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标签 "新闻"

新闻

央广网北京7月28日消息(记者杨博宇)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正值暑假,又是不少校外培训班火热招生的时候。然而近年来,一些培训机构打着童星培训的旗号吸引了不少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其中不乏忽悠、哄骗甚至欺诈钱财的骗局。孩子稍加包装就能成为大明星,这些所谓的童星培训背后暗藏哪些套路?
去年六月,北京的汪先生带着孩子在某商场被所谓的“星探”发现。“星探”声称,正在街头寻找艺术天赋高的儿童,推荐孩子参加国际大赛。
汪先生告诉记者:“他说我的女儿有潜质,一看就跟别的小孩不一样,是很难得的人才。他们是一个童星培训机构,找这样的孩子不容易,找到他们公司来包装培训她,双方是共赢的。”
“星探”的话让孩子和妈妈有点动心。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妈妈带着女儿来到这家公司。经过测试,汪先生得到通知,香港来的一个掌管亚太区的总监来跟他谈孩子的签约问题。签约的条件是,三年内公司负责包装培训,送孩子到美国参加国际顶级大赛并拿金奖。费用是每年79000元,三年近24万元。
此后,按照公司通知,汪先生了参加纽约国际时装周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家长们得知,将于2018年2月6日带领100名全国范围内甄选出的优秀中国儿童模特赴美国参赛,汪先生的女儿也是其中之一。随后有30多个家庭赶到美国参加这个所谓的“纽约少儿国际时装周”。根据公司此前宣传,孩子们将要和全世界的几千名选手竞争,与来自40多个国家的童模同台竞演。但一下飞机家长们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汪先生说:“彩页里有30多个国内的孩子,后来又补了10个外国人的照片。全球国际就这么多人参赛。这50个人比什么赛呢?”
而之前宣传资料上的观摩纽约国际时装周和参加格莱美颁奖典礼酒会的活动一样也没有兑现。30多个家庭一直住在新泽西州纽瓦克市的一个旅馆里。为这场大赛,很多家庭不仅付出数十万的签约费,缴纳5万元的报名费,还被公司要求拿钱买奖。
据汪先生介绍,金奖是15万元,另加5万元钱的参赛费,即20万元;银奖是10万元再加5万元的参赛费,即15万元。
家长们认为,这样一个所谓的纽约少儿时装大赛与之前公司宣传的完全不符,他们要求公司说明原因并退还所交的巨额费用。而该公司回复称,合同里没有任何关于大赛的规模、层次、服务标准等约定,孩子出了国也领了奖,自己已经履约。由于家长们不断讨要说法,该公司承认大赛确实有问题,但称责任在美国纽约少儿时尚模特协会。然而记者调查发现,网上既查不到这个组织,其标注的地址街道在纽约市也根本找不到。该协会邀请现场颁奖的所谓联合国秘书长助理杜多先生也为冒充,这个大赛完全由香港某公司一手操作。
有知情人士透露,这种手段正是一些所谓的童星培训机构惯用的套路。
北京的刘女士告诉记者,之前带着3岁的女儿逛商场时,曾多次遇到类似的所谓“星探”。第一次碰到这种童星“星探”,她的老公还信以为真,与对方加了微信。
在刘女士看来,这些所谓的“星探”也会选择特定的目标群体。好在事后有朋友提醒,刘女士才没有上当。
刘女士说:“他当时没说要包装,就说我家的小孩很适合上电视、走模特,通过他们公司宣传,根本没提钱。因为我有一个做传媒的朋友告诉我是加了微信以后,他们会约小孩去参加节目,让孩子走模特之类的,如果孩子需要再包装,就再需要钱。”
有业内人士表示,严格来讲,目前还没有真正的童星培训,这是一个伪说法,而且童星也不是培训出来的,很多公司都是打着童星培训旗号来招生而已。

相信不少人都看过谍战片,里面的人通过一些暗语进行联系。广西南宁一个电信网络诈骗团伙,他们也对连续剧中的情节进行了模仿,不过还是被民警给逮住了。在宾阳县宾州镇商贸城某栋民居内,民警将正在从事电信网络诈骗的廖某程、廖某铭两兄弟抓获,当场缴获作案的手机4部、台式电脑一台以及其它作案工具一批。紧接着,民警通过线索将涉案的另外两名嫌疑人朱某、韦某抓获归案。据了解,该团伙是以“克隆”微博冒充好友,请求帮忙买机票方式实施诈骗。

经查,该团伙是“家族式”犯罪团伙,廖某程、廖某铭两兄弟负责向受害人发送诈骗信息,两人的舅舅朱某负责扮演机场售票经理接听受害人打来的电话,朱某的表弟韦某则负责取受害人打进账户的钱。韦某说,表哥朱某平时非常喜欢看“抗日”连续剧,“谍战片”更是他的最爱,他们为了防止有人被抓,其他人能顺利逃脱,朱某提出,平时联系必须要使用“暗语”。如果暗号答错了,说明出事了,只有答对的情况下,说明一切正常。目前,韦某等4名嫌疑人因涉嫌诈骗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7月14日,一名急着回家的湖南女子在广州站被一伙陌生人告知,因为前面“塌方”列车受阻,被要求交2500元后进站,上车后才发现自己上当受骗。

受骗女子张某,40岁,湖南常德人,在广东东莞打工。当天因为有事急着回家,她从东莞乘坐汽车在广州火车站附近的汽车站下车后,遇到几名陌生人说:“铁路前面塌方了,进站上车难度很大。如果交了2500元还有机会,上车后钱会退还的。”这时,身边有几个人在打电话,说的也是前面塌方的事,张某信以为真,交了2500元后才进站。

登上列车后,张某找到列车长和乘警,说起要退还2500元的事时,列车长和乘警都是莫名其妙。列车工作人员告知她,根本没有“塌方”之事,铁路也不会收取这笔费用,完全是被人欺骗了。听到这么一说,张某当场气得捶胸顿足。

铁路警方敬告大家:雨季乘车,如果车次情况有变化,一定要到车站服务窗口向工作人员询问情况,掌握列车动向,千万不要听信陌生人的谣言,防止上当受骗,白白丢失自己的血汗钱。

如今的骗子越来越胆大,竟然直接混进一些公司企业的QQ工作群里,冒充老总发号施令。这不,济南一家公司的财务人员方女士就上了当,半天时间给“假老总”转出去105万元公款。

事情要从去年说起。2017年6月1日10时许,济南市市中区一家公司的财务工作人员方女士在上班期间,在QQ工作群里收到董事长的转账要求。由于是工作群,又是老总“亲自”发话,方女士并没有进一步核实,便分三次将105万元人民币资金转到中国工商银行的某账户内。当日15时,方女士与董事长取得联系,才发现董事长根本就没有发出过转账的指令。得知被骗后,方女士立即报警。2017年7月21日,嫌疑人主犯郑某被捕归案,追回涉案资金44150元,今日已将涉案资金以现金的形式返还给受害人。
记者了解到,方女士在上班时收到QQ工作群中老总的转账要求,由于疏忽大意没有进行核实,便将105万元人民币资金转出。在接到报警后,济南市市中区警方于2017年6月2日立案侦查,并马上对涉案嫌疑人账户进行冻结,冻结资金269910元。公安机关经过调查,这笔涉案资金权责明确,已于2017年9月7日,将这笔资金转至受害人账户。

据警方介绍,嫌疑人郑某为广西宾阳人,在广西百色的出租屋内建立了临时窝点,每次的作案周期大约为一至两周,随后就会更换作案地点,躲避警方的追查。济南市市中区警方经过一个多月的工作,在广西将嫌疑人抓捕归案。同时警方遵循追赃最大化的原则,追回涉案资金44150元,于2018年7月4日将涉案资金以现金的形式返还给受害人。

警方提示广大群众,对于网上转账的要求一定要核实后再汇款,如不幸遭遇诈骗,案件发生后应及时报警,越早报案,追回资金的可能越大,切勿讳疾忌医导致严重损失。

中国十大骗局,每年狂吸中国人3000亿血汗钱!中国的骗子种类涉及360行,每行每业都有不同的骗子进行着诈骗活动,保守估计每年非法骗取的金额超过3000亿元。

在中国,最赚钱的行业其实是骗子产业,小到谎称路边捡到金龟一次非法获利你几千元的小骗子,大到炒黄金网络传销一次非法获利你上千万的大骗子,五花八门的骗子们,每年要非法获利中国人3000亿元以上。

列举中国最大的十大骗子产业:

马路骗子:一年非法获利50亿

一天,你走在路上,有一个农民模样的男女出现在你面前,问到银行或邮电局怎么走,然后就会很神秘地拿出一些金元宝或金佛像以及一些旧钱,说:他们在工地上挖出来的,值很多钱,问你要不要。

马路骗子的骗术不断花样翻新,包括早年的易拉罐中奖等等,经常有大叔大婶上当受骗,少则被骗数百元,多则被骗N万元。每天有成千上万人在上当,保守估计一年吸金50亿

外贸骗子:一年非法获利100亿

欺骗的对象基本上是全国各地的小企业,急着想把自己的产品推销到国外的中小企业。该类骗子的公司名头很大,什么国际公司中国总部,什么什么国际集团等等,办公室很高档,当然是租的,车子也很漂亮,也是租的,他一定能让你相信他们是大公司。

请你到非常豪华的餐厅吃饭,只要你先签合同,至少定单100万美金,当然要履行合同的话得先交保证金等七七八八的费用,等把你欺骗得差不多的时候,公司一关门,走了,你找吧。

官场骗子:一年非法获利150亿

如果你遇到一个领导人的亲戚或亲信,他说关系能上通中央领导人、下连基层派出所;能包你升官发财,无所不能、无所不通,什么政府拨款、副厅要升正厅、处级升局级。你可千万别激动,99%他是骗子。

这种骗子骗一个人得手,就是50-300万的大单,有些官场骗子混迹某地长达几年,甚至十年,都无人发现,骗得数千万甚至上亿亿的大有人在。

短信骗子:一年非法获利200亿

各种手机短信诈骗,如:中奖交税、让你去法院领传票,谎称房东新号码催交房租等等五花八门的短信骗局,小到非法获利几千元,大到非法获利300万,中国每座城市的公安局里,这样的报案堆积成山。

例如:杭州曾经一天就连续发九起短信诈骗案件,电话欠费、购车退税等,骗子共卷走544万元。成千上万的短信骗子们估计每年非法获利200亿以上。

婚恋骗子:一年非法获利250亿

该骗子主要是冒充高富帅,在婚恋网或婚介所以交友婚恋为名,对急切渴望结婚的女进行骗财骗色。例如两女子通过QQ交友上当,被骗50余万。

例如一骗子冒充美籍华人,自称朋友进奥巴马内阁,从一女性身上骗到700万。

现在恨嫁的女人太多了,有些男人专门做这样的事情,他们会扮成有钱人,衣着光鲜,出手大方,说做什么什么大生意,然后就一下迷惑了对方,先把色骗到手,等条件成熟后,说要做生意周转不灵,急需周转资金。或者正在做一个什么项目,回报很诱人,成功以后就可以送对方一套房子什么的,使该女性心动,然后说项目进行还差点钱,于是女人的钱就进到了他的手中。

不仅国内的婚恋骗子数以十万计,连外国骗子都盯上了很傻很天真的中国女人。

马来西亚警方指出,一些非洲骗子驻扎马来,跨国诈骗,针对中国和台湾的女性利用婚恋交友进行诈骗的案件,每年多达上千宗,数百个尼日利亚骗子仅在2012年就骗取了5亿令吉(约合人民币10亿元)。

该骗子产业国内国外加起来,每年从很傻很天真的中国女人口袋里吸金250亿。

这年头,我们已经习惯了在微信朋友圈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

  在外聚聚、到处走走时,随手拍一拍,手指点一点,美滋滋地跟朋友圈的人分享喜悦;

  心情不好的时候,选上几张靓照,配上几句文字,为自己的焦躁与痛苦寻找一个宣泄口;

  ……

  殊不知,黑灰产从业者(俗称“骗子”)就是瞄上了这一点,盗取我们满载生活点滴的文字、照片、身份信息甚至真实的生活痕迹,打造出一个虚假的完美人设,用来骗财骗色。

  我们的照片这样被婚恋骗局盗用

  婚恋平台就是一片被黑灰产奋力开拓的高发区域。《中国统计年鉴2017》数据显示,我国2017年单身人口2.4亿人,占20岁以上人口总数21.7%。这些数字的背后,是相亲市场的愈发红火。

  而社交需求的充足、潜在利益的丰厚,再加上并不严格的审查监管,让婚恋平台成为黑灰产眼中一块流油的肥肉。

  利用用户渴恋渴婚的心理, 骗子批量注册婚恋平台的账户,上传我们的照片,复制我们的文字,伪造我们的身份信息,而我们毫不知情“这世界上的第二个我”。有一部分用户被吸引了,希望就此展开一段浪漫恋情。

  然而,等着他们的不是美好的童话,而是精心编织的骗局——一开始若有若无、恰到好处的撩拨,偶尔展现出来的“情到深处”,一步一步极富耐心和技巧地将被骗用户拖入陷阱,等到骗子觉得榨干利用价值了,留给被骗用户的是人财两空的惨痛现实。

  在骗子诈骗过程中,被盗用照片和身份信息的我们自始至终都被蒙在鼓里。直到有一天,被骗用户找上门来,指着我们的鼻子大骂,说我们是丧尽天良的骗子;或者是哪个朋友从某些地方看见了“这世界上的第二个我”搞着一些令人鄙夷的把戏,在朋友间渐渐传开,越来越多的人用有色眼镜看我们……我们的正常生活被打乱,可是我们何其无辜?

  我们不认识这些受害者,我们也从来没有注册过这些账号。但是我们却要因为骗子的罪过而承受一定的代价。

  个人照片被用于诈骗的人结果很惨

  刘女士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

  刘女士人长得甜美,丈夫顾先生高大帅气,二人本来过着甜甜蜜蜜的小日子。

  直到一日,一个微信账号申请加顾先生为好友,顾先生加上了对方。哪想到,对方一上来就炮轰顾先生是个小三,并说自己和刘女士在婚恋网站上认识,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还为她花费了几十万,顾先生应该识相点,赶紧退出。

  顾先生大怒,和刘女士大吵一架,扬言此事属实就离婚。

  刘女士百口莫辩之下,联系了这个自称周某的微信账号,要求他发送婚恋网站的截图,一看竟是一个叫甜甜的人,上传的照片均取自于刘女士朋友圈过去半年的照片。

  刘女士继续追问周某如何拿到顾先生的账号,周某称自己的一个朋友曾经看到刘女士和顾先生在一起,给自己提了醒,而自己实在太爱这个甜甜了,也不忍心指责甜甜,只能辗转打听到顾先生的微信账号,希望通过谈判劝退顾先生。

  事情就此真相大白,后来周某向刘女士一家道了歉,并报了警,以期警方早日抓到这个甜甜,不让“她”祸害更多的人。

  一场闹剧过后,满地鸡毛。周某被骗几十万元,而刘女士总觉得在这件事上丈夫不够相信自己,夫妻间出现了嫌隙。

  如何防范个人照片被骗子盗用?

  其实,不只是在婚恋社交平台,我们的生活美照还可能会被用作虚假广告制作、熟人诈骗甚至是色情网站拉客,从而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惊涛骇浪,对我们的名誉造成极大损伤。

  那么,我们该如何防范这种现象的出现呢?嗯,正确的防范方法至少有以下四点:

  1、选择正规大型的社交平台,为朋友圈晒照设置浏览用户分类。正规大型社交平台的反爬技术通常比较好。平时尽量少晒照,忍不住想在社交平台晒照时,可以设置该照片的浏览用户分类,社交平台设置访问时间、用户权限等,加大爬虫难度。

  2、注意账户安全防护措施,选择手机、邮箱绑定,提升密码设置安全等级。

  3、谨慎添加好友。费一点心思追看一下主动添加一方是否在该社交平台上有较多的历史痕迹,如果发现对方最近才开通账号,生活信息记录较少,或者某一时间段集中大规模上传生活照,谨慎添加。

  4、如果遇到需要上传个人隐私的APP、小程序、问卷等,谨慎填写个人资料。

最近,币圈的事件依然此起彼伏,来聊天的圈内朋友纷纷谈到害怕被误认为是诈骗犯。虽然,我们知道,币圈里骗子真心不少,但如何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出淤泥而不染呢?链圈的朋友,也会提及tokens,逻辑大家都懂,实践起来要注意哪些红线,今天与大家探讨。

1集资诈骗是绝对红线

对于金融诈骗问题,之前的文章已经讨论过管辖权问题,无论在中国境内还是境外,侵害中国国民利益的行为,我国法律终将亮剑。对于国际刑警组织而言,对于金融诈骗案件,他们也保有极高的敏锐度,不管是在英联邦还是在美国,抑或者在北非,只要有金融诈骗行为,就有Police的身影。

因此,侥幸心理恐怕难以为继,还需要真正懂得法律常识,做最坏的准备。

集资诈骗罪的核心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我们知道,有些币圈的90后已经身价十几个亿,破亿的小伙伴大有人在。请注意,从智能币到法币的过程,是一个危险的旅程。

我国刑法对于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规定,还是相对保守中立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一)集资后不用于生产经营活动或者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与筹集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

(二)肆意挥霍集资款,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请脑补大肆购买奢侈品)

(三)携带集资款逃匿的;(不言而喻)

(四)将集资款用于违法犯罪活动的;(请注意,不仅包括犯罪,还包括违法行为,比如ico)

(五)抽逃、转移资金、隐匿财产,逃避返还资金的;(被害人追索,一味逃避,甚至网站上打出拒不归还字样)

(六)隐匿、销毁账目,或则搞假破产、假倒闭,逃避返还资金的;(飒姐办案中遇到过伪装“假黑客”逃避返还资金)

(七)拒不交代资金去向,逃避返还资金的;

(八)其他可以认定非法占有目的的情形。(这里的其他,不是逻辑上的除此之外全部都是的意思,而是其他达到之前七种情形危害程度的情形)

2智能币或法币,用到哪里罪过最小?

根据2001年1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集资诈骗罪和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在客观上均表现为向社会公众非法募集资金。

募集的资金(含智能币等虚拟财产)之用途,决定了行为的性质,在处理具体案件时,不能仅凭较大数额的非法集资款不能返还的结果,就推定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即便行为人将少量财物用于个人消费或挥霍,也不能就此认定其非法占有的目的,进而认定该人行为构成刑法第192条集资诈骗罪。

反之,如果一个区块链技术团队,发币了,其融来的资金主要用于技术开发、公司运营和宣传销售,则不构成集资诈骗的红线。

3从经验主义的角度,什么情况不会认定为诈骗类行为?

发币,往往是导火索。

不发币,也不一定就没事,也有人打着技术团队的旗号,骗取传统投资机构的信任,非法占有大额资金,逃匿到海外的事件发生。

一般而言,正常的区块链技术团队,无论从事公链建设,还是从事场景应用,只要有融资需求,都可能面临法律风险。目前,司法机关判断的标准,也许会集中在:

(一)人员是否有足够支撑的技术能力。我们相信XX挖土机学校的学生也很专业,但是区块链毕竟还是需要算法支撑,如果团队核心人员中没有在大型IT技术企业从事过技术主管以上级别的,就可能会被认定为没有适格的技术能力,从而认定其发币为“空气”;

(二)先有项目,还是先有币。如果项目还是构想阶段,就先发币筹钱了,会给监管机构和司法机关带来甄别难度;我们建议无论是否发币,都要先把项目落实,最好是能服务实体经济,以博得更多生存空间。

(三)融币融资,花多少钱在项目和经营上?

我们不反对适当的消费,但是,区块链项目本来就容易受到媒体的负面评价。一旦融资融币成功,将其中20%用于非技术开发类支出,是可以容忍的。但如果将其中80%的币和资金用于非技术开发的装修、租会议室、搞营销、上交易所托市等,很有可能会在项目失败后,被认定为:虚假项目,从而陷入刑法第266条诈骗罪的泥潭,或者涉嫌刑法第192条集资诈骗罪。

因此,我们建议,技术是个好技术,应用也有不错的场景,那就做“长线”。如果有些朋友认为,发币是区块链完整生态体系的一部分,在海外发币,只要不侵害我国国民利益,中国法律有一定容忍度。但是,容忍总是有“限度”的,无论币圈还是链圈,都要跟诈骗类犯罪保持一个安全距离。既然相信区块链的未来,就莫要杀鸡取卵,越是浮躁的行业,越是需要冷静的判断,事缓则圆。

在Modern Tech启动Pincoin的首次代币发行时,曾向投资人承诺会提供固定收益。随后,这家公司又发布了另一种代币iFan(一种针对明星的社交网络代币)。Picoin的投资人最初收到的是现金回报,随后该团队又向Pincoin投资人提供iFan代币作为投资回报。到了最后,Modern Tech突然集体消失。

这也是首次代币发行领域里最大规模的退出骗局。Modern Tech由7名越南人创办,在从大众投资人手中诈骗到资金之后,他们似乎已逃离越南,而被骗的投资人只能集结公司的总部外讨要说法。

根据越南媒体的报道,项目背后的真正策划者是一个由7名越南人组成的团队。为了怂恿投资人参加首次代币发行,他们曾在河内、胡志明市、甚至是偏远地区举办过会议。

在这些会议中,投资人被告他们初期投资的月息能达到48%,在投资4月之后将收回全部投资。此外,每介绍一名新会员进入该网络还将得到8%的佣金作为回报。

Pincoin让用户介绍其他人参与这个项目,然后为其提供奖励,这种形式很特殊,但也似曾相识。从今年1月开始,Modern Tech就已不再向投资人提供现金回报,改用iFan代币。上月,这家公司便已人去楼空,仅留下仍可登录的网站。

2000余人投资网络虚拟币被骗 涉案金额1亿余元

2017年游仙分局成功破获一起特大网络传销案,打掉一个以投资网络虚拟币“利物币”为名,参与人数达2000余人,涉案金额高达1亿余元的网络传销组织,移送审查起诉犯罪嫌疑人31名。

据介绍,2016年5月,分局经侦大队陆续接到群众报案称:辖区有人以投资虚拟货币“利物币”为名,发展大量群众参与投资,后“利物币”网站关闭,游仙地区负责人孟某某、齐某某失去联系。

接报后,分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取证。经精心部署、缜密侦查,及时将孟某某、齐某某等11名骨干分子抓获归案。在捣毁游仙片区网络后,专案组发现“利物币”传销组织在绵阳地区的总头目为赵某某和杨某某。经近一年时间的深挖细查,杨某某在新疆昌吉市被抓获归案;赵某某迫于压力,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经审讯,二人对其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经查:2016年以来,该传销组织大肆对外宣传,“利物币”为德国磐石基金打造的4代虚拟货币,具有流通、保值的功能。投资人只需购买价值6000元人民币的“利物币”,即可激活网络矿机,矿机每日生产的“利物币”储存于投资人个人账户中。投资人可从中获取动态收益和静态收益,动态收益是以投资人发展下线人数为返利依据,静态收益为每隔一个固定时间获得部分固定收益。动态收益和静态收益的返利均为“利物币”,投资人需通过找上线兑换或卖给下线激活矿机套现为人民币。通过采取以上模式,该犯罪团伙共诱骗数千名群众参与传销。

目前,该案已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犯罪嫌疑人31名。

当天,会上还通报了2017年盐亭县局成功破获一起涉及四川、陕西、云南、贵州等20多个省市600多家企业的特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安州分局成功破获辖区首起网络传销犯罪案,移送审查起诉犯罪嫌疑人7名;以及市局经侦支队成功破获一起公安部督办的出售假美元案,收缴假美元30余万元,犯罪分子邱某某、余某某已被法院判刑等案件。

据悉,2017年绵阳市公安机关共破获各类经济犯罪案件168起,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经济犯罪嫌疑人488名,为群众挽回经济损失1.36亿余元,进一步规范了市场秩序,维护了广大群众的合法利益。

4月6号下午,南京市民张小姐,在和燕路武警医院门口,发现一个70多岁的老汉,自称是工地民工,售卖一个全是泥巴的砚台,张小姐发现,这个老汉正是两年前,骗她爸爸买了假古董的骗子,当即报了警。

民警赶到现场,卖砚台的老汉还在叫卖,老汉全身泥巴,一身民工打扮,面前摆着一个黄色安全帽,还有一个玉砚台,雕着龙,裹着泥巴。看到民警,张小姐说,就是这个老汉,两年前用假古董,骗了她爸爸1000元钱。

面对民警,老汉矢口否认自己在卖假古董骗人,但附近路人证实,跟老汉在一起的,还有两个托儿,刚刚看到民警已经跑了。而现场有几位市民说,他们当中也有人上当过。

为进一步调查,民警将老汉带到迈皋桥警务站,同时通知张小姐的父亲到警务站来。

在迈皋桥警务站,张小姐父亲说,就是这个老汉装可怜卖给自己假古董,没想到两年过去了还在这里行骗。而民警通过警务平台的记录得知,老汉姓殷,安徽人,今年已经70多岁,在过去两年里,多次在迈皋桥一带以假古董行骗。随后民警现场砸开殷某的古董,原来是塑料和石膏粉制作而成,是工艺品,本钱在15元左右。民警根据相关的治安处罚条例,对张某处以500元罚款。同时对殷某2名同伙进行追查。民警提醒,市民在路上遇到伪装成民工叫卖古董的,千万不要相信。

“你是xx同学家长吗?我是教育部门工作人员,你的孩子可以领取生活补助金,请你将银行卡号以及身份证号发给我……”云南省昭通市警方提醒,学生家长接到这样的电话千万要小心,因为仅昭通市大关县本月已连续发生5起以“发放助学补贴”为由的诈骗案件。

3月15日,大关县翠华镇居民廖某接到一个归属地为四川成都的电话号码。对方自称是大关县教育局工作人员,要把孩子的营养餐补助打到银行卡上,要求廖某把银行卡号和身份证号发给他。廖某将银行卡号、身份证号、收到的验证码发给对方后,发现农业银行卡内的现金被对方通过支付宝转走2800元。

3月21日,翠华镇居民郑某接到一个自称是教育局老师的电话,说郑某儿子有学校的生活补助款要打到家长银行卡上,要求其提供身份证号、银行卡号等。郑某按对方要求做了后,发现银行卡上的22500元被人用支付宝转走。

类似事件还发生在大关县高桥镇、玉碗镇等地。目前,大关县公安局已立案侦查,相关工作正在进一步开展。警方提醒广大群众加强自身防范,接到类似电话千万不要轻易相信,应先向教育主管部门或学校咨询后再做决定,更不要随意将自己的银行卡号、身份证号及手机验证码提供给他人。