前,问到银行或邮电局怎么走,然后就会很神秘地拿出一些金元宝或金佛像以及一些旧钱,说:他们在工地上挖出来的,值很多钱,问你要不要。

马路骗子的骗术不断花样翻新,包括早年的易拉罐中奖等等,经常有大叔大婶上当受骗,少则被骗数百元,多则被骗N万元。每天有成千上万人在上当,保守估计一年吸金50亿

外贸骗子:一年非法获利100亿

欺骗的对象基本上是全国各地的小企业,急着想把自己的产品推销到国外的中小企业。该类骗子的公司名头很大,什么国际公司中国总部,什么什么国际集团等等,办公室很高档,当然是租的,车子也很漂亮,也是租的,他一定能让你相信他们是大公司。

请你到非常豪华的餐厅吃饭,只要你先签合同,至少定单100万美金,当然要履行合同的话得先交保证金等七七八八的费用,等把你欺骗得差不多的时候,公司一关门,走了,你找吧。

官场骗子:一年非法获利150亿

如果你遇到一个领导人的亲戚或亲信,他说关系能上通中央领导人、下连基层派出所;能包你升官发财,无所不能、无所不通,什么政府拨款、副厅要升正厅、处级升局级。你可千万别激动,99%他是骗子。

这种骗子骗一个人得手,就是50-300万的大单,有些官场骗子混迹某地长达几年,甚至十年,都无人发现,骗得数千万甚至上亿亿的大有人在。

短信骗子:一年非法获利200亿

各种手机短信诈骗,如:中奖交税、让你去法院领传票,谎称房东新号码催交房租等等五花八门的短信骗局,小到非法获利几千元,大到非法获利300万,中国每座城市的公安局里,这样的报案堆积成山。

例如:杭州曾经一天就连续发九起短信诈骗案件,电话欠费、购车退税等,骗子共卷走544万元。成千上万的短信骗子们估计每年非法获利200亿以上。

婚恋骗子:一年非法获利250亿

该骗子主要是冒充高富帅,在婚恋网或婚介所以交友婚恋为名,对急切渴望结婚的女进行骗财骗色。例如两女子通过QQ交友上当,被骗50余万。

例如一骗子冒充美籍华人,自称朋友进奥巴马内阁,从一女性身上骗到700万。

现在恨嫁的女人太多了,有些男人专门做这样的事情,他们会扮成有钱人,衣着光鲜,出手大方,说做什么什么大生意,然后就一下迷惑了对方,先把色骗到手,等条件成熟后,说要做生意周转不灵,急需周转资金。或者正在做一个什么项目,回报很诱人,成功以后就可以送对方一套房子什么的,使该女性心动,然后说项目进行还差点钱,于是女人的钱就进到了他的手中。

不仅国内的婚恋骗子数以十万计,连外国骗子都盯上了很傻很天真的中国女人。

马来西亚警方指出,一些非洲骗子驻扎马来,跨国诈骗,针对中国和台湾的女性利用婚恋交友进行诈骗的案件,每年多达上千宗,数百个尼日利亚骗子仅在2012年就骗取了5亿令吉(约合人民币10亿元)。

该骗子产业国内国外加起来,每年从很傻很天真的中国女人口袋里吸金250亿。

         僧伽大师,西域人也,俗姓何。唐高宗初年来到北方游化,隶属于楚州龙兴寺。后来在泗州临淮县信义坊化得一方土地,埋下界标,要在这里建造寺院。在埋界标时,掘得古代的香积寺铭记,还有鎏金佛像一尊,佛像上有“普照王佛”几个字,于是就在这个地方建了一座佛寺。
         唐景龙二年,皇帝派遣使臣迎接大师进入宫内道场,尊为国师。不久,僧伽大师离开皇宫住在荐福寺。他常独居一室。他的头顶上有一个洞穴,平日用棉絮堵塞着,夜间则拿掉棉絮。香烟从周穴中冒了出来,烟气弥满全室,异常芳香。到天亮时,他便又用棉絮堵塞上。僧伽大师经常洗脚,人若取其洗脚水喝下去,多么难治的疾病都能痊愈。 一天,中宗皇帝在内殿对大师说:“方圆千里内已经几个月没下雨了,愿大师发发慈悲,解除我的忧虑。”大师便将铜瓶里的水播洒在空中,顷刻间阴云骤然密集,下起了甘霖般的大雨。中宗皇帝十分高兴,特颁诏令赐给他所修建的寺庙一块匾额,命名该寺为临淮寺。大师请求用“普照王”几个字为该寺命名,这是想依照金身佛像上的那几个字。中宗皇帝以为“照”字是则天皇后的庙讳,便改为“普光王寺”,仍然御笔亲书其匾额,拿来赐给他。到景龙四年三月二日,僧伽大师在长安荐福寺内端坐而终。中宗皇帝即令在荐福寺修起座佛塔,漆身供养。不多时,突然刮了阵儿大风,臭气弥漫了整个长安,中宗问道”这是什么预兆?外身边大臣赛道。僧伽大师是在临淮化缘修建的寺庙,恐怕他是想回到那里去,所以才出现这种变故。”中宗皇帝在心里默默地同意了,那种臭气便顿时消失了,顷刻之间,空气中立刻散发出浓郁而奇异的香味。就在这年五月,僧伽大师的遗骨送到了临淮,在那里修起寺塔供养。这就是现在的那座塔。后来中宗皇帝问万回法师道。僧伽大师是怎样的人?万回法师说:“大师是观音菩萨的化身,《法华经》中普门品所说应以比丘、比丘尼等身得度者,即皆显之而为说法,他就是这样的圣德。”在这之前,僧伽大师初到长安时,万回对他非常礼貌非常恭敬,大师拍着万回的头说“孩子,为何久留此地?可以去了。”等到大师去世后,没过儿个月,万回法师也圆寂了。僧伽大师平生化现的事非常多,都记栽在《本传》里,这里只是粗略记述他的始终罢了。
        末法时代,妖邪骗子横行,以邪知邪见愚弄众生。不引导众生修行,反而满口尽说经教论学的空头理论。外表是威威大圣法王、法师,而实际上是无证量的凡夫俗子。为了提高学佛行人的鉴别能力,树立学佛修行的正知正见,能早日皈依到H.H.第三世多杰羌佛之如来正法而修行,笔者特从出汉地佛教史料中,发掘出最初到中国弘扬如来正法的高僧、圣僧们的足迹、圣迹,汇编成《历代高僧传》以连载的方式陆续发表。旨在以历史之法水浇当今末法之块垒,让广大的有缘的信众,能认识什么是真正的如来正法、什么是佛法的本来面目,祈愿法界众生能早已消除业障增长福慧,珍惜古佛住世的无上因缘,发心听闻修学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来正法,早日成就解脱。
介子

南朝琅琊有个叫王淮之的人,字元会。他向来崇尚儒家学说,不相信佛教的六道轮回之理,常说精神与肉体一样都会死灭,哪有灵魂能 不断托生再世的道理呢?元嘉年间,王淮之为丹阳县令,元嘉十年时,他因患病而气绝身亡,不大一会儿又暂时苏醒过来了。当时,建康县令贺道力前来看望他的病情,正赶上王淮之苏醒过来在下床,王淮之告诉贺道力 说。我现在开始知道,佛教的道理不是虚假 的,佛教认为人死了之后精神仍然存在,确实是有验证的”。贺道力说:“你一向不相信佛教,今天怎么见你大不一样了呢?”王淮之庄重地说:精神确实是不会死灭的,佛教不能不相信啊!。”说完就死了。
末法时期,“人死如灯灭”断灭见,充斥了整个娑婆世界,否定因果律的存在,把众生的精神,引入了悲惨与绝望的死胡同。至尊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极圣解脱大手印》中告戒我们“必须要特别注意不犯正行中的一百二十八条邪恶知见和错误知见”明确规定“认六道轮回是传说不实”是邪恶知见。
介子

最近,币圈的事件依然此起彼伏,来聊天的圈内朋友纷纷谈到害怕被误认为是诈骗犯。虽然,我们知道,币圈里骗子真心不少,但如何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出淤泥而不染呢?链圈的朋友,也会提及tokens,逻辑大家都懂,实践起来要注意哪些红线,今天与大家探讨。

1集资诈骗是绝对红线

对于金融诈骗问题,之前的文章已经讨论过管辖权问题,无论在中国境内还是境外,侵害中国国民利益的行为,我国法律终将亮剑。对于国际刑警组织而言,对于金融诈骗案件,他们也保有极高的敏锐度,不管是在英联邦还是在美国,抑或者在北非,只要有金融诈骗行为,就有Police的身影。

因此,侥幸心理恐怕难以为继,还需要真正懂得法律常识,做最坏的准备。

集资诈骗罪的核心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我们知道,有些币圈的90后已经身价十几个亿,破亿的小伙伴大有人在。请注意,从智能币到法币的过程,是一个危险的旅程。

我国刑法对于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规定,还是相对保守中立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一)集资后不用于生产经营活动或者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与筹集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

(二)肆意挥霍集资款,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请脑补大肆购买奢侈品)

(三)携带集资款逃匿的;(不言而喻)

(四)将集资款用于违法犯罪活动的;(请注意,不仅包括犯罪,还包括违法行为,比如ico)

(五)抽逃、转移资金、隐匿财产,逃避返还资金的;(被害人追索,一味逃避,甚至网站上打出拒不归还字样)

(六)隐匿、销毁账目,或则搞假破产、假倒闭,逃避返还资金的;(飒姐办案中遇到过伪装“假黑客”逃避返还资金)

(七)拒不交代资金去向,逃避返还资金的;

(八)其他可以认定非法占有目的的情形。(这里的其他,不是逻辑上的除此之外全部都是的意思,而是其他达到之前七种情形危害程度的情形)

2智能币或法币,用到哪里罪过最小?

根据2001年1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集资诈骗罪和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在客观上均表现为向社会公众非法募集资金。

募集的资金(含智能币等虚拟财产)之用途,决定了行为的性质,在处理具体案件时,不能仅凭较大数额的非法集资款不能返还的结果,就推定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即便行为人将少量财物用于个人消费或挥霍,也不能就此认定其非法占有的目的,进而认定该人行为构成刑法第192条集资诈骗罪。

反之,如果一个区块链技术团队,发币了,其融来的资金主要用于技术开发、公司运营和宣传销售,则不构成集资诈骗的红线。

3从经验主义的角度,什么情况不会认定为诈骗类行为?

发币,往往是导火索。

不发币,也不一定就没事,也有人打着技术团队的旗号,骗取传统投资机构的信任,非法占有大额资金,逃匿到海外的事件发生。

一般而言,正常的区块链技术团队,无论从事公链建设,还是从事场景应用,只要有融资需求,都可能面临法律风险。目前,司法机关判断的标准,也许会集中在:

(一)人员是否有足够支撑的技术能力。我们相信XX挖土机学校的学生也很专业,但是区块链毕竟还是需要算法支撑,如果团队核心人员中没有在大型IT技术企业从事过技术主管以上级别的,就可能会被认定为没有适格的技术能力,从而认定其发币为“空气”;

(二)先有项目,还是先有币。如果项目还是构想阶段,就先发币筹钱了,会给监管机构和司法机关带来甄别难度;我们建议无论是否发币,都要先把项目落实,最好是能服务实体经济,以博得更多生存空间。

(三)融币融资,花多少钱在项目和经营上?

我们不反对适当的消费,但是,区块链项目本来就容易受到媒体的负面评价。一旦融资融币成功,将其中20%用于非技术开发类支出,是可以容忍的。但如果将其中80%的币和资金用于非技术开发的装修、租会议室、搞营销、上交易所托市等,很有可能会在项目失败后,被认定为:虚假项目,从而陷入刑法第266条诈骗罪的泥潭,或者涉嫌刑法第192条集资诈骗罪。

因此,我们建议,技术是个好技术,应用也有不错的场景,那就做“长线”。如果有些朋友认为,发币是区块链完整生态体系的一部分,在海外发币,只要不侵害我国国民利益,中国法律有一定容忍度。但是,容忍总是有“限度”的,无论币圈还是链圈,都要跟诈骗类犯罪保持一个安全距离。既然相信区块链的未来,就莫要杀鸡取卵,越是浮躁的行业,越是需要冷静的判断,事缓则圆。

唐宪宗元和初年,吴郡长乐县冯生,原以明经科考入吏部供职,这年被上司免除了官职,暂时客居在长安。有位自称名字叫鉴的老僧人,有一天来到冯生住处,对冯生说:“你与我是一个姓…”外于是两人互相来往了一年多的时间,交情甚密。等到冯生治办好行装,要到东越出任都尉时,鉴法师背着书箱来向他辞行,冯生问道:“法师要去什么地方呢?”鉴法师说:“我住的地方在灵岩寺西廊下面的小房内,在那里住久了,后来才云游到长安城,到现在已经十年了。值得庆幸的是,在长安认识了你。如今我要返回故居,所以来向你告别。然而你要去东越作都尉,正好路过灵岩寺山下,可以去访问我一下的”。冯生应诺道“一定前去拜访”。
        过了几个月,冯生自长安出苗往东越赴任,走到灵岩寺门前,勒马站定了说“这不是鉴法师住的寺院吗?”他立即下马走了进去。这时正有个僧人在庭院里,冯生问他道:“不知鉴法师住的小屋在什么地方,我想到哪里去看看。”僧人说:“我们这里有好多法师,独独没有名字叫鉴的。”冯生开始有些怀疑,心里合计道:“鉴法师乃是讲究信用的人,哪能骗我呢。”于是一个人在寺院内游览起来。走到西廊下面时,忽然看见有许多僧人的画像,其中一人的形貌与鉴 法师一样,冯生大为惊奇地说:“鉴法师果然是个高人!而且能神奇地降临到我的面前。”于是慨然泪下,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冯生仔细看了看画像下面的题辞只见下面写道:“此位高僧姓冯,吴郡人,十岁始学佛法,以道行高深闻名于世,终年七十八岁。”冯生看完题辞, 若有所悟,觉得佛法真的是不可思议……
   末法时代,妖邪骗子横行,以邪知邪见愚弄众生。为了提高学佛行人的鉴别能力,树立学佛修行的正知正见,能早日皈依到H.H.第三世多杰羌佛之如来正法而修行,笔者特从出汉地佛教史料中,发掘出最初到中国弘扬如来正法的高僧、圣僧们的足迹、圣迹,汇编成《历代高僧传》以连载的方式陆续发表。旨在以历史之法水浇当今末法之块垒,让广大的有缘的信众,能认识什么是真正的如来正法、什么是佛法的本来面目,祈愿法界众生能早已消除业障增长福慧,珍惜古佛住世的无上因缘,发心听闻修学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来正法,早日成就解脱。

  洛阳敬爱寺北禅院的高僧释从谏,本姓张,南阳人。身长八尺,相貌魁梧。过了壮年期以后,忽然顿悟真理,于是,出家削发为僧他精心研习禅观,心境了然明白,修行了不超过十年,许多资深德高的高僧大德,都对他深表推崇和佩服。等他来到洛阳后,便住在了敬爱寺。他的资历与道德都已达到成熟阶段,成为僧人与道人的宗师,每次赴会时,都与宾头卢尊者坐在一起吃饭,他是如此的受人敬佩。
        唐武宗继位后,改都会昌,他喜爱成仙长寿之道而鄙薄佛教,于是下令各处毁坏寺庙,让僧人回乡返俗。释从谏上人便头戴黑布帽身穿麻布衣,潜藏到皇甫枚之温泉别墅里。后山上林木参天,巨石平坦,释从谏法师于炎热的盛夏常常在这里端坐入定。有一天,浓云骤雨突然涌了上来,雷电轰击着石旁边的大檀树。暴雨到来时,一起修练的各位兄弟纷纷跑进树林躲避,释从谏上人则静静地盘腿坐在原处,好像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一样。至大中初年,唐宣宗复兴佛教,释丛谏上人又回到洛阳故居。他的儿子有一天从广陵来看望他,正巧在寺院门口与他相遇,儿子长得高大魁伟,有些认不出来了。儿子向他施礼,问他释从谏高僧住在什么地方,释从谏上人用手指了指说道:“就在那边的东头”等儿子去了之后,他回到自己屋里关上房门再也不出来,以此断除了世俗我执。咸通丙戊年五月,释从 谏上人老家的人,突然普遍地收到他所写的信…
        末法时代,妖邪骗子横行,以邪知邪见愚弄众生。为了提高学佛行人的鉴别能力,树立学佛修行的正知正见,能早日皈依到H.H.第三世多杰羌佛之如来正法而修行,笔者特从出汉地佛教史料中,发掘出最初到中国弘扬如来正法的高僧、圣僧们的足迹、圣迹,汇编成《历代高僧传》以连载的方式陆续发表。旨在以历史之法水浇当今末法之块垒,让广大的有缘的信众,能认识什么是真正的如来正法、什么是佛法的本来面目,祈愿法界众生能早已消除业障增长福慧,珍惜古佛住世的无上因缘,发心听闻修学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来正法,早日成就解脱。
   信中说:“要好好供奉佛教,积善修德。贫道秋初要远行,所以写信与你们告别。”到了秋季七月初一日清晨, 释从谏上人洗完手点上香,反复念诵我佛如来,然后右侧向下躺在床上,招呼门徒玄章等来到面前,告诫他们道:“人生多难,世道险恶, 稍有不慎,极易沉沦,唯有归依佛法,精诚守戒修行,方能救拔超脱”来日龙华会上,还能与诸位相逢。人之生命有限,我今与你们暂别。
        过了一天,释从谏上人无病而亡,享年八十余岁。玄章等人遵照师父遗嘱,把他的尸体送到建春门外停放尸体的山林里,奉献给饥饿的鸟兽。第三天再去看时,肌体的样子与活的时候相向,没有乌兽敢于靠近,于是在尸 体上盖了一层食物,过了一宿,才见有豺狼狐狸之类兽曾经光顾的痕迹,但它们只吃掉了食物,尸体的肌肤仍然完好无损。玄章等人便依照天竺的办法将遗体火化完了,收藏起骨灰在道旁建起一座白塔,将骨灰存放在塔内,年年供奉香火。
        末法时代,妖邪骗子横行,以邪知邪见愚弄众生。为了提高学佛行人的鉴别能力,树立学佛修行的正知正见,能早日皈依到H.H.第三世多杰羌佛之如来正法而修行,笔者特从出汉地佛教史料中,发掘出最初到中国弘扬如来正法的高僧、圣僧们的足迹、圣迹,汇编成《历代高僧传》以连载的方式陆续发表。旨在以历史之法水浇当今末法之块垒,让广大的有缘的信众,能认识什么是真正的如来正法、什么是佛法的本来面目,祈愿法界众生能早已消除业障增长福慧,珍惜古佛住世的无上因缘,发心听闻修学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来正法,早日成就解脱。

在Modern Tech启动Pincoin的首次代币发行时,曾向投资人承诺会提供固定收益。随后,这家公司又发布了另一种代币iFan(一种针对明星的社交网络代币)。Picoin的投资人最初收到的是现金回报,随后该团队又向Pincoin投资人提供iFan代币作为投资回报。到了最后,Modern Tech突然集体消失。

这也是首次代币发行领域里最大规模的退出骗局。Modern Tech由7名越南人创办,在从大众投资人手中诈骗到资金之后,他们似乎已逃离越南,而被骗的投资人只能集结公司的总部外讨要说法。

根据越南媒体的报道,项目背后的真正策划者是一个由7名越南人组成的团队。为了怂恿投资人参加首次代币发行,他们曾在河内、胡志明市、甚至是偏远地区举办过会议。

在这些会议中,投资人被告他们初期投资的月息能达到48%,在投资4月之后将收回全部投资。此外,每介绍一名新会员进入该网络还将得到8%的佣金作为回报。

Pincoin让用户介绍其他人参与这个项目,然后为其提供奖励,这种形式很特殊,但也似曾相识。从今年1月开始,Modern Tech就已不再向投资人提供现金回报,改用iFan代币。上月,这家公司便已人去楼空,仅留下仍可登录的网站。

2000余人投资网络虚拟币被骗 涉案金额1亿余元

2017年游仙分局成功破获一起特大网络传销案,打掉一个以投资网络虚拟币“利物币”为名,参与人数达2000余人,涉案金额高达1亿余元的网络传销组织,移送审查起诉犯罪嫌疑人31名。

据介绍,2016年5月,分局经侦大队陆续接到群众报案称:辖区有人以投资虚拟货币“利物币”为名,发展大量群众参与投资,后“利物币”网站关闭,游仙地区负责人孟某某、齐某某失去联系。

接报后,分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取证。经精心部署、缜密侦查,及时将孟某某、齐某某等11名骨干分子抓获归案。在捣毁游仙片区网络后,专案组发现“利物币”传销组织在绵阳地区的总头目为赵某某和杨某某。经近一年时间的深挖细查,杨某某在新疆昌吉市被抓获归案;赵某某迫于压力,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经审讯,二人对其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经查:2016年以来,该传销组织大肆对外宣传,“利物币”为德国磐石基金打造的4代虚拟货币,具有流通、保值的功能。投资人只需购买价值6000元人民币的“利物币”,即可激活网络矿机,矿机每日生产的“利物币”储存于投资人个人账户中。投资人可从中获取动态收益和静态收益,动态收益是以投资人发展下线人数为返利依据,静态收益为每隔一个固定时间获得部分固定收益。动态收益和静态收益的返利均为“利物币”,投资人需通过找上线兑换或卖给下线激活矿机套现为人民币。通过采取以上模式,该犯罪团伙共诱骗数千名群众参与传销。

目前,该案已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犯罪嫌疑人31名。

当天,会上还通报了2017年盐亭县局成功破获一起涉及四川、陕西、云南、贵州等20多个省市600多家企业的特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安州分局成功破获辖区首起网络传销犯罪案,移送审查起诉犯罪嫌疑人7名;以及市局经侦支队成功破获一起公安部督办的出售假美元案,收缴假美元30余万元,犯罪分子邱某某、余某某已被法院判刑等案件。

据悉,2017年绵阳市公安机关共破获各类经济犯罪案件168起,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经济犯罪嫌疑人488名,为群众挽回经济损失1.36亿余元,进一步规范了市场秩序,维护了广大群众的合法利益。

4月6号下午,南京市民张小姐,在和燕路武警医院门口,发现一个70多岁的老汉,自称是工地民工,售卖一个全是泥巴的砚台,张小姐发现,这个老汉正是两年前,骗她爸爸买了假古董的骗子,当即报了警。

民警赶到现场,卖砚台的老汉还在叫卖,老汉全身泥巴,一身民工打扮,面前摆着一个黄色安全帽,还有一个玉砚台,雕着龙,裹着泥巴。看到民警,张小姐说,就是这个老汉,两年前用假古董,骗了她爸爸1000元钱。

面对民警,老汉矢口否认自己在卖假古董骗人,但附近路人证实,跟老汉在一起的,还有两个托儿,刚刚看到民警已经跑了。而现场有几位市民说,他们当中也有人上当过。

为进一步调查,民警将老汉带到迈皋桥警务站,同时通知张小姐的父亲到警务站来。

在迈皋桥警务站,张小姐父亲说,就是这个老汉装可怜卖给自己假古董,没想到两年过去了还在这里行骗。而民警通过警务平台的记录得知,老汉姓殷,安徽人,今年已经70多岁,在过去两年里,多次在迈皋桥一带以假古董行骗。随后民警现场砸开殷某的古董,原来是塑料和石膏粉制作而成,是工艺品,本钱在15元左右。民警根据相关的治安处罚条例,对张某处以500元罚款。同时对殷某2名同伙进行追查。民警提醒,市民在路上遇到伪装成民工叫卖古董的,千万不要相信。

对于现在的家长来说,电话或其他网络社交平台,都是他们与校方沟通的重要手段。一方面,通过电话或社交平台进行沟通更加方便快捷,另一方面还能随时获知孩子的在校情况。但也正因这样非面对面的沟通,往往给不法分子可乘之机,他们冒充学校老师身份,以“学生受伤”、“培训费”等为诈骗由头,诱骗家长汇款或转账。对此,360手机卫士安全专家提醒广大家长,接到学校或老师来电时,首先要同老师和孩子本人取得联系,并多方查证核实对方言论,以免上当受骗。

不法分子假冒老师 各耍花招套路深

据媒体报道,近日,天津市连发三起身份冒充诈骗案件,骗子以学校体育老师的名义给家长打电话,并借由孩子受伤需向医院缴纳押金一事诈骗学生家长。

3月27日上午10点50,一位家长报警称,自己接到一通陌生来电,对方自称是学校体育老师,孩子因上课受伤被送往总医院急诊科治疗,情况紧急,所以要求家长立刻转账以向医院缴纳押金。随后,这位家长紧忙赶往总医院求证,才发现自己孩子并未住院,那通电话也是骗子设下的圈套。当天上午11点,另一位家长也接到了同样的电话,在同孩子和班主任联系无果后,及时向民警寻求帮助,最终也未陷入骗局。

不幸的是,当天下午仍有一位家长被这一犯罪团伙“套路”,爱子心切的家长听信骗子谎言,将4万元转入骗子账户中。这位家长在察觉到不对劲后拨打110求助,并在反诈中心帮助下,及时冻结住全部钱款,避免了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